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入境处使用暴力遣返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1年5月25日】在本月香港召开法会之际,12名来自日本、澳洲、美国的学员被香港海关无理拒绝入境,临时关在入境处拘留室,一旦班机上有空位,随时被遣返出境。

我们发现,绝大多数被拘学员曾经回国护法并被中共遣返过。换句话说,我们都在中共的黑名单上。学员们还发现当我们办理入境手续时,入境处的电脑上有信号显示,海关官员连问都不问就把我们带走,不言而喻:中共的黑名单已输入香港入境处的电脑系统,江泽民的魔爪已伸进香港。

开始警察对我们不友好,按规定在拘留室里是允许往出打电话的,他们却不让我们打。他们把我们从一个房间押到拘留室时我们不从,他们就揪学员的头发连拖带拽,把学员的裤子都拖掉了。大家经切磋一致认为不应妥协不应配合邪恶,我们不在任何文件手续上签字,不吃"监禁饭"以示抗议,不主动被邪恶带走!我们首先争取到了打电话的权力,并很快与法会负责人及媒体取得了联系。

在13日这一天,在香港法会活动的第一天,我们因无法参加活动而难过,但是这一天确是难忘的一天,我们同邪恶进行了心理上的、体力上的较量。在这一天中,海关的边警软硬兼施企图分别遣返4名学员出镜,我们的抵抗逐步升级。下面我们暂且用编号称呼这4名学员。

1号学员是位澳洲男学员,因拒绝遣返,海关动用十几警员将他强力抬走,我们阻止海关的无理但力量不足,人终被抬走。上午10点左右,因这种强行押送不光彩,海关改变战术,采取"诱骗"方式,找2号学员(男)"单独谈谈",2号学员就这样被"单独谈"得一去不复返。其实,我们有学员早已识破港方的诡计提醒2号学员,却未被采纳。

剩下的10名学员9女1男。12点多钟,海关开始找3号女学员"单独谈谈"。3号学员接受"谈谈"拒绝"单独","要谈就在这儿谈。"海关见诡计被识破就凶相毕露,一下拥进十几名男女边警准备动武,房间里充满火药味儿。3号学员从容走进卫生间,于此同时一学员迅速准备好了摄像机,3号学员走出卫生间时,边警们上前抓她,她正言道:别碰我!我自己走!走出几步后,她突然将胳膊插进一个门的环形铁杠里(似挂浴巾的铁梁),再将两手扣紧,使得警察拖拽不动她,同时她大声正告在场边警:"就是把我的胳膊拽断了,也不走!法轮大法是正法,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其他的学员也冲上去解救,警察们万没想到他们对付的不是一个,而是一群,房间里叫喊声、撕扯声响成一片。而这一切却被摄入镜头。

最后他们终于把3号学员从铁杠上瓣下来,七手八脚地将她捆绑起来,呼哧带喘地将她抬往班机登口处。当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到达了登机口时,飞机早已离去。3号学员站起身来要自己走回拘留室,在15名边警的押送下,她脱下外衣露出鲜艳的大法T衫,想让过路的旅客看看香港官方是如何对待法轮功的。边警多次命令她穿上外衣以遮盖大法T衫,被她坚决拒绝,边警们只得团团围着她走,以遮人耳目,不让旅客着到15名边警押送的是一个合法的法轮功学员。

从3号学员的经历,大家悟到我们要齐心协力地对付下一轮的暴力。下午大约2点钟,一群边警进来把所有非法轮功被拘人士轰到其他房间里,又将桌椅都推到墙边,近50名男女边警一下子涌了进来,杀气腾腾,学员们看到这么多人,以为是要将我们全部拉走,大家紧紧地手挽着手连在一起,几个警员首先把唯一的男学员堵在沙发上不能动弹(他们认为"男的"学员难对付),然后他们开始拖拽4号女学员,这时候我们发现他们只要4号女学员。因为他们在对付3号女学员时动用了15名警员,感到警力不足,于是就增加了几倍。他们把我们拼命地分开,9名女学员奋力反抗,一名女学员大喊一声:"你们男的怎么欺负女的!"男的边警一下都愣住了;一个女学员看见几个女警围攻另一名女学员,冲过去双手抱住其中的一个一下子把她抡到一边,同时警告她:"又是你!你又干坏事!"这女警愣在那儿说不出话,她也搞不清谁在制裁谁了。这时候我们发现4号女学员已全身被用捆绑帆布捆绑起来,平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学员们都急了,扑过去救她,一学员扒在4号学员的腿上拼命抱住不放以免4号被抬走,被一群警察全力搬开压扒在地上,该学员也不知身上压了多少个警察,只觉得身上四肢上都是人。被堵坐在沙发上的男学员看到女学员们把警察群扒拉得东倒西歪,直奇怪她们哪来得那么大的劲儿,女学员们的女高音抗议声响彻四周空间,房间里8个女学员对50边警,房间里一片混乱。被迫观战的男学员又发现一直在外间坐观局势的战斗总指挥突然走了进来,大声喝退了所有警察,警察们一瞬间都退到了外间,女学员们一时斗志未已,追了过去痛斥邪恶,战斗总指挥赶紧走出来赔礼道歉,承认做得过份,并说此事不会再发生。从那时起,海关再也没敢强行遣返学员。

我们战胜了操纵人做坏事的邪恶势力。从这个空间看,警察是受过训练的,他们穿着格斗服、腰系皮带、足蹬高腰大皮靴,这么多人对付我们这些女士是轻而易举的。可是他们错了,当修炼人没有了怕心,正念坚定的时候,背后的邪恶一下就化掉了,而常人本身在修炼人面前是没有力量的。

这场抗拒邪恶的较量结束后,我们喘了口气就开始找媒体揭露邪恶。我们找媒体:CNN、ABC、美国之音、苹果报、广播电视有限公司、人权组织等等;媒体也在找我们,甚至澳洲的媒体也用昂贵的对方付费电话采访。此时我们悟到我们是被安排到这儿来的,是为香港法会壮威的,是向世界洪法的。我们不能出去,在这里讲话有力,媒体爱听,那我们就使劲讲。在香港打电话十分便宜,但我们也用掉了近200港圆的电话卡。

我们告诉媒体我们被无理拒绝入关,是因为港方屈服于江泽民的邪恶压力,我们在绝食绝水。港方采用暴力失败,改派了形形色色的人劝我们吃饭,男女老少大官儿小官儿,买了各种各样的饮料劝我们喝。我们提出的要求,他们都尽量解决。因我们拒绝吃"监禁饭",他们破例把我们带到楼上的广东餐厅请便。我们上飞机时,他们还主动联系航空公司给我们一个人订下三个位子,以便能躺下睡觉,那么满载的飞机很难找到空位,他们也真是尽职尽责到家了。比起一开始时的蛮横,简直是天壤之别。

在这几天的关押中,我们证实了大法的法理:“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一正压百邪”我们不被邪恶所带动,用法理指导我们的行为,使得江邪恶即暴露了它的丑陋,又未达到它的目的,而我们却能乘势讲清真相,洪扬大法。虽未能如期参加香港法会,我们此行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