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主佛无量慈悲度众生:我认清邪悟、走出魔变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5月6日】(一)闻仙乐迷途知返 破枷锁归正我心

当我终日沉浸在由于邪悟了佛法(以与大法决裂为代价从劳教所获释回家)的痛苦中时,一位以前相识的功友,克服重重困难向我伸出援助之手,一次次把师父的最新经文和明慧网资料送到我手里,一次次地鼓励我振作起来,挣脱邪恶的摆布。而我却总觉得自己做了这么大一件破坏大法的事(我决裂后还转化了许多人),神不必慈悲我,甚至想:如果天不谴我,就不符合真善忍这一宇宙特性;无论什么下场,我都罪有应得。但在我明白自己错了之后,生命的深处尚抱有一线希望:不甘心生命就这样在痛悔中走向消亡。

有一天,由于长时间过度痛苦,我疲惫地躺在床上,忽然想:像我这样师父还能度化我吗?如果能,就求师父点化我一下吧。当天晚间正在睡梦中的我,忽然听到阵阵大法音乐声,很清楚是炼功带的音乐,我一下子坐起来,马上《无存》这首诗跃入我的脑海中。很久了,自从我写决裂书后,我的大脑中没再反映出与法有关的任何声音。黑暗中,我泣不成声,马上散盘结印,迷失已久的心重新回到了光明之路,阵阵大法音乐滋润着我晦暗已久的心灵,感受着神的无量慈悲。

我开始看书学法,但没炼功。随后的一天,也是在梦中,师父让我看到了自己魔变后的形像:我眼前一面镜子,自己非常丑陋,简直就象魔的形像,最明显的是我的手象魔爪,颜色灰暗,我对着镜子一遍一遍地大声说:师父,我不想当魔,我还想当大法弟子,我还想修炼大法!……每重复一遍,我的形像就变好了一点,一直喊到我变成了端庄的人的形像。“7。20”以前,我修炼比较精进时,经常主元神离体,看到另外空间美妙壮观的景色,看到许许多多佛道神,也经常看到师父的法身。可是自从写了决裂书后,就看不到了。从我见到那面镜子之后,主元神也出去过,但都是一些不好的地方,看到的东西也不好,我尽量控制自己不出去,怕把握不住做了坏事。

开始学法后,一个最大的障碍是我总觉得自己脏,不配碰大法的书,我没意识到这也是魔的干扰形式,魔反正想方设法让你看不成书它们就高兴。几次与家人心性关过不去后,我深深感到重新开始的艰难,我又有点退却了,认为自己“业大已封其身”……正在这时那位功友又找到我,当她知道我这种想法时,很严肃地对我说:“师父的一再慈悲等待和巨大付出是为了救度生命,不是为了销毁生命,你不要再胡思乱想,抓紧时间看书,一切不让你接触法、让你远离法的因素都是魔在干扰你……”听了她的一番话,我深感愧疚,下决心振作起来。接连几天晚上,我的主元神都与一个似乎业力形成的魔的东西搏斗,以前它象影子一样跟随我,我分不太清是它控制我的大脑还是我自己的思想,现在我分清了,它就是不让我学法的恶魔。开始时我有点怕它,后来不相上下,有一天我终于将它打跑了。这期间我还看到过我的副元神,她样子跟我差不多,只是比我长得端庄一些,我曾经向她抱怨:你为什么不看着我点,提醒我不让我写决裂书?她只笑,不言语。现在想起来可笑,师父在法中讲过主元神特别强的时候,副元神也无能为力。

考验心性的事接踵而来。一天,当我等车上班时,耳边忽然响起“横心消业修心性”,顿时我感到全身增添了许多力量,同时也隐隐预感到要有大的心性考验。我鼓励自己一定过好关。第二天,矛盾终于发生了,我母亲也修炼大法,修得也不错,她对我写决裂耿耿于怀,始终抹不去心中认为我是魔的阴影。此时因为其他一件小事发生争执,就对我恶语相加。我虽然事先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没能忍住,最后发展到动起手来,家里一片混乱……我当时就觉得不对了,但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真是魔性大发。

事后,我非常难过。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里说过:“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P132)。其实师父事先等于告诉我了,我还没过去关,我感到再也没脸修大法了,就把书送走了,也不看书了,也没再与那位功友联系,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不可救药了,不想再麻烦她了。我变得比以前还痛苦。这样过了半个多月,那位功友主动联系上我,约我见面。电话里,我不好拒绝她的热情,只好约了见面的时间,本想见面时说:“请别再管我了……”但一见面,她就把师父发表的新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送到我手上。我忍不住把自己没过去关的事从头至尾告诉了她,她听后说:“师父既然事先点化你,说明师父还在度化你,过不去关虽然遗憾,但也不应成为你不学法的理由啊,越这样越说明你欠缺学法……师父都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你怎能老受它们摆布?你应该跳出以前附和旧势力安排的框框的思维,加紧多学法……”

