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洪法的婚礼--利用每一个机会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1年5月3日】

艾米丽:老师好!大家好!我们是马休和艾米丽,来自费城,修炼大法两年多一点。就在我们两人开始约会的两星期后,我们得法了,所以我们的修炼和我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交织在一起。2001年1月14日,我们结婚了。由于我们将自己置于法中,我们视我们的婚礼为修炼过程的一部份,最终我们的婚礼为人们在大法中摆放自己的位置提供了一次绝好的机会。老师的经文和英文明慧的文章鼓舞了我们以特殊的方式安排我们的婚礼。首先,我们根据我们对法的理解,安排了一次特殊的婚礼礼品请求。

马休:举行婚礼的两个月前的一天,艾米丽和我与一位年纪大些的朋友交谈。这位不修炼的朋友对我们的婚礼特别感到兴奋,尤其是谈到要给我们买什么礼物的时候,她不断地问我们想要什么。我开始感到有点不舒服--她的这些思想完全沉浸于情中,无法令人接受。我开始向内找,反思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断地想,我们是修炼人,不想从他人那里得到任何东西;我们想给予他人东西,特别是大法或者未来的美好位置。就在这时我意识到我们还未以超常的方式来考虑我们的婚礼,这就是以法为师。我们忘记了这是宇宙大法在人间造就的一种形式,可以为我们大法修炼者所用。我友善地告诉她,她可以不用为我们花钱买东西。我对她说,她和其他所有婚礼嘉宾都可以给政府代表们写一封信,请求他们支持在中国遭受苦难的大法修炼者。以这种方式,我们的嘉宾就可以做一件正义的事情,甚至参与了正法,从而给了他们自己最伟大的礼物。她静下来了,想了一下,同意这个想法。我无法形容当我们将我们的婚礼与大法和法正人间联系起来时,我们感觉是多么得正。

所以我们在发送给嘉宾的邀请信中,没有象通常那样向他们要礼物,而是请他们仅仅花费33美分的邮资给他们的国会议员发送一封信,告诉他们中国对法轮功迫害。我们在每一封邀请信中附上了我们的一封信,简要介绍了一下大法给我们带来了多么好的益处,以及介绍了一下这场迫害的情况;我们还给他们提供了一些统计数字和信息并建议他们纳入给国会议员的信中。最后,我们告诉他们,这是他们给我们的最好的礼物,因为这将会帮助最需要帮助的人们。

艾米丽:马休是最先提出这个主意的人,他一提出来,我就告诉他,我脑子里也出现了这个想法。但是当他大声说出来时,我的执著心上来了,我想:“如果人们认为我们很奇怪,或者太投入怎么办?”而且“我们确实需要那些本可以得到的钱和物。”这是我的自私、人的观念和未修好的顽固的那一面在起作用。但是我想到了老师对我们的伟大慈悲,我想到了我们不应该向人们索取而是付出,因为向人们洪法是给人们提供得到救度的机会。我悟到,一个人对大法的一个正念就可以使他们得到救度,并且为了让一个人摆放他的位置,就需要揭示出他的心性,而且,我悟到这将使他们摆放自己的位置。最后我悟到这些人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都是有原因的。因此,经过思考,我的修好的一面说:“当然,我们应该这样做。”因此我们就这样做了。

人们对此事的反应真是太好了。这让我几次感动得流泪。一些人写了很多封信。一对夫妻不仅给他们的国会议员写信,而且给江泽民,朱镕基等人写信--全是他们主动去做的。还有人们写信给我们说,他们从我们所做的这件事中看到了我们的善心和无私并对此表达了发自内心的钦佩。这真令人惊奇。我们失去了几件短暂即逝的东西,而给予了人们永恒的东西。我们让他人参加了正法,包括许多教授及社会中其他重要人物。许多人给我们寄来了国会议员给他们的非常积极的复信。而且,写信的时候正是国会即将做出有关大法和人权在中国的状况的至关重要决定之时。

