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5月7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5月7日】我在武汉桥口行拘所被非法关押11天的经过

我63岁,于3月24日上午11时在一功友家时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去。警察非法收走我和该功友的所有书籍及磁带,但是他们没有抄到真象资料。警察把我给带到桥口公安分局审问,我没有配合他们。到晚上警察把我送到桥口行拘所一间房内,那儿已关着一个60多岁的女功友,警察把我俩关在严管室里,上厕所有人跟着,吃饭管教人员送来,不准和其他功友说话,晚上我们俩人睡一张2尺6宽的床,一人只有1尺3的位置,只有侧身睡,而房间还有两张空床是双层,他们宁肯空着也不给我们睡。洗漱都没有自由。有一天肚子不舒服要上厕所,管教不在,正好来了一位其它房间的女管教,不但不给叫管教,还说:炼法轮功的还拉屎尿。伙食很坏,早上面条,中午晚上吃的是碎米煮的饭,菜是没油的康萝卜、土豆、莴苣叶等。每天晚上2小时查房一次,不让大法弟子炼功、学法。就这样给我关了11天。其他关得时间很长的大法学员每天被强制集中训练、“学习转化”。前一段时间院内墙上写的、贴的尽是谩骂大法和师父的话,其中有一大法学员把它们砸碎、撕掉,为这所有学员都挨打,这个学员被判一年劳教。最近邪恶之徒又换上新的谩骂文字,为此这里的学员绝食4-5天。与我同住的一位功友,61岁,老伴是肺癌,被告知已经不行了,医生让她回家看看。刚回家三天,晚上二个居委会的领着三个公安把她给硬拖上车,当时她正洗脚,光着脚穿双拖鞋。想起老伴一个快要死的人无人照料,无心吃饭,到第三天都没进食,有管教劝她吃,一个叫孙波的是主要负责人,是什么政法委书记,一进门就说:“谁都不要劝她们俩人吃饭,不吃,不吃就让穿白大褂的给你扎一针。”有一个女管教说:"不吃,死了活该。"是谁不顾大法弟子亲人的死活?是谁不讲人性、良心、道义和道德呢?



成都大法弟子樊海东被非法劳教两年

樊海东,大法弟子,家住成都106厂(红光电子管厂)宿舍,属于成都市建设路派出所管辖。2001年3月初,警察因为怕大法弟子在“两会”期间进京上访,将许多功友从工作单位、家中非法关进成都市温江县的卉圃农庄强行“转化”。樊海东因为绝食抗议被公安非法拘押,于3月2日被关进莲花村看守所,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所谓的理由是:(1)99年进京上访;(2)从网上下载资料(仅因为樊海东懂电脑);(3)2001年3月2日在成都市温江县的卉圃农庄的所谓的“转化班”上绝食“闹事”。



湖北某市非法举办“转化班”迫害大法弟子

湖北某市非法举办“转化班”。春节前后仅一处关押法轮功学员近七十名,其中中老年妇女居多,大学生7名(3女4男),男约10人,房舍三栋36间,每间2至4人,工作人员约40至50人分两班,白班补助30元,夜班补助60元,大法学员大多是元旦、春节前后被抓去的。正月15以前大法学员一直被锁在各自房间,除放出打饭外一律锁上,每房两把锁,房内装监视、监听装置,不准炼功、背经文,有违反者警告三次即上手铐。自正月15后炼功三次被发现即送劳教,现已有人因坚持炼功被判刑。正月初大法学员曾集体绝食,最长者达11天,但工作人员未采取任何措施。大法学员的绝食目的是要求无条件释放,未果,再要求调走打人者、改善饭菜、放宽探视和活动时间等,条件得到允许,绝食止。现每个工作人员承包1至2名大法学员。

被抓学员有从家里骗去的、有强抓去的。



大连大法弟子自去年10月份进京上访后失踪

大连大法弟子李新娥、李敬意(音)姐俩自去年10月份进京上访,至今没有音讯,请善良的人关注。



又两名大法弟子在发真象材料时失踪

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大法弟子郭仁爱、张玉琴二人于2001年1月7日进京护法。在4月8日外出发放真象材料至今未归,情况不明。



2001年5月2日长春市双阳区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名单:

男:马忠民,李元浩,杨树,杨双,张小东,于占春,郑永光,张凤山,杨凤山;
女:赵金凤,张丽娜,张迎芳,宫显芬,郝淑芹,李淑英,刘淑艳,敬素芹,谢继红,刘长春,单敬华,裴淑华



中国建设银行大连市分行诽谤佛法

中国建设银行大连市分行的营业大厅里挂满了诽谤大法的图片。另外旅顺高速公路交费口的道边也写有诬蔑大法的话。在此正告有关人士:法轮大法是宇宙的大法。善恶必报是天理。希望你们赶快悬崖勒马。否则,等待你们的后果将是十分可怕的。

中国建设银行大连市分行的电话总机是:(0411)281881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7/10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