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棍狼牙来说话,看你转化不转化"

吉林市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1年5月27日】2000年12月22日,劳教所开奖罚大会。会上犹守连发言攻击漫骂师父与大法。功友赵国兴、武龙波等起立制止犹守连发言。二人当即被清除会场。赵国兴被打了几个耳光,赵国兴为表示抗议一头撞到暖气片上,头上撞出了几个大口子。当时会上还有很多功友起立制止犹守连发言,都被众多管教强行按住,直到散会,会上对十几位功友宣布一次加期半年。其中四大队几个功友会后由于我们不同意无理由加期,找管教谈这件事情,但是无人理睬,不得已我们十八人绝食抗议。在这种情况下中队干部找我们谈话,我们要求见所长及上级领导。当几个功友与所长谈话后,所长说在我这儿过不去,别想见上级领导(意思是不向上级反映我们的合理要求)。在不能解决问题的情况下,我们仍坚持绝食。所里管教经过所教育科及管理科的支持对我们绝食的功友大打出手,先后有四名功友被打。几个人用多个电棍同时打一个人。其中姜乙红的脸给打变形了,徐贵军的脸肉打得胡了一个多月后都没完全恢复。这以后武龙波和有些功友都开始吃饭,但教育科长刘旬和管理科长赵万才在晚饭时又来到四大队把正在吃饭的武龙波叫到管教室,借口说武龙波扰乱会场将其用手铐铐起来,用几把电棍同时在武龙波的头部脸部打了二十几分钟。由于武龙波头部受到大量的电击,出现了脸变形,嘴肿胀,精神失常的情况,4天后送到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也遭到非人的折磨,四天后送回劳教所。回所后仍然不说话不认人,直到后期成立教育大队,在功友的帮助下才渐渐恢复正常。

在此约半个月之前,我们在一起集体炼功后,南大队长搜身,从赵国兴身上搜出经文。赵国兴去要,南大队长不给,他就开始绝食,后我们五人也绝食。中队开始对我们制裁,又在功友李文军身上搜出经文,李文军不给,就把他挂上铐起来。功友们见此,都找中队长谈话,每一位谈话的功友都被管教用电棍打了。特别是刘洪伟,被于队长用拳头和电棍打得胸部受伤,二十多天不能大声说话并伴有咳嗽。徐卫东绝食要求炼功、无罪释放,被强迫灌食,致使其休克后住院抢救才脱险。但肺叶受伤直到成立教育大队后仍咳嗽不止。

在3月7日教育大队成立当天,功友潘兆文和张凤山找队长谈话。因为谈话时坐姿不合他们的要求(不让功友盘腿),潘被电棍击打并关进小号。张凤山找队长要被搜去的《转法轮》也被关进了小号。当功友们知道后,开始集体绝食,后经过和队长及大队长要求才将两位功友放回。潘兆文的眼角被打伤后,到二十多天后被送到外地劳教时也没有完全恢复。

在这次教育大队成立开始,管教就谋划要对坚定修炼的弟子进行所谓"掐尖"。教育大队成立分为三个中队。一中队分为入所班和转化班,二中队二个班均属严管,三中队二个班为普管。

3月12日晚,三中队部分功友晚上集体炼功,部分人员遭到管教的殴打。13日为声援三中队的功友二中队一班全体绝食以抗议管教的暴行,并要求和队班干部谈话,但无人过问。14日三中队仍有几个功友炼功,二中队3位功友也公开炼功,一中队也进行绝食,这样三个中队的功友大部分绝食。教育大队为了镇压大法学员,向上级谎报说"法轮功学员要暴动"。结果在上级的支持下,他们开始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仅仅要炼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全大队二三十名管教手持电棍、狼牙棒一个中队一个中队地殴打大法学员,同时还从市中心卫生院调来两位女医生,因有医生在,如果被打的学员有危险时可以抢救,只要打不死就行,它们对善良的好人使尽了残忍的手段,真是人性全无,邪恶至极。

被打的最重的是二中队的严管班。当时二中队一班三十三人有一半以上被打。其中李强、付洪伟、候占海、牛俊慧被打得最重。打牛俊慧时,他始终是盘着腿结印,后来打坏了送进了医院,恢复后他从医院走了出去。李强、付洪伟、候占海被扒光衣服六七个管教手持电棍、狼牙棒同时殴打,有几个管教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踩李强的头部,他们打虚脱了仍不肯摆手,后经医生制止才停手。候占海打后口吐绿水,付洪伟被打后一头撞在墙上表示对这种残酷迫害的抗议,它们就将他关进了小号。这些大法学员被打十多天后身体才慢慢恢复。二十天后,比较坚定的45名学员被分流到九台、辽源、通化等更邪恶的地方继续进行迫害。

在这之后,管教对我们更狠毒,不让学员睡觉,白天放广播到晚上12点。睡觉都得立起身来不许翻身活动。白天坐板从早上5点到晚上12点,长达十几个小时(坐板的地方长不足30公分),一个挤一个,想动都动不了。对不转化的学员其迫害手段更是残忍。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这样对待善良的好人,却在监室里的墙上写着"和风细语谈转化,干警学员似一家。"而实际上它们是用"电棍狼牙来说话,看你转化不转化"的邪恶手段来迫使学员转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