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执著,轻舟随师还


【明慧网2001年5月29日】从日内瓦回来,最大的感受是如梦方醒。紧接着的渥太华法会使我更加清醒起来。 原来我感受到的正法进程是平淡的,只是被动地等待,虽然也知道师父是在等,可自己好象又不在其中,似乎决定这一切的因素中没有自己的份儿。这次终于猛醒,仿佛听到了正法的战鼓声越来越急促,师父是在等待真修弟子们的醒悟,跟上正法的步伐!

一、 不能只低头拉车不抬头看路

自去年6月我去美国的签证被取消后,便一直为明慧网做翻译,我自认为这就是师父为我安排的修炼的路了,不用想别的了。可是我的状态一直不好,其实做的并不多,但总有一种完成任务的感觉,一字一字地翻译国内同修所承受的苦难,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一种痛苦,我以为我要把这种痛苦做为人的情修下去才行。可是总也没有进步,反而成了一种负担似的。自己又不知怎么办。

直到今年的洛杉矶法会,我想我应该出去提高了,不论怎样也要冲出去了。到了那洛杉矶,明显地感到同修们的脸上洋溢着喜悦,与99年7.20之后在DC的气氛全然不同。99年7.20之后,真是乌云压顶,普度与济世的音乐显得格外低沉,催人泪下,记得有一个同修对我说:“佛在受难啊,如果师父真的回去,我会毫不犹豫地跟着回去。”我听了眼里充满泪水,内心暗暗想着,我会用我弱小的身躯保护师父的,当然那是一种纯朴的情。后来明白了,我们在海外所要做的事是向全世界洪法,让宇宙大法传遍全球。再后来,才明白这是正法,是要铲除邪恶的。近二年过去了,看着那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心中充满了说不出的欢欣。这一次,我只是看到了正法二年后的变化。到了去日内瓦的时候,都订了机票了,我心里还在想,我是应该坚守我的岗位呢还是去人权会议呼吁更重要。那天我炼动功,师父的一句“跟上”把我唤醒,声音是那么清晰有力,我一下明白了,师父是让我跟上正法的步伐,显然我已经落在后面了,尽管我每天都在为大法做事,而且是重要的事。我知道自己非去不可了。第一次去似乎没有点醒我,因为第一次的活动与在其他地区的洪法护法活动没有什么大区别,不过是在联合国的万国广场炼功而已。第二次又是非去不可,因为我实在找不到不去的理由。而且我必须坚持到几乎是最后,因为我在那儿做的事实在无人取代。回过头来看,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因为我的悟性差,必须有一个过程才会明白一层法理,而且能在那里为大法做事实在是难得的荣幸。仿佛是师父把我硬拉到了前线。

在日内瓦那个环境中,我慢慢感受到了正法进程的向前推进,师父的二篇新经文“建议”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都是在那儿读到的。回来的中途,一位同修让我看明慧网自建网以来发出的所有明慧编辑部的文章,我终于醒了过来,整个正法的进程一下展现在眼前,原来这是个动态的过程,而且是非常快的,只是我悟性太差,跟不上,拖延了这个过程。心中说不出的惭愧,怎么自己竟象睡着了似的。回来再做翻译,觉得很简单,而不是一种负担了。

我体会到:光做事不是修炼,有时还会不自觉地掺进人的心进去,只有不断地在法上提高自己,不断地让修好的一面起作用,做起事来才会越来越轻松,决不是天天累得不行忙得不行。其实每一件大法工作的成功与否并不是哪个修炼人有什么本事,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的心越纯正,那件事的效果就越好,这不是用人的能力所能为之的。我个人认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师父给予我们在正法中提高和建立威德的机会,而不是让我们显示自己的本事的。

二、对功能认识的升华

有一天(5月10日)我想,我不能被动地这样做,我要发一念,让这种残酷的消息少一些。于是我放下工作,双手合十,对着师父的法像发出正念:“师父,请您为弟子加持,让我所有修好的一切来制止这些邪恶, 让这样的消息越来越少。”我流着泪发出了这一念。半夜我被一声霹雳惊醒,我向来是怕打雷的,但那一时刻,我却马上想到,是不是我的正念起了作用,众神在清理邪恶了?可又不敢相信,因为自己修得不好,怎么会有这种威力呢。第二天,同修们都说,昨晚的大雷是在铲除邪恶。后来再看师父的经文,我终于相信了真修弟子纯正的一念是有威力的,如果不相信,就等于是不相信师父。其实,这也是自始至终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与否的考验。下一次翻译内容,居然多是大法弟子窒息邪恶及恶人遭报的消息。我对于功能有了进一步认识。

在98年瑞士讲法中,有人问师父:“既然修炼心性是最重要的,可是师父书中还谈及修炼的层次以及神通?”师父的回答是:“不是说我不叫你们求这些东西还给你们讲了这些东西,这是和佛法修炼分不开的。你们求和应该明白法理是完全不同的,他是佛法另一面的体现。你看不到佛法神通的殊胜之处是你抱着人的观念看书造成的。你觉得哪些对你的胃口你就看哪些,你常人的思想理解不了的你就不看,甚至不接受,然而那恰恰是你提高不了的原因所在。”就我个人而言,一直是关着修的,我什么都看不到,只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 对于功能神通当然是避而不谈的,觉着那些与自己无关,甚至有一种禅宗的思维方式,认为一谈神通就是有求于功能。其实这正是自己封闭自己,不能在法上升华的障碍。师父在法中多处明确地讲述佛法神通,只是自己不重视或不敢多想而已。如果一个大法修炼者,做事不如常人,岂不是白修吗?如果一个觉者没有任何超常的能力,那人们还修什么呢?在低层次上,执著于功能是大忌;在需要使用神的一面铲除宇宙中邪恶时,不敢承认不敢相信神通,是没有认识到佛法修炼的神圣与殊胜所致,同样是对佛法修炼的不严肃和不正信。

三、再去执著,轻舟随师还

明慧网发表让全球大法弟子在同一时间发出铲除三界内邪恶的信息时,我吃惊地发现有些同修居然没有认识到这一时刻的无比神圣与伟大。却认为:不是说吃饭、走路都可以做吗?怎么做还不行?想一想,师父为什么让我们集体炼功呢,不是人多,形成的能量场就强吗?在用正念与邪恶作战时,当然是在一起发正念环境更纯净、力量更强大了。修炼的最终目的是做神啊,而不是停留在人的水平上,把人的一面看得太重了会产生阻碍作用。随着神的一面不断加强,做事的效率也会越来越高的。不管你做什么大法工作,最终目的不是为了铲除邪恶、助师法正乾坤吗?师父都赋予了我们用神的一面参战的殊荣,我们自己如果坚持只用人的方法做就太可惜了。

师父在法中一开始就明确地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为了做工作而工作,甚至连师父的正法进程都顾不上跟了,岂不是产生了新的执著而封闭了自己吗?我个人体悟,师父是在亲自带着我们在快速的正法中修,一步步都得按师父的要求来配合整个进程,如果你按自己的计划走,而且计划得还很远,那是人的安排,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因为修炼自始至终存在着一个悟字。虽然是神圣的大法工作,如果你放不下或当成常人的工作在做,那就是执著。在我们头脑中人的东西越多,越是修炼中的阻碍,而这种阻碍正是我们跟不上师父正法进程的阻力,是应该放下的。做大法的工作与放下对此的执著应该是不矛盾的。

以上是个人体悟,供同修们参考。有不当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