我怀揣经文回到了家,反复阅读,忽然我的心猛的一亮,我终于彻底弄清了自己为什么一再过不去关的根源:(1)我一直觉得对不起大法、不配再学大法的心也被旧势力利用,阻挠我重新学法,如果我真不学,就又符合了它们的安排,所以我应冲破;(2)因为觉得不配大法修炼者这个称呼,从而在思想里没把自己当成炼功人,不当做炼功人怎能过去关呢?想通了,心一下子坚定了,从此我坚定正念,学法炼功,完全变了个人。

(二)生身母慈悲盼子 斗巨蟒平添正信

今年4月24日早晨5点左右,我正要起来炼功,忽然看见一个黄色的球体以飞快的速度向我冲过来,我想起了前几天看到的“山山”的故事,心想是否来销毁我来了?我甘愿承受。其实是骨子里还没放下以前的阴影,或者说旧势力的安排,还是对法不坚定。眼看球体离近了,变大了,清楚地看见那是法轮,上面还有真善忍字样。这是我心理归正以来第一次又看到了法轮!我既紧张又激动,球体从我头顶穿入进到体内,绕一圈又飞了出去,我感到心里一阵热流,这时主元神情不自禁跟随黄球飞了出去,飞速前进。不知什么时候,旁边又有许多小黄球旋转着一同前进,我感到很幸福,不自觉地扬起手来,想托起一个周围的小黄球看看。我惊奇地发现,以前每次元神离体时看到自己魔变的手已经完全恢复,并且比自己肉身的手小一些,好像五岁孩童的手那样稚嫩。我顿时明白了是师父挽救、再造了我。师父在大湖区讲法中说:“……我说任何生命都不能使今天的人得度,任何的法都不能使今天的生命得度,谁也改变不了今天的人。什么意思呢?我告诉大家,因为今天思想变异的人自己察觉不到,是因为人的本质都发生了变化,无论采取什么样的修炼形式,你都只能改变他意识到的,却改变不了他本质上的变异……。”。我的变化,证实只有大法可以改变变异的一切。

我继续与大黄球飞速前进,到了一个竹林掩映的清净所在,大黄球开始绕大圈旋转,我站在了一个草舍前面,听到一个洪亮、慈悲又带有轰鸣的女声呼唤着我的名字说:XX,我的孩子,不要放松,抓紧时间证实大法,抓紧时间证实大法。话毕,我的主元神瞬间回到了这个时空。

几天来,我内心焦急,想着怎样才能更好地证实大法和怎样用神的一面证实大法。4月29日早晨4点多钟,主元神又一次离体,看见一个巨蟒,盘起来有三层楼那么高。我看见许多曾写过决裂的功友也在巨蟒周围,只是着急却没有办法。我想我一定要铲除它。这时我想要是有刀就好了,忽然身边出现好几把锋利的尖刀,我飞快地拿起刀对着巨蟒扔了出去,刀刀击中,巨蟒疯狂地向我袭来,在我膝盖处咬了一口。我身体上下腾挪,随手取来尖刀、石块等物品打向巨蟒。巨蟒身负重伤,但还虎视眈眈准备向我进攻。这时我想,要有什么东西能化了它就好了,忽然看见一框药粉。我迅速一包接一包拿起药粉打向巨蟒,药粉终于将巨蟒化掉了。我一下子感到特别累。正在这时,耳边响起一个慈祥的声音,呼唤着我的名字问我:你开始证实大法了吗?我羞愧地说:还没有。那声音问:你是否还有觉得对不起大法的心?你不必再有此心,去做吧。这时听到一阵铃声,主元神又回到这个空间。我马上意识到自己没能象“山山”那样运用神通除恶蟒,而用尖刀、石块等原始工具与之拼杀,是因为自己打坐炼功不够和神的一面不强所致。同时,我深刻认识到,对于我们这些曾走过弯路的大法学员,重新走上修炼之路,必须加强学法,强化神的一面,排除思想业的干扰,重新证实大法。

当天,我包里揣了真象资料准备发给路人,给谁呢?我观察一个中年女性一脸慈善,就走过去说:大姐,请您回去看看这些关于法轮功的真象材料,这对您自己的生命很有意义。没想到她竟也是一个曾修炼过的大法弟子,只是现在仍处于邪悟状态,说:师父不是已经停止传法了吗?还说了一些邪悟的话,并说她们那一片都让几个老辅导员带成邪悟。我跟她讲了为什么写决裂书是邪悟,还讲了许多。令我惊讶的是她很快听明白了我的话,如梦方醒,并说今天幸亏遇到你了,太谢谢了,还留下了联系电话。我说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以上是我无数经历中的一点一滴,这些真实的经历让我亲身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和佛法的殊圣伟大。我明白自己还很懦弱,不那么强大,写出来的目的一方面证实佛法,另一方面真诚规劝至今还没从邪悟中醒来的同修:写决裂书确实是魔变自己,猛醒吧,学法修心,重新开始!


(大陆大法弟子2001年5月1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