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济南大法弟子徐法月被不法警察冻伤致残


【明慧网2001年5月9日】2001年元月十二日晚,济南大法弟子徐法月(山东矿院九七届学生),綦金辉(山东工业大学九六级学生),王慧(山医大九八级学生),李新蕾(山东工业大学九六级学生),王士奎(铁路局工人),张静(章丘市人,其他不详)等六人在居住地点被济南市公安局政保处及市中分局六里山派出所在无任何理由、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非法带走,途中因徐法月不配合警察的非法要求被背绑且遭到三四名便衣的殴打。

在六里山派出所,徐法月先是被背铐,被迫赤脚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市中区公安分局的“头头”们到达后,伙同六里山派出所所长及恶警一道用毛巾蒙住其双眼,然后是一阵狠命的乱踢,导致徐法月的双眼两侧、嘴、额头等多处流血,鲜血染红了毛巾。非法审讯未果,又将其戴上钢盔,用绳子和手铐将其固定在椅子上,左手被反扣紧捆在椅子背上,令其既无法直腰,也无法弯腰,痛苦不堪。并将其弄至零下十几度的房间里派两人看守,不让其闭眼、休息。第二天上午八点左右,在徐法月痛苦呕吐的情况下,才将其左手松了松绑。在这期间,有一五十多岁的老恶警,对徐法月不停地侮骂,下流话不堪入耳,徐法月始终微笑而对,他竟恼羞成怒,对徐法月一阵凶狠的乱踢,嘴里还不停地狂叫着“弄死你,掐死你!”,这就是所谓人民警察的“光辉形象”在六里山派出所的充分演示。

十三日下午六人均被非法送至刘长山看守所,徐法月和其他五名功友以绝食抗议对大法弟子的非法拘留。五天后徐法月被绑在龙床上强行灌食。灌食时,令其几乎窒息。在“龙床”上,徐法月被紧铐成“大字”形,身上只盖了一床薄被,手和脚裸露在外边,大小便一律在床上,小便时都湿透了内外裤及褥子也没人管,在零下十几度的监号里光着脚冲着大开的号门,刺骨的寒风令其裸露在外的手脚失去了知觉……,就这样承受着非人的折磨。上“龙床”五天后,手肿得象馒头一样,呈紫黑色,脚无知觉,无温度。右脚趾一、三、五均变为黑色,狱医、狱警怕担责任,吓得赶紧将其送至警官总医院(又称劳改局医院),鉴定为左足、右手为两度冻伤、右足三度冻伤,一三五脚趾坏死,发出浓烈的恶臭,且在绝食十天的情况下,血压、心电图的症状被他们认为类似晚期癌症。并对徐法月强行注射“杜冷丁”等药品。徐法月虽然经过近一个月的所谓治疗,最终大脚趾被部分切除,三脚趾彻底切除,小脚趾部分切除,造成终生残疾。三个月后,仍不能正常行走。

迫害大法弟子徐法月的凶手:
济南市公安局政保处(一处):王明哲(此人系老牌谍报人员,是济南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犯罪分子之一) 电话:0531-7936615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政保科,电话:0531-690799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六里山派出所,电话:0531-2973029
济南市刘长山看守所,所长:汪XX,教导员:贺XX 电话:0531-7105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