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法轮功学员在中国使馆前讲清真相窒息邪恶纪实


【明慧网2001年5月31日】今天上午10点,八名中、西方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国大使馆,请大使吴建民先生向中国政府转交一封请愿信,要求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特别是滕春燕、赵明、朱颖和李天棋四位学员;呼吁那些不同程度参与对法轮功残酷镇压的人检视自己的良知,停止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善良百姓,避免“文革”式的悲剧重演。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中文部一位记者现场跟踪采访。

首先,一位西方学员礼貌地向使馆接待室工作人员表明了学员们的来意。不一会儿,来了一位自称是使馆秘书的工作人员。他生硬地说大使不在,学员没有履行正常的约见手续,使馆不予接待,不与交谈、不接收请愿信。学员们平静地告诉他:第一,法轮功学员以前多次向中国使馆提出会见申请,但从未得到答复;第二,学员现在愿意了解有关申请手续,以便尽早与大使先生会面,介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所遭受到的非法残酷迫害;第三,学员希望大使馆收下请愿信,履行外交官应尽的职责。

这名秘书找不到借口拒绝接见法轮功学员,立即撕下伪装,蛮横地要赶学员走,口口声声对西方学员说:“这里是中国领土,你们走!”一位华侨学员善意地告诉他:“我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我们今天来是想通过大使先生向政府反映一些中国公民在中国国内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使馆秘书竟然说:“你是中国人吗?你有护照吗?你有什么资格?!”真是可悲!世界上任何一个文明政府,都会认真倾听有关本国公民利益的反映,无论是谁反映。事后一位学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向许多国家驻法国的大使馆反映修炼法轮功的中国公民在中国国内所遭受到的野蛮迫害,人家都是礼貌认真地倾听。只有中国大使馆对自己的公民所遭受的苦难采取如此冷酷的态度。”似乎外国官员比中国大使馆官员更懂得为(中国)人民服务!

一位学员向使馆秘书出示其中国大陆护照:“我是中国公民,想就中国部分公民的遭遇和国家代表交谈。”这位秘书耍赖说:“你们在这里影响我的工作,我没时间,我有很多工作。”学员当即指出:“这正是您工作的一部分。作为国家的代表,外交官有责任、有义务认真听取公民就自身利益所反映的意见。”

秘书拿出了“杀手锏”:“我要叫警察啦!”学员们认为自己堂堂正正,没有做任何不对的事,没有退让。秘书突然跑出了使馆大门。

在整个交涉过程中,在场的使馆工作人员焦躁、缺乏礼貌和互相尊重、颠倒黑白,欺骗、不择手段,对记者也是横眉立目地讲话。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不与法轮功学员进行任何理性的接触。秘书出去之后,剩下的其他使馆人员继续企图赶学员走。明明是他们自己不让一辆使馆的轿车(据信是大使的座车来接大使)进使馆,并训斥自己的司机“讨厌”,却赖学员挡住大门、影响工作;又哄骗学员可以跟使馆代表--刚出去的秘书谈。

由于学员的目的是讲清真相而不在于地点,就退出使馆大门。结果却发现那位秘书正在向十几米外一个固定警察岗哨告状。为了避免秘书混淆视听,几个学员也走过去向警察说明我们只是想就中国国内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向使馆递交请愿信。警察明白后,轻描淡写地说:“你们只要两、三个人递信就没问题。”秘书却趁机跑进已经紧紧关闭的使馆大门。

此时,学员们选派了三名代表继续揿使馆门铃,争取递交请愿信。良久,那位秘书打开一扇小门,倒打一耙:“你们在这里影响我的工作。”学员重申:外交官有义务听取公民的意见。秘书狂横地说:“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学员毫不犹豫:“是我,因为我是公民,您是官员。”秘书威胁:“这样会对你不好。”就关上了门。

不一会儿,大批防暴警察开到,如临大敌。几个使馆工作人员也神气活现地走出使馆,要看“好戏”。学员们则轻松微笑着向警官们递交了大法资料,并说明我们的来意。警官们一知道了我们是法轮功学员,而且仅仅是要和平地递交一封请愿信,一下子气不打一处来:“他们使馆简直是莫名其妙,不可思议!”转身对警察们说:“没事儿!放松。”他们一再核实:“你们是不是就是想交这么一封信?给我,我来替你们申请递交。”结果使馆工作人员照样给警官先生吃了闭门羹并透露了实情:“我们没有权利接任何法轮功的资料。”邪恶就是邪恶,竟然用这种毒辣的手段切断官员们倾听自己人民的心声的途径,国家在这种邪恶势力的手中怎么能好得了?!

事后,学员们和警官们聊天儿:“你们看,中国大使馆和政府就是这样害怕我们和平的法轮功。”警官们一再表示:“他们使馆简直不可思议,就为这点小事儿让我们白跑一趟。”“你们在铁塔那边搞活动都快两年了,我们内部相互之间都有联系,谁都知道你们非常好,从来不出什么问题。”他们还给学员出了一些主意,如何做得更好。大家最后亲切话别。

告别警官后,学员们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有感于邪恶江XX切断官员们倾听自己人民的心声的途径的手段之毒辣、某些政府官员对邪恶势力之盲从,学员们通过电波,向全中国人民发出呼吁:“有些人说‘法轮功不好,因为政府禁止了’。可是,非要镇压法轮功的,只是政府中少数邪恶之徒:江XX,曾XX,罗X等。而且,是非曲直,并不是由一个政府或政府里的少数人说了算的。‘文革’就是一例。连国家主席都被诬陷为叛徒、内奸、工贼,‘铁证如山’。有多少人行恶,有多少人事后遭到自己良心的谴责,又有多少人最后遭到法律的严惩。希望我们所有的人,在法轮功被平反的那一天之后,可以问心无愧,对得起天地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