河北省三河市张子华、藏野等二十余名暴徒的犯罪记录

【明慧网2001年5月24日】

目录:
燕郊地区犯罪分子录
之一:铁三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之二:一位老年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实
之三:燕郊公安分局惨无人道
之四:坏人一意孤行终将受到惩罚
之五: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的遭遇
之六:暴徒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

燕郊地区犯罪分子录:

昝庆才 燕郊公安局分局正局长 手机:13903163052
张子华 燕郊镇政府党委书记、政法书记 燕郊二街
崔晓燕 燕郊镇政府 工作人员
杨福文 燕郊公安局分局 队长
杨希忠 燕郊公安局分局 队长 大定福村 手机:13903164642
田曙光 燕郊公安局分局 队长
刘亚路 燕郊公安局分局 队长 宅电:(0316)3213689
刘XX 燕郊公安局分局 副局长
郝佳伟 燕郊公安局分局 干警
郝晓全 燕郊公安局分局 干警
曹佳利 燕郊公安局分局 干警
周军 燕郊冶金局 干部
刘建全 燕郊冶金局 干部
苟建设 首钢燕机厂 保卫科 宅电:(010)61596948
杨春平 燕郊镇朱店村 原村书记
李永芹 燕郊镇朱店村 原村书记
李振福 燕郊镇朱店村 原村副书记
刘广生 燕郊镇朱店村 治保主任
邹守礼 燕郊经济技术开发区 王各庄书记
郝仲武 燕郊经济技术开发区 局长
马XX 燕郊经济技术开发区 局长 电话:(0316)3313030
黄永军 燕郊经济技术开发区 主任
刘德海 燕郊经济技术开发区 赵辛庄大队书记
张希华(已恶毙) 燕郊镇胡庄原村副书记
藏野 铁三局线桥工程处公安分处处长
梁XX 铁三局线桥工程处公安分处副处长
马景龙 铁三局线桥工程处公安分处科长

之一:铁三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1、大法弟子魏亚馨2000年2月25日去北京“两办”上访,被北京公安扣留,被铐约六个小时。燕郊公安分局恶警曹佳利一边骂一边连着打她十几个嘴巴,当时嘴角出血,脸上鼓起一个栗子般的包。后魏亚馨被关在三河市看守所25天,被三河市公安局罚款2000元。看守所中每天早、晚放风一次,23个人给10分钟上厕所时间,厕所里只有4~5个坑;23个人挤在一间又黑、又潮的小屋里,床上睡12人,地下睡11人,每人都侧身睡,被子又破又薄;每日两顿饭,饭菜极差,黄窝头、黄馒头、咸莱、白菜稀汤,可特贵;警察强迫大家买高出市价1~2倍的被褥和生活用品。魏亚馨在里25天被扣了500元。

2000年4月大法弟子魏亚馨被恶警抄家一次。2001年元旦铁三局恶警藏野非法把魏亚馨抓到燕郊开发区会议中心办的非法“学习班”三天,并强行抄家,家人受株连,她的女儿和女婿被本单位停工一段时间。

2、大法弟子傅秀琴2000年2月25日去北京“两办”上访,被北京公安扣留,被铐约六个小时。燕郊公安分局曹佳利一边骂一边连着打她十几个嘴巴。后傅秀琴被关在三河市看守所25天,和魏亚馨关在起,她的家也当天被抄。后被三河市公安局罚款2000元。她的爱人也被本单位公安强行不让上班。

2000年4月铁三局公安处的梁副处长带李伟等四人到傅秀琴家抄家1个多小时。2000年7月傅秀琴又被恶警藏野、李伟强行送到燕郊开发区会议中心办“学习班”六天。

2001年元旦恶警藏野、李伟又想强行把傅秀琴送到燕郊开发区会议中心办“学习班”,被严厉拒绝,才未得逞。2001年3月1日晚9:45分燕郊公安分局齐队长和郝佳利一行十五人强行把傅秀琴带到开发区幼儿园参加“转化班”二十四天。在非法“转化班”里有三位功友被打,有首钢的郝明刚、冶金的柳勇、地方的徐少尊,其中柳勇被打得很重,整个右腿又青又紫。(附有柳勇当时受迫害的照片四张)

3、和魏亚馨、傅秀琴一起上访的还有五公司的大法弟子田荣肖,她也一起被铐、被拘留。恶警局曹佳利打完嘴巴还不停地抓,它把田荣肖的棉袄扯开,抓住她的头发往铁柱子上撞,骂人的话不堪入耳。

