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融大法 用正悟消除魔性

【明慧网2001年5月5日】最近依然用不同方式讲清真象。这次与以往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圆融大法,正悟才能除魔。

以前总认为邪恶、魔难的存在,我们必然要碰到的。只认识了法的一面,没认识到法的另一面。其实,就是自己不能向内找,始终向外找,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所以提高的很慢,向外找是永远也找不到的。师父说:“其实你们所过的关,就是在去你们的魔性啊!”(《精进要旨》中“再认识”) 又说:“而修佛就是在去你的魔性,充实你的佛性。”(《精进要旨》中“佛性与魔性”)去除魔性,铲除宇宙中一切邪恶是必然的。

首先要去除自身的魔性,就是去除自己的后天的旧观念、从骨子带来的变异思想。表现为偏离宇宙“真、善、忍”特性的思想、观念、行为。人是佛性与魔性同在,排除魔性的一面,回归佛性的一面,返本归真,同化宇宙特性才是一个得道者。在去除自己魔性时有时能意识到,就像触动人最本质的东西一样,去除的不彻底。用人的一面来认识就意识不到,碰到邪魔干扰时,很难过关。师父说:“可是你们一次一次地用各种借口或用大法掩盖过去了,心性没得到提高,机会一次一次地错过了。”(《精进要旨》中“再认识”)

圆融大法,正悟才能除魔。我首先排除(铲除)自身的魔性,抑制铲除后天的观念和变异思想,主动学法,对照法检查自己。悟到之后,我对一个同修说:“我们做着宇宙中最神圣的事,什么也不怕。你学一学师父的经文《佛性与魔性》、《再认识》、《环境》、《挖根》等,看看怎么样。”一次,我俩一边做着散发真象资料的准备工作,一边切磋。我们约定第二天早上去做真象资料。天已经很晚了,她回到家怎么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当晚也爬了24次六楼。很快把真象资料做完了。她说:“做资料时我真高兴!越做越想做。第二天我的腿轻飘飘的,走路飘得像不听使唤一样。我们真是做着最神圣的事,我一点都没怕。”

我也向她谈了白天我做资料的一些体会。刚出发时,不知是上下楼急的原因,还是怕心出来了,我有点喘粗气。我马上意识到这是魔性出来在干扰我,我要去除它,今天邪恶都出不来,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什么也不怕。很快我就平静下来,再也没喘粗气。奇怪,我刚上几层楼,怎么就到顶层了。下楼也是,非常快。我并没有急急忙忙地做,只是心里有过一念,让众生早点了解真象。我再也不觉得奇怪了,会心地笑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只有这个愿望!

我重复上楼下楼,照样做着真象资料。师父讲的法理在我脑海里不断涌出。师父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转法轮》) 我想,我是给有缘人送大法来了,我是在助师救渡你们来了,众生快快醒悟吧,醒悟,你们就有救了!有缘人也能因此得法,众生,我是在和你们结缘呢!此时我发出的真象资料就像一只只法船,在救渡众生───救渡众生回家。师父说:“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其实,我们不用更多的语言表示什么。我们就坚定正信,圆融大法,正悟除魔。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才能配当师父的弟子,大法的一粒子。

我以往做完资料,象完成一项光荣而艰苦的任务一样,喜悦的心是常有的。每次也都习惯地东张西望,看看是否有人盯梢。师父说:“我们讲法轮大法。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得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今天,我既没高兴,也没东张西望。我当时想,师父为救渡众生,度他的弟子回家,为众生操尽了心,替弟子承受了多少……而我呢?修得这么不精进;众生还执迷不悟。看到众生的生命处在极其危险的境地,我在痛心,我在流泪。

做资料中,经常碰到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突如其来,常让我一惊。我心里马上想,没事不怕。结果都是什么意外的事也没有发生。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真是好坏出自一念,真是这样。只要我们把心摆正,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把自己的心性位置放到大法不同层次对自己不同层次标准的要求,什么关难也挡不住我们。因为是法正乾坤中修炼的伟大生命,那不是我们用生命证实大法,建立的威德吗!师父说:“随着你的功力不断增长的时候,你身体所带的那个功的散射能量也会相当强大的。即使没有那么强大,一般的人,在你这个场范围之内,或你呆在家里,你也能制约着别人。你家里的亲人可能都受你的制约。为什么?你也不用动念,因为这个场是个纯正祥和的、慈悲的,是个正念之场,所以人不容易想坏事,不容易做不好的事情,会起到这样一种作用。” 炼功的人,只要心性把握得住,时刻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用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熔炼我们,我们就像一个小木渣,很快被熔化了。

