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我的病赶跑了:一位16岁小弟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1年5月5日】我是一名16岁的初三学生,面临中考。1997年6月29日有幸和外婆一家人同时得大法。是伟大的师尊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在得法前,不论社会上哪种流行病都不能把我给落下,不管什么病只要我摊上,打针都不好使,必须挂吊瓶。除了这些常见病外还长了可怕的牛皮癣,不敢到公共浴池去洗浴。

我从小学四年级就开始在外婆家生活,受外婆一家人的熏陶,所以在幼小的心灵里就种下了一颗信佛、敬佛的心,也和大人一样经常给佛上香,背“大悲咒”等,以为这样做就是敬佛,可以得到佛的保佑,凡是家里外出时(特别是妈妈)我都跪在佛像前虔诚地给佛上香求佛保佑一路平安!可是根本就不懂修佛。看了《转法轮》才明白,那时的我简直太可笑了。

在学法前为了治好我的牛皮癣,中药、西药、偏方我都吃不过来,外用药抹的我好象油浸的人一样,又不能经常洗澡(在家不方便洗)又不能到公共场所去洗澡,全身痒的比疼还痛苦。凡是对牛皮癣有刺激的食物我都不能吃,连件好衣服都不能穿,那时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凡是听说那里能治好牛皮癣,外婆就带我去治。什么皮肤病研究所,解放军牛皮癣专科、私人诊所包治牛皮癣、哈尔滨专治牛皮癣的专家、商丘皮肤病医院等等我都治过,还吃了好多好多“仙妮雷德”保健食品,钱花了一万多元,病一点没见效。

我和外婆一家人得法,说心里话真的没抱一点任何心走进这一法门的。只听介绍我们学法的那位姥姥讲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修炼,我们全家就走进了这一法门。

开始我虽然天天学法,早上到公园参加集体炼功,但是对法理解不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没有把自己当做真正的炼功人,对病的心放不下。后来,我通过学法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必须放下执著。真正的修炼者,身体会得到清理。师父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我认识到提高心性才是关键,也知道多看《转法轮》,多学法,才能指导我们修炼。师父讲:“过去有人在公园炼功也好,在家里炼功也好,炼的倒挺用心的,很虔诚,炼得也不错,一出门就不是他了,我行我素,在常人中为了名、利跟人家去争去斗,他的功能长吗?根本就长不了,他的病也好不了,也是这个原因。为什么有人长期炼功就不好病呢?气功是修炼,是超常的东西,不是常人中的体操,必须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长功。”我牢记师父的话,改掉了在学校课间在走廊里跟同学打闹的现象。有时班级的桌椅坏了,我不声不响地主动修好,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按真善忍最高标准要求自己,从做个好人开始,做个更好的人。

随着心性的提高,身体也开始得到清理。刚开始清理身体时,牛皮癣遍布全身,最大片直径有六公分,严重的地方连成了一片。耳朵眼里都长满了。早上起床时身下的床单上面全是白皮。可是奇特的是,凡是长牛皮癣的人,都是全身痒的要命,比疼痛还难受。可我这全身的牛皮癣一点不痒,而脸和手上还一点没有长。我知道师父的苦心,如果身上痒起来我就不能上课。如果脸上长牛皮癣同学们谁都不能接近我,还得笑我。所以同学们谁都不知道我长了牛皮癣。我更加紧学法炼功,这时静功我双盘能坐80分钟。时时注意提高自己的心性,事事向内心去找,真的把自己当做真正炼功人。

1997年11月1日我停了药。随后几天一直有清理身体的表现。我一直坚持学法炼功,11月20日早上奇迹出现了,早上洗脸时发现头上的牛皮癣不见了,一点也没有了,枕头上没有一块白皮。我知道是师父把牛皮癣给我赶跑了,我感激师父的心情难以言表,第二天胸口往上的牛皮癣没有了。就这样牛皮癣一天一段地不翼而飞了。直到1997年12月13日(24天)从头到脚所有的牛皮癣全部没有了。我知道是师父全给我消掉了。我高兴地哭了,急忙打电话告诉爸爸妈妈和我所认识的人。爸爸妈妈接到电话来到外婆家,他们都说法轮功太神了。从此妈妈走上了修炼的路。爸爸执著心太多没有修炼,可他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太神了。到今年6月29日我修炼整四年,从1997年11月1日至今我没吃过一粒药,更没有打过针,牛皮癣也不和我见面啦。

请问当前全世界哪位专家、博士、科学家,不花一分钱能彻底治好牛皮癣?耗尽万贯家资也没有一个人能彻底把牛皮癣治好的。我身高1.8米,现在不但有个健康的身体,还有个漂亮端正的五官,更是个道德高尚的好孩子!这些都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所以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