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词:江泽民惧怕法轮功正义之声,破坏一国两制


【明慧网2001年5月9日】我去年和今年都曾去香港旅游,从未因持中国护照入境有过问题。五月六日晚十点半,当我到达香港海关,海关人员接过我的护照,查找了他们的系统,甚至没有抬头看我的面孔,就示意另外的人把我领到一个单人小间,让我等候,不告诉我任何原因,一等就是四个小时。其间,对我搜身,几个海关人员在门口看守,连上厕所都要派两个人跟着。

我发现还有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也被扣留了。我们问是否因为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他们不回答。我们其中的一个人是第一次来香港,她要求海关人员告诉她被拒的理由。我们问他们,法轮功修炼团体在香港是合法的,却为何专门扣下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他们透露,我们的名单在他们的系统里。另一位学员亲自看见海关人员在一张长长的名单中把她的名字划了一道横线。显然我们都在他们的黑名单上。早就听说海外的特务一直在搜集黑名单,今天才知道黑名单的厉害。我们四人均来自美国,其中有两人是美国永久居民,另两人是美国公民。4个小时后,海关人员让我在拒绝入境单上签字,我拒绝签字,因为他们没有给我任何拒绝入境的理由,我的一切行为方式都是合法的。

他们给的乘客通知单明确写着:乘客在被扣留期间,允许打电话与其国领事、律师或亲朋好友联系,并可见面约谈。我们一直要求打电话,他们一直找理由拖延,直到夜里三点,他们明知道谁也找不着,才允许我们打电话。他们答应我们第二天与律师、领事联系,然后把我们分别隔离在小房间,不许说话,不许交谈,四、五个海关人员守在门外,第二天一早(4月7日)7点强迫我们离境。他们将我们隔离开,先把我喊出去,我一看他们早有准备,大房间里站着穿着各式制服的保安及警员,有40-50人,入境处主任对过护照后,立刻要我离境。我提出昨晚你们答应让我打电话联系领馆,为什么讲话不算话。另外我要知道拒绝我入境的理由,他们无话可答。

有几个人过来强行搜身,拽我的行李,我拒绝他们的做法,重申我的要求,主任仍然没有回答。这时一个胖警员用广东话对他们说了几句,立刻,十几个人一起围上我,朝各个方向拽胳膊、拽腿,要把我推倒。挣扎了几分钟,他们也搬不倒。这时又过来两个大汉,最后把我抬了起来,又放下,他们拿来了很硬的塑料绳把我的双手、双脚捆起来,又用了两块大的双层厚布把我裹起来,我立刻感到透不过气。我大叫:“放开我,放开我!”他们把我抬到门口时,一个当官模样的人过来跟我说,可以放开我,并声称他们的行为是文明的。他们放下了我,拿了尖刀割开绳子给我松绑。我问他们,你们用几十个人对付我一个弱小女子,把我绑起来,抬上飞机,这就是你们的文明?他说,这就是我们的规矩,我们对待上飞机的人就是这样。我问他,那航空公司的乘客都是被你们这样抬上飞机的?他答不上来。最后,在我强烈的要求下,我才得以给香港的朋友打电话,告诉他我的情况。然后他们十几个人经过秘密通道把我押上飞机。整个过程他们一直派了两人录像。

随后,又把其他三名弟子押上飞机,直到最后他们也不敢说出拒绝我们入境的理由。

而实际上,值得一提的是,在香港海关的《致乘客的通知书》上明确写着:“当局现根据《入境条例》第十一条拒绝让你入境。你的私人财物/贵重物品由你自行保管。”但是在我被扣压期间,虽然我多次询问,他们一直拒绝向我出示该“第十一条”的内容。同时香港海关还知法犯法,将我的摄像机、照相机、录音机扣留在海关,直到上飞机时才归还。

一位警员曾跟我提到,其实你们这些人都不错。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这都是上面的意思。

在香港的经历使我深切地感受到江泽民因为对法轮功的恐惧,不惜践踏中国政府关于香港一国两制的政策,强迫香港执法机构带头违法。香港历来是一个具有悠久的民主和自由传统的地方,江泽民对香港社会和法制的破坏,会给香港人民、香港政府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会给香港的未来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是值得世界人民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