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的近况

【明慧网2001年5月5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仅女大法弟子就有200多人,其中有23名来自河北景县的大法弟子。她们有的因在外炼功被抓,有的因发传单向世人讲真象被抓,有的是到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被抓,甚至有的是在家无故被骗被抓,然后没有法律任何手续被秘密押解到这里。她们大部份都在四大队、五大队,五大队是一个专门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部门,下面是笔者所了解的、看到的大法弟子在这里的情况。

其中五大队二中队,共有四个班,每个大法弟子来到这里要过的第一关就是全面搜查:衣服基本扒光,被褥全部拆掉,甚至里面的棉花都被扯的七零八落,如果搜出了经文,就要挨打、上铐,那劈头盖脑的巴掌声隔着房间都能听到,训骂声不绝于耳,最邪恶的要数中队长刘志英了。

这里所谓的“所规队纪”就是三不准:“不准背经文;不准炼功;不准打坐。”他们给每个班都安排了“监控”,充当监控的都是诸如吸毒、盗窃、滋扰、诈骗等犯人,监控的任务就是严格控制大法弟子的言行,她们严禁大法弟子炼功、打坐,甚至平时连一般的盘腿都不让,都得强行把腿搬下来,甚至还要罚铐、罚站。平时都必须在规定位置的小凳上坐好,不准出一点声音,就连做口形、打手势示意都被监控禁止。仅从今年元月份至今这里铐、打大法弟子的行为就没有间断过。只要发现谁炼功了,就得铐、打或上绳,而且一铐最少7天,多的将近20天,昼夜都站着不能睡觉,极其残酷,有的铐得紧的铐环都卡肉里去了,腿都站肿了。受到这种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张素俞、谭秀英、王新彩、李迷捧、崔英等。

关禁闭,也是他们常用的惩罚手段。502中队二楼专门有两个禁闭室,里面阴暗、潮湿,建筑时特意放在楼上厕所的下面,而且特意留有空隙往下滴尿。冬天把人关在里面,只让穿单衣,受过这种酷刑的大法弟子有张素俞、王新彩等。

大法弟子在这里没有任何人身自由,更没有人权可言。受了迫害还不让说,如果发现谁把受刑的情况告诉别人了,就要延长刑期,加重惩罚,李迷捧本来因炼功而被铐,两天后回来给大家讲了讲,被队长发现,就又铐了16天。谭秀英生日那天,大家说给她祝贺一下,她想听“普度”,大家就低声哼起来,当时的气氛是那么庄严、凝重。不料监控突然凶猛地揪起谭秀英,推到办公室罚站,并说“谁敢再唱试试”,于金红、刘艳又毅然哼起,监控一把就把刘艳摔倒在地,并将她们推到外面罚站。

大法弟子在这样极其恶劣的环境中为了“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渡世人”的事情,不管环境怎么严酷,她们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学法炼功,她们一次又一次被打、被铐,依然用善心向监控们、干警们洪法、证实法,不断地要求谈话,写材料讲清真象,用善心、用智慧、用勇气开创着这里的环境。

2001年元旦联欢会上,大法弟子张素俞手拿麦克风,深情地说了声“法轮大法好”,并带头背起了《洪吟》,之后谭秀英带领大家背诵“论语”。

元月15日,在食堂出现了一次大规模的证法场面。五大队100多名大法弟子随着南冰玉的一声高呼,在饭厅回荡“法轮大法好”、“法正人间”,他们的声音感天动地,震彻天宇。当她们喊出“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时,不禁潸然泪下,大法弟子们流着眼泪,倾泻着压抑已久的心声,她们手挽着手,面对邪恶毫不畏惧。在场的队长、监控有的都被感动得落了泪。面对这壮观的场面,面对大法弟子们的壮举,前来阻止的队长们、监控们面面相觑,束手无策。最后不得不调来大批男犯来强行带人、疏散。在疏散过程中,大法弟子们给男犯们讲:“法轮大法是正法”、“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许多男犯不由得松开了手。

年三十晚上,劳教所也有一种节日的气氛,中队长刘志英来到班里,大法弟子高歌一曲《红梅赞》,浩然正气使那些干警们惶恐不安。除夕时分,大法弟子们把水果等食品郑重地摆好,双手合十,向师父拜年,向师父问好。想到大法蒙难,师父蒙冤,都难过地哭了。礼毕之后,大法弟子们齐声背诵“论语”,接着开始打坐炼静功,整个劳教所被这庄严的场制约着,连进来想阻止的队长们,包括平时最邪恶的中队长刘志英都没敢大声说话,只是低声地劝了一会儿,看不行,也只好静静地看着大法弟子们炼功。当时大法弟子们为证实大法、救渡迷中的众生,都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体现了大法的慈悲与洪大,震慑了邪恶,这次打坐竟长达40分钟……

劳教所强迫大法弟子们看了有关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的电视报导,大法弟子们都感到这是一次最严重的破坏法的行为,当时就有大法弟子站出来说:“他们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师父在讲法中谈到过关于杀生的问题,也在国外讲法中讲到过自杀是有罪的。真正的大法弟子是不会去求取圆满的,因为我们知道求是一颗最不好的心,更不会去不负责任地自杀。这期间,大法弟子们纷纷通过谈话、写信等方式表达自己对这一破坏大法行为的抵制,不论大法弟子在哪里,都要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一知情者2001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