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浠水县暴徒李勋华、甘世涛毒打大法弟子的犯罪记录(附“十问”)

【明慧网2001年5月7日】2000年7月10日,浠水县几十名法轮大法弟子,为证实大法,来到广场参加炼功活动。

7月14日,公安局找到线索,上午八点将我带走。一进公安局的院门,恶警李勋华、甘世涛就将我“架飞机",我的头几乎擦着地,连拖带拉到三楼。他们叫我坐沙发上,甘世涛用脚猛踢我的头,觉得不过瘾,又踩住我的脸抵在墙上来回碾,并狂叫:“你们为了炼法轮功不怕死,我镇压法轮功也不怕死,连命可以不要,我不相信善恶有报。”

打了一阵子,他们又叫我跪下,我坚决不跪,并说:“我没犯法,是修真、善、忍的,是修佛修道的人,凭什么向你们下跪。”两个恶警扑过来使劲把我往下按,我还是坚决不从。纠了好长时间,无法使我屈从,他们就又大打出手,又用皮带抽,皮带的金属扣子打在我左眼上,鲜血一下喷到二米以外的地上。顿时左眼全被血糊住了,什么也看不见。嘴里含满了血,他们要我吞下去。吐在地上的,恶警甘世涛强迫我脱下衣服擦乾净,不准留痕迹。擦完后我慢慢地站起来,他们两个就站在不同的方位,将我的头当耙子,摆着姿式练拳击,足有80次以上,手打痛了就歇一会再打。一直折磨我到吃中午饭才停下,把我送进了看守所。

7月16日,李勋华、甘世涛又把我带到公安局,在场一共有七个警察,一个说:“这次不打你,你自己说清楚这次炼功活动的组织情况,如果态度好,交待清楚,马上放你回家,不让你在这里受苦。”我说:“炼功是我组织的,功友的名字我一个也不说,要杀要剐你们看着办,我师父告诉我‘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我们出来炼功是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江泽民等坏人迫害我师父。”他们七个同时大吼:“住口!”甘世涛叫喊着:“跪下。”其余六个也气势汹汹地扑过来,大打出手,高声叫骂,满嘴脏话,不堪入耳,有的抓住我头发,有的扭住我的手,拳头和脚雨点般地落在我头上、身上,我身上每个部位都有伤,鲜血从口里涌出,吐也吐不完。甘世涛不准我吐在地上,就拿来一筒卫生纸,一团团的卫生纸都被鲜血染红。

他们打得筋疲力尽,一个个喘着粗气,甘世涛说:“你的头太硬了,我的手打痛了。”他就找来了一根椅子腿,又开始边打边骂脏话。

我这时的心里反而越来越平静,师父的《洪吟》“无存”在耳边萦绕,我悟到这是我放下生死的时候了,就是今天被他们打死了,也要以生命来护法。

打到吃午饭的时候,他们都叫嚷着肚子饿了,下午再接着折磨我。

下午,这些暴徒又红着眼睛来了,大声吼叫:“你想清楚没有,说是不说,你何必替别人承受呢?如果不交待清楚就判你两年劳教。”我说:“你们什么都干得出来,好人当坏人打,坏人当好人,善恶不分,我知道怎么做,你枪毙我都不怕。”

他们看到我这样坚定,想捞点东西的希望破灭了,就说:“炼功的问题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天再说。你只说‘十问’是哪儿来的。”我不开口,他们又吼起来:“你还敢十问XX党,胆大包天。”说着象疯了一们再次大打出手,边打边骂。我一边承受着一边说:“我们炼功是护法,是要歹徒江泽民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功清白,释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还我炼功的权利,不管谁迫害大法必遭报应,我抗议你们的暴行。”

他们折磨我一直到下午四点多,精疲力尽才罢休。这就是一群“人民警察”一天的工作日程。在整个提审我的过程中,他们说不出一句人话,讲不出一丝道理。除了打骂,就是恐吓,我听人说他们是顶着国徽的流氓,真是恰如其分,他们已完全沦为无头脑的暴力机器。