4、大法弟子王永贤2000年农历四月初八去北京护法。燕郊公安分局恶警杨希忠用电棍电她,双手被铐,强迫跪着,在燕郊公安分局拘留了八天,强行罚款11000元。因她没工作,单位从她丈夫的工资里扣,她丈夫因此不能出去干活。2001年元旦,本单位公安处恶警藏野等人又想强行把王永贤送到燕郊开发区会议中心办“学习班”,被她严厉拒绝,才未得逞。

5、大法弟子吕宝香2000年6月28日被北京站公安分局抓走,非法拘留四天。第一天关在了厕所里的铁笼之中,不经本人同意强行照相、搜身,之后二十多人被关在一间十四平方米的无窗户、又黑、又潮的小屋里,睡在水泥地上,不许刷牙、洗脸,每天只让上两次厕所。2000年7月本单位铁三局公安处恶警李伟找到大法弟子吕宝香说:“燕郊公安分局领导找你谈话。”就这样把她骗到燕郊开发区办“学习班”六天。

6、大法弟子张立新2000年4月中旬去天安门护法。燕郊公安分局恶警齐队长、刘亚路将她带回,在分局拘留三天,铐了三个晚上。她爱人为保她出来,被恶警诈走7000元。2000年7月本单位铁三局公安处恶警李伟、藏野非法强行送她去燕郊开发区办“学习班”六天。2001年元旦本单位公安处恶警藏野、李伟强行把她送到燕郊开发区会议中心办“学习班”三天。2001年3月1日由李伟带路,燕郊公安分局14~15个恶警把张立新强行带到开发区幼儿园参加“转化班”二十四天。

7、大法弟子林桂英2001年元月因拒绝写“不进京护法”,被本单位铁三局公安处恶警李伟、藏野非法强行送她去燕郊开发区办“学习班”三天。家人受株连,她爱人也因此不许上班,停工一段时间。

8、大法弟子贾艳苹、戎兰荣因不写污蔑大法的话和“决裂书”,被本单位刘书记、科长马景龙、公安分处的老韩找去,他们威胁:“不写,叫你爱人下岗,开除你本人公职……”家人受株连,家里人被从工地上叫回来,停工一段时间。

之二:一位老年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实

大法弟子李淑兰62岁,学法二年多,为了助师世间行,证实大法,而深受迫害。李淑兰第一次去三河信访局证实大法,是燕郊分局刘亚路和她村书记刘德海来到信访局给李淑兰带上手铐带回分局的,刘亚路连打带骂打了她一顿嘴巴,打完后罚站,关了六天六夜。

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去了国务院。刘亚路和开发区郝局长来“接”,他们一见到李淑兰就恶狠狠地拳打脚踢,给带上手铐,铐得很紧,当时手就肿了起来。后来刘亚路把李淑兰叫去审问,强行让她跪在地上,又用脚踢她的脸,又打又骂,跪了两个小时,第二天又罚站,这次关了三天。

大法弟子李淑兰第三次去北京证实法,被关在大兴县的劳教所。刘亚路从那里把她铐着带到燕郊分局打了一顿,罚站四个小时,然后把李淑兰关在一个铁笼子里六天六夜,大小便全在里面。后来又把李淑兰送到开发区关了二十多天才放。

今年春节暴徒们又把她抓去,李淑兰向他们洪法,刘亚路拳打脚踢又打了李淑兰一顿。现在每到节假日分局的恶警就把李淑兰抓去,一关就是十天、二十多天的。

她村书记刘德海和村干部经常对李淑兰骚扰,两次把她送到开发区关押,经常给她家停水、停电,扣发她每月30元养老金和年终分红120元,李淑兰家三轮车和自行车至今还被扣在村委会。

之三:燕郊公安分局惨无人道

燕郊公安分局队长杨福文是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凶手之一。他对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怀恨在心,把大法弟子张德利抓回分局后脱光衣服用小绳捆上,用电棍电他的全身,三个恶人强行把张德利按倒在地,让他脸、胸、腿贴墙跪着。用手铐把张德利铐在暖气片上十几个小时。共用绳捆张德利两次。

还有一次杨福文带6个恶人(不知名)到家来抓张德利,张德利不配合他们的违法行为,7个恶人蜂拥而上,拳打脚踢强行把他按倒在地,用手铐铐得很紧,把肉皮硌破。用重拳打张德利脸部6~7拳,致使他的眼圈当时青紫、肿了起来。抓去分局后,把张德利关在铁笼子里一天一夜。

开发区局长郝仲武、副局长马景龙、主任黄永军是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在办“学习班”时他们骂大法、骂师父和大法弟子,不让睡觉,手段非常恶毒。

