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力量:参加纽约游行小记


【明慧网2001年5月9日】2001年4月21日,我参加了纽约中国城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游行。我与一些大法弟子随着游行队伍,在一边向路人发放真相材料;而另一边,是几个被中领馆收买的地痞,扛着歪曲事实的招牌,拿着喊话筒,一路向游行队伍破口大骂,并疯狂一般地妄图阻止人们知道真相。邪不胜正,接受我们的真相材料的人仍然很多。

我一边发着真相资料,一边向询问的人说明真相。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一位老伯接过我递给的报纸,对我说:“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我支持你们。”一位小伙子望着祥和的游行队伍,看了看那些冲着游行队伍高声叫骂的人,接过我递去的报纸,微笑地对我说:“我支持你们。”还有许多人,他们都很乐意地接过报纸。也有被江泽民犯罪集团的欺世谎言所蒙蔽的人,对我说些不好听的话,但我仍祥和地把事实真相说给他或她听。你不听、不信是你的事,可如果我不告诉你真相,那我就不配是大法弟子。当我把报纸递给一个中年男子时,他讪笑着说:“别发了,你们是在反政府,还到天安门去自焚。”我对他说:“我们不反对政府,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中国文化大革命时国家主席都可以打成反革命,六四真相现在人们都已经知道了,我发报纸是为了让人知道镇压法轮功的真相,其实这些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心里一定清楚。”他不说话了,接过了报纸,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说:“你们太傻了。”我笑着告诉他:“我们不傻,因为我们讲‘真、善、忍’。”

我仍然向前走着,向路人发着报纸,街道的另一边的高声叫喊没停过。这时,我突然看到一位在那边发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被这伙人包围着,推挤着,他们八九个围着他一个,在游行队伍旁边的大法弟子走过去,把那位弟子拉了出来。大法弟子们的大善大忍,周围的人们全都看在了眼里。他一个人仍然站在那里发报纸,我只有一念:我要过去,窒息邪恶。这时,我突然感到自己高大无比。我过了马路,来到了对面,旁边是高声叫骂,我举起了大法真相报纸,仿佛像是在天安门广场向世人展示出一面“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告诉过往的路人:“法轮功真相报纸!”喊话筒里传出了“不要接他们的报纸……不要接他们的报纸”但是人们纷纷地接过了报纸。我向前走着,高音喇叭跟在我后面叫骂着,我边前行边告诉路人:“法轮功真相报纸。”那个拿着喊话筒的一下子窜到我跟前,我没有理他,这时,前面一位西人举着相机对着这一幕拍照,于是他又退了回去。游行仍在继续。跟着游行队伍的叫骂声也越来越疯狂。

我继续前行发真相报纸。看到有黄面孔的人对我拍照时,我就把报纸送到他眼前,告诉他这是大法真相报纸,他们都低着头不说话,也不敢看眼前的大法报纸。我笑了笑继续跟着游行队伍向前。他们中一个拿着诽谤大法招牌的追上我,用招牌挡住我的去路,说了一些脏话。我没有理他,从另一边绕了过去,这一景被旁边的一位警察看到了,他走过来,看了他们一眼,善意地叫我到另一边去发,我向他点了点头便过去了。一个从叫骂群中走过来的中年男子,突然象发泄气恨一样把手中的大法报纸撕碎了扔在地上。我和另一位弟子走过去,弯下腰把撕碎的报纸捡起来:无知的人啊,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更不会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我们弯腰捡报纸这一瞬间被在旁边的一位记者拍了下来。我仍然带着祥和的微笑继续向路人发真相报纸。

当我路过一家中餐馆,里面的人都出来看着我们的游行队伍。老板指着我身上穿的印有大法字样的黄色T恤问我是不是发的,我告诉他是我自己买的,还告诉他我们这么多弟子都是自己自费来的,吃住都是自己负担的,我们游行不为别的,只为告诉人们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他们向我点了点头,有的伸出手接过了报纸。

我来到一个路口,向过往的行人发真相报纸,一个西人女记者站在我后面,我把报纸递给她,她微笑着说她已经有了一份,并问我是否可以给我拍一张照片,我回答说可以,于是我站好了让她拍照,当她把镜头对准我时,正好有行人路过,霎时我一下忘了她了,走过去把真相报纸发给了他们,等我回过头时,看见她正对我笑,我赶忙走过去向她说了声“抱歉”,她笑着告诉我她已经拍好了。

游行队伍又回到了起点,我看着路口站着三个警察,我想起了今天自己光顾着向行人发真相报纸了,把警察给忘了,于是,我走过去,把报纸递给他们,他们三个全都接了。

我心里真为那些知道了真相的生命而高兴,因为师尊的慈悲使他们有了一个摆正自己位置的机会。他们很可能因此而得救了。

其实,尽管邪恶之徒一路干扰,但假象只能迷惑常人,却永远迷惑不了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我想起师尊在“助法”中是这样说的:“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