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动教养所愚弄视听


【明慧网2001年5月25日】今天美联社刊登了记者约翰。李塞思特的文章“中国向记者展示严禁下的劳教所”,使我不禁回忆起我被关押在广州深圳拘留所的那些日子。

1999年的圣诞节,我正在香港渡假并顺路到相邻的中国大陆南方的城市深圳旅游。在我与一位恰好也是法轮功学员的朋友在她的公寓进晚餐后不久,我被关押了两个星期,直至美国政府干涉后才被释放。

我的亲身经历和我所了解的拘留所向外界参观者掩盖真情的事实,使我感到有必要告诉大家真实的情况。毕竟,记者们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知道其背后的策划和准备以及诸多的“秘密”。

据记者报导:“被关押者说他(她)们没有被折磨,也没有听说过有虐待……”

我在深圳拘留所被关押时,在押犯人告诉我,有时一些外界人士会来拘留所参观。为此拘留所特意制作了一个模范狱房,内部全用白瓷砖装饰,看起来漂亮清洁。所有的犯人被训告之不许说出他们被强迫劳动和被虐待的实情;否则,他们将被体罚甚至延长刑期。事实上,犯人制作的鞋在外人参观期间都被藏起来了。

文章中记者提及:“犯人们穿着兰白条的狱服打篮球,饭厅整洁……”

可是在我被监禁时,连放风机会都没有,更不用说打篮球了。所有的食物和水均从墙上的一个小方洞中送入囚室。这个小方洞有12英寸见方,同样也是垃圾出口。文章中提到的整洁的饭厅在我看来是给管教使用的,而不是为犯人提供的。

我们所吃的食物是劣量食品,发霉变质是常有的事。管教和工作人员的剩饭剩菜还是犯人的优待餐,而且要付额外的费用才能得到。

记者还说:“法轮功学员睡在宿舍很好的上下铺……”

我却被迫的睡在水泥地上,因为囚室太拥挤了。另外,根本没有什么床铺。屋子里仅有的是一块大木板搭成的大通铺。这个大通铺白天是我们制作鞋子和塑料梳子的工作桌,而晚上,是40多个人挤成一团睡觉的“床”。

我对马三家为记者所做的表演一点也不感到奇怪。在深圳拘留所,当参观者来访时,管教会把新毯子,新牙刷,新杯子送到模范囚室,并把肮脏的毯子藏起来。新毯子,新牙刷,新杯子被摆放的十分整齐,但并不是给犯人们使用的。这些东西只是为了“展览”用。参观者离开后就马上被拿走。然后,每3个犯人仍然得合用一条又薄又脏的毯子。

记者提到:“他说劳教所里共有483名女犯人,但记者只看到了大约三分之一。”

我认为这更加证实了这少数允许与记者接触的犯人是被精心挑选出来的,他们并不代表那些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在押法轮功学员。

在监狱中,我的一个室友被严重打伤,她的老父亲走了一个多小时路来看她,管教却不允许他们相见。为什么?因为劳教所惧怕让外界知道他们殴打在押者的事实。

记者:“犯人如果违反了狱规,就会被关在小号里‘思过’”

苏境一定忘记了告诉记者他们违反了什么样的“狱规”。法轮功学员如果不放弃修炼就会被折磨,这是众所周知的秘密。那么,是不是一个人坚持自己的信仰就违反了“狱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