“善恶必报、铲除邪恶”,这些人必将形神全灭。这是每一位大法弟子的正念。

之四: 坏人一意孤行终将受到惩罚

燕郊公安分局队长杨福文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凶手,对上访的大法弟子不问青红皂白就下毒手。

大法弟子刘书琴去北京上访,被杨福文抓回来后问刘书琴还炼不炼法轮功,刘书琴说炼。杨福文对另两个打手说:“捆”,然后三个恶人把刘书琴按倒在地,用尽他们全身的力气捆,累得三个恶人直喘粗气。然后强迫刘书琴靠墙跪着,过一段时间又问她还炼不炼,刘书琴说:“炼!”杨福文拿着电棒就电刘书琴的脸、脖子和手等处。

二年来分局增多次派人看管大法弟子刘书琴,一到敏感期,不许她去北京市串亲访友,把身份证也没收了,不给大法弟子人身自由。

二年来,分局杨福文多次带人去大法弟子刘书琴家,每次大法弟子刘书琴都对他们洪法,讲修炼以后的出现的奇迹及法轮功对社会的好处,但他一点也听不进去,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别人的死活,不分好人、坏人一意孤行,这样的人决没好下场,最终将形神全灭。

之五: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的遭遇

我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我丈夫因犯盗窃脱逃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当时有一个8个多月吃奶的儿子,还有严重的肺炎。一个未上学的女儿5岁多,还有一个半身不遂的老公公。当时我身体又不好,严重的偏头痛、胃胀、腿疼等多种病,对我来说简直无法支撑这个破碎的家。98年有幸结识法轮功,是他给了我重新生活的勇气和信心。

学炼法轮功没多久,我的偏头痛、胃胀、腿疼等病奇迹般地好了。而且我儿子的肺炎病也好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写信让我丈夫在监狱里好好改造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将来返回到社会上做一个对人民有益的人。这么好的功法在1999年被江泽民一夥诬蔑后我去北京上访,被带到燕郊分局,恶警把我手背着扣在椅子上用鞋根狠命地在我脸上打了数下。我嘴里流出了血(是一个叫杨福文的队长打的)。之后又把我的书从家抄走。在以后的时间里,是凡上访有了名字的,他们不管你农活忙不忙,就把你抓到镇政府。为了反对他们无辜抓人、侵犯人权的行为,有一次我们集体背《论语》、《洪吟》被政法书记打电话叫来了分局刘副局长,当时有几个人被叫了出去,我为了说一句真话(我也背来着,也有我一份)被刘副局长没头没脸在镇政府大院毒打了一顿。之后又掐着我的脖子恶狠狠的说:“今天让你看镇政府最后一眼。”接着又连踢带踹把我押上了车。到了分局又让我把外衣脱掉,他把我带到一个屋子,还没到屋里一下把我踢倒在地,拳头象雨点般劈头盖脸打下来……。打累了,又叫人拿电棍,还说要一个头号的。只听有人说大号会电死人的,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利用别人的嘴保护我。他们又用电棍在我的脸上、手上、颈上电,之后让人杷我铐在一根铁柱子上,半小时后又把我左手吊铐在大门上。过了一段时间刘XX又问:“你还炼又炼?”我说:“炼!”过了很长时间,他们把我关到禁闭室冻了一宿。

以上是燕郊分局邪恶之人的“表演”。翻遍法轮大法所有的书籍也没有一句让做坏事的话,书上写的都是教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按着“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难道做好人、说真话也有错吗?XX党不也讲“实事求是”吗?谁也不愿做虚假的奴隶!既然上访无门,我就用笔写出来让善良的人们去了解一个中国普通农民的人权状况吧!但我相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真、善、忍”宇宙大法必将在人间再现。

之六:暴徒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25日前后20多名大法弟子陆续进京上访,到天安门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一个个被打,然后“接”回非法关押在镇政府大会议室内。有十几个没去北京的大法弟子因怕他们去北京上访也被关押在这儿,有的夫妻被关,家中的老人和幼儿无人照管。邪恶之徒以:不准法轮功上访、上访违法、XX党就搞秋后算帐等非法理由限制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不准炼功、看书、记日记,上厕所由专人监控,不准出入门口,强迫买吃喝……。