过去我在修炼的路上走过弯路,在看守所写了保证书。我出看守所的前一天晚上,警察送来了纸和笔,说是让我们几个帮他们(警察)写心得体会,我没有帮他们写。我曾经几次想声明,但终因没在法上提高,没悟到白白错过了机会。回到家,我看到《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我痛悔,我还是师父的弟子吗?我天天学法,对照大法检查自己。很快我冲破重重干扰、阻力,写下了严正声明。我说我刚刚找到修炼的门,只能是个学员。师父说:“我们做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是师父的慈悲,我又投入了修炼。加倍努力,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早已成为我的自觉行动。

其实,在我身边的同修们,做得好的比比皆是。妻子没去过北京证实大法,她就默默地做着讲清真相工作。今年春节后她回家乡去讲真象了。

记得她第一次回去,带了几份真象资料和师父的《经文》,因为她大姐也修炼法轮功。她家亲属多,她就走东家去西家,见人就发资料、讲真象。资料不够用、她就让当场看完,当场收回,再传给别人。过去那些亲属见到真相也不愿意看,现在都主动看或听她讲。她二外甥女,以前炼过其它功。为求法曾扔下年幼的儿子,去四川住了几个月,无功而返。这次二外甥女见她就躲,都不敢正眼看她。她对别人说:“就怕我四姨让我炼法轮功”。妻子没有灰心,下决心一定把真象讲给她。一天,妻子到另一家讲真象时,时常向外望去,一会就见她二甥女回家在门前路过。妻子顾不上天上下着大雪,脚下路滑,出门直奔二外甥女家。这次她二外甥女再没处躲了。几句简单的家常话,缓和了二外甥女的紧张情绪。妻子话题一转切入讲真象正题,经她这一讲和看真象资料,她二外甥女如梦初醒。她患肠炎十多年了,春节后更加严重。跑遍了当地有名医院,就是治不好。她吃什么便什么,简直一点不消化。说也怪,知道了法轮功真象,她连着两天都和正常人一样。她见到亲属就说:“真神了!我现在就炼法轮功。”

二外甥女这一宣传,其他几个早想炼功的人纷纷参加。一时间几家就热闹起来。妻子督促她们先读《转法轮》,然后又教她们炼功。她第一次在老家住了十天。其中,她嫂子、两个外甥媳妇和两个外甥女都看书炼功了。师父说:“那么我们在讲清真象的时候,清除了一些人对大法邪恶的念头,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吗?因为在大家讲清真象过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们的罪,同时还度了他。这不是说明你们做了更慈悲的事吗?做了更大的好事了吗?”《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妻子回来以后,我们就更加惦记她们的学法炼功情况。

四月初,妻子又带上真象资料,师父在大连讲法的碟,回到了家乡。她二外甥女说:“四姨你再晚两天回来,我们几个就去你家了,我们等急了。”她(他)们先看李老师讲法,然后我妻子教她们炼功。妻子走到哪儿就把师父讲法的光碟播放到哪儿。妻子的二姐也炼过几天法轮功,7.20以后不但不炼了,还供上了所谓的仙。这次见她妹妹回来教功,她就形影不离。别人静听师父讲法,她占个好位置边听边嗑瓜子。妻子意识到这是魔的干扰,对她说:“嗑瓜子、喝茶水就能修成?”她二姐哈哈大笑,再不嗑瓜子了。妻子碰到干扰,就说:“我师父会清理掉的。”正念一出,干扰就减少或没了。

串门的亲属仨仨俩俩,都跟着听法。他们说:“这里都是让人做好人的话,没一句不好的。”妻子在公安工作的小外甥,对他爸爸说:“你听听,那里讲的都是哲理。”妻子的姐夫说:“你四姨是地下党。”临回来时,妻子的小外甥开玩笑说:“四姨第一期班办完全了?”

妻子没说出多少法理,她这十二天里遇到过许多过头的事,多数都能发出正念除魔。她就是用行动做着这一切。师父说:“我告诉你们,是你们的慈悲,是你们在真正地在度未来的人!”(《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

(大陆学员 2001年5月2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