我们邀请的一位修炼者甚至将我们的婚礼信件送交给我们城市周围地方报纸刊登,每一家地方报纸都刊登了,这封信因而传递到了数十万家庭。报纸给这封信的题目是“为我们的婚礼,请为自由而呼吁。”我们估计收到了远远超过100封信的婚礼礼物。

婚礼邀请信寄出之后,我们就要计划婚礼仪式了。这有点难了,因为我们尽了我们最大努力符合社会形式和我们双方家庭的状态,同时遵循修炼专一的原则。我父亲是一名新教徒牧师,而马休的家人也是基督徒。所以我们很难确定我们的婚礼形式,因为无论是我的家庭还是马休的家庭都理所应当地认为我们会以基督传统仪式举行婚礼。在一次晚间学法结束后,我们提到了这件事,我们问其他修炼者如果我们在教堂举行婚礼,并举行一个传统基督教婚礼,他们对此怎样看。我们的辅导员说:“为什么不可以呢?”因此,我们想:“是呀,为什么不可以呢?”我们悟到这是符合常人社会去修炼,这也许是让人们了解我们和大法的一个好方式。我们认为这是我们想做的事情的方式而非内心的实质的东西。但是我们的心全放在法上,也只放在法上。我们想到“佛法无边”,是大法创造了万事万物,万事万物也是为大法而创造。我们决定用人的方式及大法在这一层的法与人们共享更高层次的东西。因此我们决定举办一次相当传统的基督徒婚礼。我们请我的父亲,一位教堂牧师为我们主持婚礼。他是一位头脑开放的牧师,并且已经对大法非常支持;他已经学了功法炼习,甚至感到很好。

马休:这是我们最初的想法,大法涵盖了一切,所以我们当然可以运用这种形式。然而,很快,我们悟到这种理解太肤浅了。我们开始考虑:为什么不深一步运用这个方式来证实大法,让人们共同了解宇宙大法呢?为什么不抓住这个快乐的机会让人们感受大法的益处呢:有艾米丽的父亲主持这个典礼,我们对做些特殊的事情尤其感到自在。我们最终决定在艾米丽父亲的同意和帮助下,由我们自己写婚礼祝词。

我们按照传统仪式的规矩来构思我们的祝词,但是加入我们从法中得到的一些启悟,使这次典礼更加深刻、更具意义。我们还多次提到了真、善、忍,在我们的誓约中写上了佛法的最高法理。我们请一些修炼者在婚礼上演奏《普度》和《济世》。最后我们让一名修炼者朗读老师的两段话。当然我们也安排了朗读传统圣经节选,我们讲到上帝和其他通常要讲的东西;这不是问题,会让人们感觉自然,因为这些形式在某种程度上是他们预期的。写我们的誓约是一个表达我们内心深处的想法的尤其好的机会,可以让人们更好地了解大法以及他是如何在人的生活中体现出来的;以这种方式,我们感到我们的言语中的诚意。宣誓结果非常完美。誓词说:“艾米丽,在娶你为妻之时,我发誓,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成为你生活中的善和力量的源泉,精心关怀你追寻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渴望。我将在未来的日子里,无论失与得,快乐与艰难,与你同甘共苦、尊重、爱和照顾你。”因此,我们用传统方式表达了高层次的东西,做了高层次的事情。许多许多人仪式后评论说,宣誓是如此美丽和有意义,并且他们能够看出我们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如此诚挚。一些人告诉我们,这些话令他们热泪盈眶。