25日下午,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无故把学员李翠香默写的师父《洪吟》拿走,李翠香找到政法书记张子华索要,他没有答应。这时李翠香说:“不给我,我们会背”。她就带头背《论语》、《洪吟》,大家一起背,大法声响彻环宇,吓坏了镇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张子华。它偷偷打电话招来了分局的恶警,开来了两辆警车,分局刘亚录、田曙光等一些人来到大会议室把他们认为的头儿:李翠香、沈永芝、许淑霞无故带走。功友们全站起来告诉他们:“她们没错,不能把她们带走!”大法弟子吕宝菊、李桂芝挺身而出:“我们也背了,不许带人!”当时一下激怒了恶警,他们又揪住李桂芝、吕宝菊的头发拖到院中毒打一顿。恶警只带了三付手铐,他们铐着五个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抓头发,野蛮地拖上了警车带往燕郊公安分局。公安局副局长王XX咬牙切齿地对大法弟子说:“你最后再看一眼镇政府吧,明天你就看不见了。”大法弟子镇定地说:“我学了法轮大法,大法重新给了我新的生命,我现在什么也不怕!”

恶警如临大敌,调来了十几个武警和二十多个看管人员。剩下的大法弟子打坐炼功,他们把录音机放到最大声干扰我们。过了一会,大法弟子找到张子华告诉他:“大法弟子没有错!为什么把她们抓走?马上放人!”张子华没答应。我们全体大法弟子要一起去分局,要求放人,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阻止我们,并给分局打电话。一会儿分局恶警全部出动,恶警田曙光恶狠狠地说:“不说理,就是不说理。你们谁还不服气,往上来。”“不服气的出来。”大法弟子李书芹勇敢地站了出来:“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大法老弟子陈书兰今年69岁,通过炼功一身病全好了,这次上访被打了两个嘴巴,她也勇敢地说:“为什么抓人?”恶警恶狠狠地对她说:“抓人,这回抓你。瞧你长的样。”陈书兰说:“你说我丑,我心里美!我真善忍!”大法弟子李建新、刘凤英、于雪兰也站了出来,恶警蜂拥而上拳打脚踢。恶警们手忙脚乱地把大法弟子陈书兰、于雪兰、刘凤英、李建新、李书芹强行拖上警车,嘴里还不停地污辱大法和大法弟子,之后把人带到燕郊公安分局。

这时,分局里共关了十三名大法弟子,有三名大法弟子刚被从北京“接”回来,他们在这魔窟中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恶警轮番提审大法弟子,叫他们骂大法、骂师父,大法弟子斩钉截铁地说:“我师父和爸妈从来没教我怎么骂人,我不会!”恶警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用皮鞋底打耳光;用电棒电,电棒都用没电了,用坏了。大法弟子于雪兰已经58岁了,脸被打得青紫红肿十几天都没下去;大法弟子刘凤刚的二颗门牙都给打掉了;大法弟子徐少敬脸上、身上伤痕累累,灼迹斑斑,惨不忍睹。后来,十个大法弟子被高铐在大门上、柱子上,双脚尖刚刚粘地,一连吊了九个小时到夜里十一点才放下来,关在一间又黑、又脏的小屋里一天一夜,后又将他们关到镇政府会议室。有的大法弟子手腕被铐子铐进了肉里,手都黑紫了,几十天后手指还麻木没有感觉,几个月后仍和正常时不一样。有几个大法弟子被强迫跪在撒有尖石子的水泥地上几个小时……但是,这些真修大法弟子没有一个动摇的。一个恶警说:“比刘胡兰、江姐还棒!”全体大法弟子绝食表示抗议,三天后放了一部分人,剩下的大法弟子于元月二号晚全部回家。

燕郊镇的工作人员崔晓燕坏透了,水平又相当地低,她仇恨师父和大法,经常骂师父和大法。大法弟子告诉她善恶有报,可她不知悔改,对大法弟子横眉立目,魔性大发。

民警也有不一样的,有的民警悄悄地说:“你们都是好人,委屈你们了”,“老爷子,你真棒!”“你们看书我不管”。通过大法弟子十几天的洪法,有不少民警和工作人员争抢看《转法轮》,有的藏在被窝里看大法弟子炼功。

近段时间,恶警经常对大法弟子骚扰,跟踪、看守、监视……他们还经常无顾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家中,如跳墙闯入刘瑞海、张连存家中乱翻东西。他们办“转化班”告诉家人两、三天即回,可是一关就是十几天、二十天不放,白天、晚上监控不让出入,不让洗澡、换衣服等。最近又搞签字,按手印,许多大法弟子坦然地说:“签字?我没犯法,不签。按手印,打死我也不按。”

这就是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实实在在的事情,这就是就江泽民集团说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发生的惨无人道的折磨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不法行径,这些只是冰山一角。

善恶有报,邪恶之徒必遭天谴。千古奇冤必将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