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67岁大法弟子的抗议

【明慧网2001年5月4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67岁。下面是我无端受到迫害的情况。

2000年12月初,我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刚到广场,还没走10米,就有一名武警过来问我:“你听说过法轮功吗?”我说:“听说过。”他又问:“法轮功好不好?”我说:“好!”就这样我只是因为说了句真话就被带上了警车。在派出所的三天三夜,警察一直骗我说出住址。最后还是被骗出了姓名和住址。结果他们马上就和我女儿联系,把我女婿骗来了。我回家后才知道,女婿被罚了很多钱,还写了“保证书”

北京的公安对我说:“天安门广场上捡烟头的人都是便衣,你们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知道...你们内部有我们的人,你们的行动我们很快就知道了。”所以当中央电视台播出所谓的法轮功集体“自焚”时,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这只不过是公安导演的一场戏。

回到家后,警察不让我和任何人见面。他们吓唬我的家人,说今天要抓,明天要抓,给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严重地干扰了我们的正常生活。2001年3月2日,我的一个朋友的丈夫去世了,我去看望她,结果警察就赶来了。他们强行把我带回家,未出示任何证明就开始野蛮地抄家,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找到他们所想象的东西。最后他们竟无耻地说:“有人说你们家不开灯。”我说:“大灯坏了,开小灯了。”他们一查看,大灯真坏了,就又说:“听说你和农民有联系。”我告诉他们说:“我买鸭蛋,他是给我送鸭蛋来了。”最后他们无言以对,才灰溜溜地走了。

快到4月25号了,他们更加紧张。有一天竟然来了我家4、5次。我20年没见面的妹妹从北朝鲜回来探亲,看到这场面,被吓哭了,结果只住了一天就走了,她说:“没想到中国现在是这个样子。”妹妹走的那天,警察一直跟踪到车站监视我们,直到开车后他们才离去。

2001年4月26日,警察又来对我说:“××来的时候,你跟他说,你们再来,警察就罚我的钱。”我说:“我办不到。要说你们自己去说。我是修炼人,不能撒谎。你们不让我家人来看我,跟踪我,你们这不是把我软禁起来了吗?我要告你们去。”

我就是这样一天天地过着软禁般的生活,而这就是所谓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我要控告公安侵犯人权、无法无天的行径,抗议对我人身自由与人格的严重侵犯。

同时我严正声明:我女婿在派出所替我写的所谓“保证书”作废。我一天都没有停止过修炼,我将更加坚定地走好我的修炼道路。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陆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