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葫芦岛市教养院姚闯等暴徒的犯罪记录

【明慧网2001年5月7日】近来,江泽民犯罪集团利用自己控制的宣传工具极力美化所谓的“转化工作”,他们颠倒黑白,欺骗世人,把动用各种酷刑和恶毒的方式残害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说成是“就象父母对待儿女、哥哥对待弟弟、老师对待学生……”。下面这份材料来自葫芦岛劳动教养院。请善良的人们看一看。

1.受害人名单:

大法弟子陈德文(已在教养院中死亡,死因不明)、姚彦会、王茁、张璇、苏洪涛、李树军(兴城市)、杨将威、胡宝纯、王亚明、郭俊伟、于英楠、庞明远、陈立权、王成德、李凯、梁国满、何凤华、刘全旺、李学民、冯某、陈万、田中信(67岁)、黄立中、韩百利

2.残害大法学员的犯罪分子:

姚闯(院长)、刘国华(大队长)、丁文学(队长)、副队长范永杰、管教科张干事、佟干事、刘涛、刘亮等、高爱国、支力国、魏文忠、张国柱、田主任、杨会计、刁队长、张福胜、王胜利、童利勇、刘海厚、李剑、曹帅、温泉派出所所长杨x

3、详情:

2000年5月30日上午9点,管教科张干事让张璇读诽谤法轮大法的书,遭张璇拒绝,张干事便拳打脚踢,将张璇打得口鼻出血,嘴也打烂。张干事手上沾满了张璇的血,用一盆水洗手后将水全部泼到了张璇的身上。然后,又让王茁、姚彦会、苏洪涛读,遭三人拒绝,便强迫他们跪在拖布把上,并指示六、七个四防员对他们拳打脚踢至晚上9点。

5月31日依然如此。在此期间,四防员王涛、刘亮等用床板、拖布、鞋等毒打大法学员,致使王茁前胸、后背全变为黑紫色;双臂、双手失去知觉(当天中午吃饭用人喂);膝盖麻木2日。下午3时,王涛等暴徒将学员姚彦会毒打至昏死后,用电棍电击,仍不见姚苏醒,其他四防员才停止毒打,将姚彦会送往医院抢救,姚后来脱离危险。张干事又强迫其他三位大法学员跪至晚9点。当晚11时左右,院长姚闯得知了此事,并做了笔录,6月1日才停止打人。但四人被强迫坐在水泥地上,直至7月25日(佟干事也参与了这次暴行)。

已于6月12日被温泉派出所所长杨x踹断两根肋骨的兴城市大法弟子李树军在6月21日下午被送到葫芦岛教养院当天,又遭恶警张福胜的毒打,正打在骨折的地方。

2000年7月某日开减期大会,上午让陈立权读诽谤法轮大法的书,陈立权拒绝。中午趁其他人下楼吃饭之际,三个四防员将陈留在小屋中,要求陈立权做俯卧撑,连续一个多小时,挺不住就打,其间魏文忠用皮鞋跟猛跺陈立权的后背,致使陈立权好长时间喘不上来气。下午暴徒们要求陈立权继续做俯卧撑,陈精疲力竭。四防员边问“读不读”边猛力向陈立权踢去,陈立权当即被踢倒在地,喘不上来气。同时管教人员连踢再打,之后一把将陈立权拽起,陈立权一口气没上来倒在地上。过了好一阵才缓过气来。

2000年10月24日晚8点到10点,队长丁文学带两名四防员高爱国、支力国,把法轮功学员梁国满按在地上拳打脚踢头部等部位,梁国满被打的口鼻出血、鼻青脸肿。丁文学还扬言:“打死你几个怎样?”

10月26日下午2时左右,管教科3名恶警用电棍同时对梁国满进行毒打,并拳脚相加,将梁国满打的口鼻流血。

11月6日,大法弟子杨将威被大队长刘国华、恶警张国柱用电棍连续毒打三次。11日晚,刘国华和其他恶警用电棍、鞋底打大法弟子胡宝纯直至深夜。20日,王亚明遭田主任、杨会计、刁队长等多人的拳脚和电棍长达2个多小时的毒打。王的眼睛被打的看人模糊不清。

11月29日晚,院长姚闯在食堂二楼坐阵,床上摆满了电棍。管教科的恶警同时用电棍、脚、鞋底毒打大法学员,把大法学员的手用手铐反扣在后背,并把脚捆在一起,往学员头上身上泼水,又用电棍电击学员脚、脖子、嘴唇、头部、面部、阴部,留下很多伤痕。要求学员骂师父、骂大法。晚上用手铐把学员连在一起,让大家睡在水泥地上。被打的有郭俊伟、于英楠、梁国满、庞明远、陈立权、王成德、李凯。其中于英楠、梁国满三天内连续遭多次毒打,梁国满的阴茎被电棍电击红肿,导致小便异常困难。

11月29日下午4时至晚间10时,大法弟子于英楠被管教恶警张福胜、王胜利、童利勇毒打。期间恶警刘海厚、李剑都有参与。于英楠被连续毒打六次:用鞋底打嘴巴、将上衣扒光用电棍电击身体不同部位,造成面部烧伤,其中电棍电击阴部两次。在此期间院长姚闯、大队长刘国华一直坐在旁边看着于英楠受刑,姚闯还叫嚣:“今天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转化也得加期一年。”

12月4日,一楼学员何凤华、刘全旺、陈德文、张璇、李学民因拒绝听诽谤大法的宣传被送到食堂二楼遭毒打,连续4天;被铐11天。

12月12、13日,大队长刘国华、李剑将学员王茁上衣扒光,并用电棍电击眼眶等处。大法弟子冯某被副队长范永杰等恶警用拳头打心口处、用脚踢阴部、骑在身上打,冯说:“小便是禁区。”副队长范永杰说:“你修炼人要这东西没用。”说完用电棍电击阴部。恶行持续4个小时之久。

2001年春节期间,16名大法弟子因写思想汇报、正法宣言被严管一个月:白天坐在水泥地上,晚上睡在水泥地上;春节期间不让与家属见面,不让写思想汇报。

大法弟子田中信(67岁)因与刘国华讲道理,被毒打多次。

大法弟子陈万被一群恶警拳打脚踢,电棍电击脖子等处,致使腋窝处烧伤深度达10毫米。

大法弟子苏洪涛被打经过:四防员刘强逼迫苏洪涛说法轮功不好,遭苏拒绝后,使用牛筋底鞋打素的头和脸,第二天让苏洪涛和张璇做了一天俯卧撑。晚上张干事和另一恶警拿苏洪涛当圈靶子打了一阵,后张干事用“虎尾腿”踢苏的阴部。苏当时两腿发黑,好长时间喘不上来气。以上事实发生时非常恐怖。

后期四防员随意把大法弟子叫到小屋中毒打。四防组长在队长的指使下为拿陈立权作为转化典型,不分昼夜地折磨陈。一次,四防员曹帅将扎有5根针的拖鞋放在被要求做大劈叉(横叉腿)的陈立权身后,以达到陈若向后倒就会扎在针上的效果。

四防员曹帅用烟头烫用脚踢大法弟子黄立中、韩百利的手,韩大拇指被踢出大包。

以上被暴徒毒打的学员,当时的场景真是惨不忍睹。拳脚电棍相加。大法弟子被打的头和面部都肿的非常严重,被电棍电击的部位都有很严重的烧伤,伤痕半月后才见消减,严重时一两个月之后还没消下去。

(知情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7/10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