晚上,在监号里我想:明天再提审,我乾脆一个字不说,并下决心绝食,放下一切。

第二天,姓甘的一行三人来提审,他们说:“你今天交待清楚。”我坚定地说:“该说的已经说了,你们看着办吧,我已经做好任何准备。”这时他们一震,然后笑了说:“今天什么不问了,只问你一件事:你们为什么连死都不怕?你们上北京,到广场集体炼功是为了什么?”一个公安叫我坐下来谈,甘世涛扭脸出去了。我忽然改变了昨晚的想法,觉得这是正法、讲真象的好机会。我就开始说:“我们出来炼功,到北京上访,是本着善的行为向政府、向人民讲清法轮功的真象。为了师父的清白,为了大法的清白,为了真理。我得法前身患绝症,医院诊断结果说我顶多能活5─6个月,回去准备料理后事。当时,我绝望的心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只感到人生的路到了尽头。就在我最痛苦,最绝望,精神受到了巨大折磨的时候,幸运地遇到了大法,师父一次次给我清理身体,才有我的今天。深入学法后更懂得怎样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从此永远摆脱了病痛的折磨,思想也变好了,更重要的是知道了当人的目的──返本归真。然而,这样一部济世救人的佛法却被江泽民等坏人诬蔑,多少好人被抓被打,被开除公职,被判刑、劳教、罚款。很多善良的百姓被颠倒黑白的舆论工具蒙蔽,不知道真象,从而与大法擦肩而过,我真痛心啊,我的心在流血。昨天你们折磨我,而就在隔壁,我听到你们在审讯我的两个女儿,大的13岁,小的才11岁,你们恐吓、逼供两个小女孩,让她们听到你们折磨我、打我时的拳脚声和叫骂声,还有人性吗?这是人民警察做的事吗?”

讲这番话的过程中,他们听得很认真,我接着说:“不管你们怎么打我骂我,我还是向你们洪法,讲真象。”他们沉默了。

在送我回监号的路上,他们对我说:“你准备早点回家,这不是你呆的地方。”这次我被关了20天,罚了2000元钱。

今天我写出受毒打的经历,是要揭露邪恶的暴行,是“清除民众头脑中被邪恶的造谣与假象的毒害,是在挽救人。”同时给那些丧心病狂的江氏走卒敲一个警钟。当正义之剑扬起时,法律同样可以制裁他们,历史上陷害忠良、为虎作伥之徒都是在可耻中收场。说近点,文化大革命中那些整人的人,从上到下有几个逃脱了?有几个没有遭报应?

无论是法轮大法学员,还是善良的百姓都要清醒,邪恶之徒们已都在被清理之中。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已触犯了:
一、《宪法》第38条:公民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第41条:公民上访自由。
二、《民法》第98条: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
三、《刑法》第十三条:1.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2.虐待被监管人员罪;3.侮辱诽谤罪;4.非法搜查罪;5.故意伤害罪;6.非法拘禁罪;7.刑讯逼供罪;8.侵犯通信自由罪等。

在法到人间的时刻,邪恶之徒将承受他们所干的一切,这是他们摆脱不了的必然。

大陆大法弟子 2001年5月



附:法轮大法弟子十问

一、 是我们搞X教,还是“真、善、忍”就象一面镜子照到邪恶江泽民的“假、恶、暴”的本来面目而恼羞成怒失去理智迫害大法?
二、 是我们搞政治,还是邪恶江泽民别有用心把政治当成一顶大帽子,扣在法轮功头上对其大打出手,逼迫放弃信仰,使宪法变成一纸空文?
三、 是我们反人类,还是邪恶之徒将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十八名女大法弟子衣服脱光丢进男牢,丧尽人性,丧尽天良,却得到邪恶江泽民政府的嘉奖和表彰?
四、 是我们反科学,还是邪恶江泽民不顾亿万民众炼功后,身体健康,道德回升的事实在电视、媒体中捏造1400例而闭着眼睛反对大法?
五、 是我们反人民,还是邪恶江泽民造谣的舆论工具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制造自焚事件栽赃陷害来欺骗人民?
六、 是我们师父敛财,还是邪恶江泽民纵容腐败,随意打白条罚大法弟子款,哄抢大法弟子的财产?
七、 是我们反政府,还是邪恶江泽民出于妒嫉,发泄私愤、公然践踏法律、疯狂迫害善良百姓,败坏人民政府的形像?
八、 是我们扰乱秩序,还是邪恶江泽民滥用职权,发动“文革”式的运动、挑动群众斗群众、打压良善、造成社会导向混乱?
九、 是我们不要家庭,还是邪恶江泽民乱抓无辜造成骨肉分离、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十、 是我们不顾亲情,还是邪恶江泽民采用离间、株连等流氓手段,利用亲情作筹码胁迫、威逼强制大法弟子放弃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