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网络邮报:一个确凿无疑的危险

【明慧网2001年5月30日】香港网络邮报5月28日刊登了一篇史迪芬.威纳斯的评论文章,指出如果香港考虑取缔法轮功,那么它就等于是在考虑一个给自己造成自作自受的严重伤害的计划。文中写道:

下面是明年初某个时候美国电视新闻的字幕:

新闻节目主播:现在我们到香港看看,当警察开始在这里执行新的取缔法轮功运动的法律时爆发了冲突。我们现在看看艾德嘉.比渥(Edgar Beaver)的现场报导,他正站在立法委大楼外面的警戒线后面。艾德嘉,你可否告诉我们你那里发生了什么?现场看起来很混乱。

艾德嘉(Edgar):好,奈利(Nellie),没错儿,这里是变得非常混乱。麻烦是从今天早上开始的,当时法轮功运动的成员宣布他们将通过在此建筑外举行静默示威以公开对抗这个禁令。大约100人穿着标志他们身份的黄T恤开始炼功。警察迅速冲进去逮捕抗议者[背景中一个尖叫的妇女被拖走;镜头聚焦向一个中年男子,当他试图举起双臂时被警棍电击]。然后,当警察已经完成清场后,又有一群法轮功成员出现了,警察开始用催泪瓦斯驱散抗议者和一大群在现场的媒体记者。

主播:哦,艾德嘉,现在情况怎么样?

艾德嘉:我们现在就在几排警察的后面。我应该说,在市中心这里警察非常多,就好像是一个被占领的城市,可是看来实际抗议者的人数相当少。我们想获得当局的评论,但是到目前为止,只有警方做了一个简短的声明说他们使用了最小的警力,而且是依法办事。

主播:艾德嘉,现在看来这很像去年和前年当中国开始暴力镇压法轮功时,我们在中国看到的景象。

艾德嘉:是的,奈利,一点不错。直到新法案昨天生效前,法轮功在香港一直是合法的。从理论上来说,香港有它自己的法律系统,并且应该是一个自治政府。然而,现在看来,来自北京,我看还有来自当地强硬派的强大压力使得政府开始对中国大陆亦步亦趋。正如你可以看到的,结果真是一团糟…

我们怎么可能杜撰出对尚未发生事件的新闻报导呢?答案是有些事情是不可避免的。这个臆想的新闻广播中的话也许并不精确,但是我差不多可以保证取缔法轮功会引发这种抗议,而且当局的反应会与上面的概述大体相同。

此外,我报导这类事件的年头太久了,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国际媒体将如何报导,更别说本地的媒体了。简言之,它将被大量报导,并对香港的声誉产生可怕的影响。

政府说它正在密切监视法轮功,以确保香港不会受到“邪教”活动的不良影响,但政府却没有给出哪怕是一丝一毫的证据说法轮功涉足了下述的任何活动,诸如投毒,集体自杀或乱性等等这些以行政长官为首的各级官员公然引述的一些可能性。官员们为什么不好好考虑一下必然发生的事情,而对法轮功会如何发展这种不可估计的事情杞人忧天呢?

第一点确凿无疑的是,法轮功将在镇压的逆境中兴旺发展--它在中国的增长就是对这点的证明。第二点,法轮功追随者高度投入,具有强烈的自我牺牲精神。如果该运动在香港被取缔,他绝不会逆来顺受地销声匿迹,他的成员肯定会发起抗议。

依据这些事实,我们可以考虑谁会在取缔中受到最大损害。当然不会是法轮功,他会赢得意料之外的大量同情性报导和关注;另一方面,香港则损伤巨大。如果闪闪发光的巨龙标志被裹在催泪瓦斯之中,香港的电视新闻画面中是警察在粗暴地拖走和平的抗议者,那么最近开始的一个将此地描述为“亚洲世界都市”的运动将看起来象是一个令人恶心的玩笑。

政府需要明白,如果它取缔法轮功,那么它就等于是在考虑一个给自己造成自作自受的严重伤害的计划。

如果法轮功确实存在问题,那也无法与香港试图镇压他而给自己制造的问题相比。

我是在读费马(Fima)这本书时想到的这个问题,这是以色列作家阿默斯.欧兹(Amos Oz)写的一本好书。费马是个有良好教养而又特立独行的人,聪明睿智,非常关心他人,但却显然与他身处的社会格格不入。

费马最深刻的古怪行为是,他更加担心以色列占领阿拉伯领土后对以色列人产生的影响而不是被占领地区的人民所受的影响。他感到占领使得以色列丧失了名誉,而且使占领者的道德堕落了。

当费马被指责过份担心阿拉伯人时,他失望地摇摇头说道:“不,不,我真正担心的是我们,我们才是在占领过程中受到伤害的人”。

如果费马生活在香港,他会再次摇头。他会告诉人民如果镇压法轮功,他并不很担心法轮功自身的命运,但是会担心陷入这场毫无必要的镇压行动的社会之命运。

保安局已经保证取缔并非迫在眉睫,如果不是行政长官董建华在忙于将法轮功比作在圭亚那琼斯镇造成大量集体自杀的臭名昭著的邪教的话,保安局的保证还是应该让人放心的。董建华的一个顾问雷蒙得钱国丰(Raymond Ch'ien Kuo-fung)插话,将法轮功比作在东京地铁站向旅行者施放毒气的奥姆邪教。

这种胡言乱言只有一个目的:为取缔法轮功准备理由。

毫无疑问,这是受到了北京对法轮功偏执狂的蛊惑,但是偏执狂却不是健康的思想状态,当然更不是制定政策的可靠基础。如果政府有一个行动绝对会让香港声名扫地,那么这个行动就是取缔法轮功。现在仍然有时间可以让理性占上风,但是在政府圈子里的库存的理性看来都过期了。

注:史迪芬・威纳斯是驻香港的记者和企业家

本文译自:http://hk-imail.singtao.com/inews/public/searcharticle_v.cfm?articleid=22910&intcatid=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