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市城阳区不法官员摧残大法弟子的内幕

【明慧网2001年5月6日】城阳区大法弟子江静,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数次,并多次被关入城子鑫源旅馆的地下室遭受迫害

2000年3月江静为讲清真相进京上访,被城阳镇政府再一次非法拘留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城子鑫源旅馆地下室达半年之久。身心遭受极大摧残。在这期间,因抗议对她的侵权行为,她三次绝食绝水达20天,竟无一人过问。地下室内阴暗潮湿,没有被褥、床铺,警察受上级指使让她只能蹲着、不许坐,如此长达20天。她的衣服被警察强行夺走了,身穿单薄衣服的江静只能蹲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稍一坐下,就会招来警察的呵斥与辱骂。每顿饭只给一个火烧、一片咸菜,不准洗漱,大小便都在室内。这种不见天日的地下室生活如同地狱般苦不堪言。

亲属探望也得经过领导批示,当其家属质问城阳镇原政法委书记王健残暴践踏人权的不法行为时,王健竟有恃无恐地说:“中国不讲人权,要讲人权到美国去讲!”

由于不堪忍受凌辱,江静于9月份从地下室内偷跑出来。当地政府仍不肯放过她,竟去其亲戚家搜捕追查。10月份,城阳镇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辛罗明指使手下和小寨子村委一夥人,没经任何法律程序,闯入江静姥姥家,包围了整个前后院,可怜其81岁的老人被逼得多次给他们下跪哀求,竟无一人理睬,其中一个毫无人性地说:“谁让她跑出来的,下跪也没有用!”(老人由于惊吓和气愤住进医院)最后江静被4名暴徒强行抬上了警车。被拉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后,又被押往城子鑫源旅馆地下室再次遭受迫害。因其拒写保证书,一个月后,丧失理智的政法委书记辛罗明不经其家属同意,强行将江静送往崂山中韩精神病院进一步摧残。并扬言:我就不信治不了她,她要不转化就别想出来了。转而又欺骗其家属,说在里面不打针不吃药,只是精神调理。

在精神病院,面对医护人员的精神欺压和无理智的歇斯底里,江静用善心向他们讲清真相,证实大法。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可是院长和姓丁的主任及其医护人员,全然不顾其职责和道义上的良知,受城阳镇政府的指使,在江静拒绝服药的情况下,将她按倒在地下强行注射药物,并说:你是政府送来的,能让你好受吗?药物几分钟后在江静体内发作,江静突感身体不适,内心一片恐慌,心跳加速,视线开始模糊,坐立不安,继而口干舌燥,眼前一片漆黑。(据医学人士透露,此药属国家禁品,只有医生实习时给兔子做实验打过,药量大时,兔子当场死去)当江静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质问医护人员打的什么针时,他们谎称是安定针,是让其睡觉的。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江静不能吃饭喝水,根本无法行走,身体极度虚弱,竟无一人过问。随后在江静痛苦不堪的情况下又连续二次被强行注射药物,其中一医生在注射药物时说:还炼法轮功?再炼拉你去过电针。在这期间,城阳镇综治办公室主任张忠凯曾去精神病院催写保证书,并说:写完马上放人……

这种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持续了1个月,终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江静从魔窟里逃了出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身体状况一直不好。精神病院当晚还去家里要人,镇政府在事后也多次去其家中进行威胁和骚扰。

注:据可靠人士透露,现城阳镇第四分所仍关押着大法弟子,多人被罚巨款和限制人身自由,政法委书记辛罗明前段时间去过马三家劳动教养所学习整人术,看来城阳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仍将继续升级,不知又有多少善良的人再一次遭受摧残。

我们急切呼吁国际人权组织给予关注,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共同抵制邪恶,窒息邪恶。

犯罪分子录:

城阳区城阳镇政法委书记:辛罗明 家住李村
城阳镇综治办主任:张忠凯 家住城阳区
城阳镇法轮功专案组负责人:张式谨 家住小寨子村
城阳镇司法部:袁法刚 家住皂户村


(大陆弟子供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6/107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