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C的记者告诉了我们什么


【明慧网2001年5月25日】中共继精心策划编导了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后,又让人间地狱“马三家劳教所”洗去血腥,粉墨登场,企图以此将难免对中共的阴谋诡计缺乏洞见的国外记者们蒙个结实,并利用这些大新闻社记者的声誉蒙骗世界。

无奈的是,这次经过精心编导、排练的所谓开放劳教所让外国记者参观采访还是露出了一些狐狸尾巴。不知道编导们是将记者的智商看得过于低下,还是自己的智商过于低下,其中设计的一些情节做作得匪夷所思,让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的记者内德.柯特(Ned Colt)着实看出了一些端倪。

柯特先生第一句话就说“这是一个超现实的景象”,因为他看到“两排穿着兰白相间的运动服的妇女整齐地坐在塑料凳上凝视着前方的电视。一个美国解说员在谈论太阳系中‘火星生命’的问题。”我想记者先生一定也暗自嘀咕,到底他是身在“马三家”还是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电教馆了。

柯特先生说,“我们经过外围肮脏邋遢的砖式建筑,那里面上了年纪的男女都漠不关心地回头看我们。向导告诉我们这就是劳改营。我们下了车,被领进了一个门,这是一个高墙围起来的院落。…和我们在外面看到的相比,这里是专供参观的场所”。从“专供参观(showplace)”这几个字,我们也可看出记者们很可能心中认为“外围肮脏邋遢的砖式建筑”才是真正的劳改营。

接下来,柯特先生参观了饭厅、教室和图书馆,他毫不客气地指出:“我又强烈感受到新刷的油漆的气味,我们参观的所有这四个地方都是刚刚粉刷的白漆。”

柯特先生在参观寝室的时候发现“她们的床铺如受过军训操练一般整齐。兰白格子的床单平平整整地铺在床上,每个床上的棉被都精确地放在同一个地方”。当柯特先生问那八个看电视中关于空间生命录像片的妇女,这几个月来她们学到了什么时,“她们以完美的整齐异口同声地说‘科学’”。她们说她们主要是“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科学和法律”的培训,但问及具体劳教内容时,所有人却都“语焉不详”。从记者笔下“受过军训操练一般整齐”的床铺、“完美的整齐”回答到“语焉不详”的具体劳教内容,其操演排练的痕迹跃然纸上。

还有一个问题实属可疑,柯特先生知道在劳教所中至少关押了483人,但是他发现他只看到了不足一半的人,却问不出其他人在哪里。而且他对数字483本身也有些怀疑,因此在提到这个数字时,用的是“我们被告知的483人”的说法。

当然记者还经历了许多精心布置的场景,比如看到墙上挂着锦旗,接待室里有亲人会面等等。在参观寝室时,柯特先生还“被鼓励”与坐在凳子上看录像的妇女们说话,当然这些“女演员们”说的都是背好的台词,试图让记者相信法轮功确实如中国政府的宣传所说,劳教所也一直在善待被劳教人员。

无奈记者们却不上当,柯特先生在发稿前还采访了香港的法轮功发言人许仙荣(音译),并在文章结尾引述许的话说“参观劳教所是北京申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的一个战术,政府最善于弄虚作假”。

越是狼越要披上羊皮;越是坏事做绝,越要好话说尽。白骨精一定要变成吃斋念佛的美女才能迷惑凡胎肉眼。但是从批胡风到大跃进,从批彭德怀到反右,从文革到六四,这个往事历历、从无信义的中共政府,在打击法轮功的斗争中将自己最后的一丝信誉丧失殆尽。“对各种正常的练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的信访局发言人谈话言犹在耳,转眼间将法轮功打成“X教”。如今在国际社会对以“马三家”为首的暴政机器的一片声讨声中,中共又导演公映了这一幕蹩脚的丑剧。

人们不禁要问,如果江泽民政府真的那么理直气壮,就应该允许记者在不受任何限制的情况下,随时突然抽查任何一个劳教所,并与任何一个被劳教人员交谈,为什么他们不敢让记者采访仍然在押的美国的滕春燕,英国的赵明,加拿大的林慎立,却只能在指定时间,由向导带领去指定的地方与指定的人谈话?马三家监狱的邪恶警察,将18名法轮功女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与男犯人同居一室,致有惊疯者,有女学员告诉亲人:"你们想象不到这里的凶残,邪恶……"。为什么不敢让外国记者参观一下全部囚室、让人们自己查看一下马三家到底有没有男牢呢?

所幸许多国家已经对中共的鬼蜮伎俩耳熟能详。对于一个敢于在众目睽睽之下,用染料将天安门广场的草坪漆成绿色以蒙骗奥委会官员的政府,国际社会还能相信它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