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心里喊出“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2001年5月30日】李老师的“法轮大法”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退休后我跳了半年的“老年迪斯科”,旁边就是炼“法轮功”的,我无动于衷。

98年11月,原军分区司令员的爱人常大姐从外地来住我家,给我介绍“法轮功”,问我学不学?当时我说“学不学都行”。第二天一大早带我到炼功场上教我炼功,炼完功又找人帮我请老师写的《转法轮》,吃过早饭她就走了;从此我就开始学法、炼功。

刚开始每天早上六点准时去炼功点和大家一起炼一个小时动功,下午下班后回家打坐半小时,也曾去百货大楼前弘过法;那段时间感觉真好。上班有空就看书,老师开始给我清理身体,看一会书就得上厕所,比平时次数多的多;经过一段时间修炼,身体状况明显好转,头不晕了,心情很愉快。一切烦恼都抛在了脑后,上五层楼非常轻松,好像身体轻飘飘的。

老师给我清理思想,清理身体,清理环境,炼功时叫着我的名字让我往前站;午休时当我快睡过时间时叫我起床,“老林,老林”是老师的声音;当我修剪花枝时将好叶子也剪掉了,当我转身站起时头碰墙上很痛,让我明白不能杀生。老师怕我不坚定,有天早晨5:50,我出来炼功,走到车棚门口,见到一个50多岁的老妇人坐在水泥台边,右手托着头脸向左侧低头沉思状,身穿旧社会那种兰地白花衣裳,围着打折的短围裙,象南方水乡人的打扮,象演“双推磨”演员穿的那种衣服;当时我见到后感到很奇怪,心想现在怎么会有这种打扮的人?心里有点怕,但还是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炼功场了。

第一次放老师的讲法录象,不会使用机器,叫小儿子教我,他挑好电视机后用一盘他平时看的什么“孤……”我一看片名,很生气,说不看这个,立即感到有手在我胸腔内心脏处抓了几下,从此我的冠心病没有了,原来在医学院住院做ECT诊为冠心病,心肌供血不足,心脏收缩功能差,厉害时夜间平卧憋醒,需坐起闻“冠心苏合香丸”,服地奥心血康,复方丹参片,平时口唇青紫,指甲甲床发紫,炼功后甲床变红,口唇变红,不胸痛,不胸闷,也不觉气不够用了。

我患有慢性肾病,肾炎20余年,最重时伴有肾性高血压,(原来基础血压110/70,有时90/60),犯病时升到140/90,头痛头晕,面、手、腿均指凹水肿,尿化验蛋白3个+,红细胞4个+或呈红色洗肉水样,白细胞3个+到4个+,有多种类型。69年在153医院看病,门诊医生不相信化验单是真的,又重新化验一次,结果一样,让我住院治疗,后缓解十年又复发,好好坏坏浮肿不断,每次查尿总不正常,每当流行感冒,我必然跟着感冒;老中医给我诊完脉后说:“以后回家休息,什么活都不能干了,连拖把、洗菜、洗衣、做饭等活都不能干了”。自己学医的对慢性肾病的结局也知道-肾中毒死亡-肾性高血压脑溢血死亡,自己成了废人了,心中非常悲伤;我又是过敏体质,很多药物都不能用,青霉素皮试休克过,用药选择余地不大。没办法求助中医,连服100付中药汤药,化验尿还是不正常。

自从修炼“法轮功”腰酸、腿疼、头晕、眼花、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便秘、全身浮肿等症都消失了,修炼前天还不太冷就开始腰背部象灌凉水样,手脚冰凉,每晚睡前用热水烫脚,否则一夜脚都热不了。炼功后腰热腿热全身热乎乎的,连肾化验都正常了,化验员都说“这个功真神奇”。近两年几乎都不用吃药了,身体好好的,不少人都鼓励我继续炼功。

通过修炼我知道老师大慈大悲为我们做了很多,付出了很多,承受了很多,真切地体悟到大法的神奇和威力无比,我从心里喊出“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