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不法之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1年5月29日】张家口市张北县不法官员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已经非法关押了40多名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连续3次被非法关押,直到现在除1名被非法劳教外,还有7名弟子被非法关押。

2000年10月28日,该县办了非法的强行转化班,有10几名大法学员被带到转化班接受强行转化,在转化班的40多天里,他们强迫学员骂师父、骂大法,学员们受尽了酷刑,有的学员被打得几次窒息。

2000年正月初十,该县有2名大法弟子因向有关领导证实大法是正确的,师父是清白的,请求县委领导给当地大法学员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被当地公安非法关押半年之久。

2000年正月十三,该县有5名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法,北京警察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还搜走大法学员们的现金1000多元。当地警察把他们接走后,每人又罚款1000元,在刑警大队大法弟子们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他们被警察打得死去活来,全部被警察非法定为刑拘,并被带上背铐,送进看守所。

有一位50多岁的老党员,她只因和大夥一块听了外地大法学员的心得交流体会,他们硬说她煽动其他人去的北京,就把她单独找去,刑警大队长李XX让她跪在水泥地上,用电棍电她的嘴,让她骂师父、骂大法,并承认是自己带动别人走的,只因她只字不说,李XX就整整电了她一个小时,把她嘴上都电出了黄泡,后又让她站了一个多小时,使她一天水米未进。下午回到看守所,她又被强迫跑步。

由于有5名学员去北京证实大法,县里极其震惊,马上召开紧急会议,让治保科的人把其他学员连夜骗去,当时正是做饭的时间,他们找学员说有点事,凭以往的经验,大夥知道他们又要非法抓人了,所以学员就说:“有什么事,你们就在家里说吧,我不跟你们去”。其中有一个恶狠狠地说:“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不去,我们就再叫几个人来,看你去不去,我们随便从街上拉几个人扔进监狱里,他们还能把我们怎么样?”警察就是这样采取卑鄙的手段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将学员关进了看守所非法拘留。在看守所里学员因炼功被带上背铐,他们还多次强迫学员骂师父、骂大法,谁不骂就整谁。有的学员被同室的号长把头摁在大小便用的脏水桶是闻臭味,一摁就是很长时间。本来拘留半个月,可到了时间也不放人,学员找警察评理,警察却说:“等开完两会再说。”可两会开完后,警察变本加厉,采用了更加残酷的手段对待学员。公安局长郭XX、看守所长范XX亲自出马,挨家挨户的让学员们说法轮功是X教,若不说就用电棍电。范XX又问某学员法轮功好不好,学员回答说:“法轮功就是好,大法是水,我是鱼,鱼儿离不开水,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气得他们当场就给她加上了脚镣(因炼功已被带上背铐)。

又过了几天,他们又强迫学员写保证书,并承诺谁写就让谁出去,有的学员承受不了这种非人的折磨,就违心的写了保证书,但还是不让出去。那位被戴上脚镣的学员还是不写,范XX就电了她一个多小时。那位女学员受刑的惨状目不忍睹(当时她还戴着脚镣和背铐),同室的其他犯人实在看不下去了,跪下来说:“范XX,她们都是好人,别电她了,要电就电我吧。”范XX仍然边电边说:“这是强迫性的,你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最后这位学员说:“范XX不让我炼功,我做不到。如果你打得让我不炼了,那是违心的,那是对你不尊重,说了假话,修炼人是要讲真话的。”也许是这句话触动了他的良心,他才罢休。最后警察又推出了新花招,专门从外地买回了玉米面。每天两顿玉米糊糊,有时每人两个窝头。每天还让学员们训练4个多小时(踢正步、跑步),一天下来真是筋疲力尽,其中还有3名60多岁的老太太。戴刑具的学员更是可想而知。就这样学员们被关了40多天。

2000年6月份,刑警大队的李XX带领其手下人员强行搜查学员家,凡是搜出大法书及资料的,全部被刑拘,两三个月才放出,还罚款3000--5000元。今年学员的解保期限已到。当初警察说:“只要不走,保证金到期就还。”结果通知学员到公安局后,又让学员骂师父、骂大法,还让他们写悔过书,根本不给保证金。真是卑劣到了极点。

2000年元旦前夕,上边又来通知说有学员进京证实大法,县上马上做出决定,全部干警出动,凡炼法轮功的挨家挨户看守,后来又派各镇、乡、大队的干部白天黑夜的住下来看守。其中有位女学员在城镇工作,她经常利用工作之便洪扬大法,讲清真相,县里找借口说她散传单,怕她去北京,强行刑拘,到现在她还被非法关押。

2001年5月中旬,县里又接到通知说有学员到北京证实大法,刑警大队李XX马上带人到学员家查看,每到学员家,就煽动学员家属让看好学员,并说:“有情况报告,就给你们的家属减轻负担。有个学员在百货大楼做生意,李XX和另一个干警到那察看,一上楼见有个学员正和她说话,他们就猜测她们在商量去北京(实际上,那个学员上楼买衣服),回到刑警队马上给县里打电话,县委赶快给城镇打,镇里派妇联的人赶到学员家说:“县里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又都走了,让我赶来看你”。等她刚离开,派出所又来了4个人,下午上班又来一次,一天之内干扰了4次,晚上这位学员出走办事,老远就看见一辆警车停在她们家门口,旁边站了一个人,墙上还趴了4、5个人,等他们下来一看,全都是镇里派出所的,当时这位学员就说:“你们真是太过份了,这是侵犯人权,作为公安干警,你们知法犯法,白天干扰了一天,晚上还干这偷偷摸摸的勾当,我要打110报警。”这些人一听满脸堆笑着说:“我们也没办法,是上边让我们来的。”实际上,在所有他们认为的敏感日子里,都是白天查看,半夜敲门,扰得四邻不安.

(大陆弟子 2001年5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