婚礼从始至终进行得极为顺利。没有出任何差错,而且我俩从始至终很轻松。许多修炼者出席了我们的婚礼,我们在婚礼进行中仅看了一眼观众席,就感受到了我们的修炼环境。整个活动笼罩着庄严的气氛。最令人惊奇和高兴的是艾米丽父亲发表的讲话。他将基督教的三个原则--信仰、希望和爱与大法的原则真、善、忍作了比较。他谈到大法的美德,以及他和艾米丽的母亲是如何高兴地目睹我们修炼后的变化。他还说,他所知道的所有伟大的人物和教义都是以这些朴实的原则为基础的。他听到《普度》以后,感慨地说:“哎呀!这是真理!”他甚至通过引述而表示我们已经走上了我们的圣徒之路。这是一位非常受人尊敬的牧师向整个礼拜堂的150多人讲的话。非常感人,我们都为他和参加的人们感到高兴。之后,他告诉我们,早上典礼开始前,他仍然没把握他要谈什么,但是当他坐下来写时,“思如泉涌。”

艾米丽:婚礼过后,人们的评论是那样得好。许多许多人说这是他们见过的最美丽的婚礼,讲这话的人中包括一位很少讲好话的人!一位妇女赞美真善忍的原则是如此优美。另一个人说他们可以看出我们真的很诚挚,这对他们的意义也很大。还有人说,他们从未见到一对夫妻是如此平和镇定--“这肯定是因为你们的功法!”他们说。更有人说,能量场和气氛是太好了。我们并不惊讶,因为有大约25名修炼者出席了我们的婚礼。

然后是招待宴会。在宴会的准备过程中,我们还做了很多事情将大法结合进来,以便给人们一个机会了解大法。我们做的其中一件事情是安排座位。我们努力不让这个意图显得太刻意,同时又精心安排以“拘小节”。我们着意在每一张餐桌都安排有修炼者,这样人们就可以通过与大法修炼者亲身谈话而对大法有更深的了解。我们还将报纸摆在我们的嘉宾签名簿周围,让报纸文章上我们的名字和图片显露出来,所有这一切都“凑巧”与大法有关;这实际上是我父母的主意,因为他们为我们所做的工作而自豪。我们的家里人在嘉宾签名簿附近放置了我们成长的相片,自然,其中有我们炼功的相片,这些事情都安排得太自然了。

再者,所有这些事情所达到的效果都是我们的人的思想所无法想象的。一位年纪较大的妇女,基督徒精神病医师,看来当场就得法了--她一直在向修炼者们询问大法的事情,并请求他们在宴会厅就教她炼习!!!她当时还未记住法轮功这个名字,但是走到主桌前说:“我完全皈依这个--名字是什么来着?”她问音乐家们她是否可以拿到《普度》的复制带,并说:“我可以永远听这个音乐而不倦。”最引人注目的是,她说所有这一切来得这样令人惊奇,“上帝为我安排了此事。”我们想,是的,是上帝安排的。另外一件美妙的事是,一位老学员的丈夫在婚礼上最终接受了大法。他以前没有反对过大法,但是也并不持很积极的态度。当修炼者们奏起了《普度》,他流泪了。另外,当他在签名簿上签名时,他有种冲动要读遍所有放在那里的报纸文章--当然,全部都是关于大法的;在宴会中,他又回来读第二遍。她告诉我们她这几年一直试图让他看文章,而他从未想要读任何文章,但是现在不知何故他这次主动决定详细阅读每一篇文章!在另一张桌子,一位执行宗教仪式的牧师和她的丈夫深受吸引,整个晚上很高兴地询问修炼者有关大法的事情。马休的一个姨妈一听到大法的名字就感起兴趣来,最后回家时拿走了一本《中国法轮功》。

我们婚礼中的最后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是,我们发现,当天全世界的基督徒都正在读圣经经文中有关耶稣的首次奇迹:将水变成酒--此事发生在一次婚礼上!所以全世界的人当天都在读圣经中有关一次奇迹婚礼的那节并就此举行宗教仪式。

马休:要想在我们的婚礼期间讲述所有大法的奇迹是不可能的,但是这确实是一次难以置信的经历,用常人社会的形式,用人们熟悉并接受的方法使他们感受大法的益处。这也是运用每一个机会让人们知道法的很好的一课,并可抛弃一切执著,以使我们能够做大法粒子在正法时期所应该做的一切。

艾米丽:谢谢大家,请指出我们的不足使我们获得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