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尽一切污垢


【明慧网2001年6月1日】 修炼前我有一段再也不愿提起的可耻的经历。那是一段令我至今都非常惭愧的过去。空虚无聊的我视钱如命,为了得到钱已堕落到地狱的边缘,变异的灵魂一面出入卡拉OK醉生梦死,一面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又充当了第三者的角色。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每当灯红酒绿后我都倍感凄凉,修炼了才知道心灵深处不曾泯灭的是“善念”。

忽一日梦里狂奔,举目四望,污泥浊水,一高大行者回身问我:可否愿意随我去天国世界?天国世界何其美丽,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愿意。几日后,一位多年未见的朋友赠送了我一本《转法轮》,并说我:如果你愿意学,我可以上门义务教功,决不收费。

我被他的行为打动了,这年头“没有不要钱的午餐”,而他对我分文不取,还把其他几本书无偿借给了我。看过书后,我更是感动了。我曾参加过许多气功讲座,在这之前没有一门可以改变得了我的思想和拚命赚钱的观念,我不仅没练出什么名堂,还招来了附体。我一开始看书,附体就开始折腾我,后来我亲眼看到师父把它清理掉了,我因此更坚信不疑了。当我看到“杀生问题”时,我明白了杀生会造很大的业,炼功人不能杀生,后又听同修说自杀也有罪,师父在《悉尼讲法》中说“自杀了还有一个罪。因为人的生命是有安排的,你破坏神的整体全局的顺序,通过你做的对社会尽的义务,人与人之间有这样的关系连带着。死了,那么整个这个顺序是不是打乱神的安排?你给他打乱了他不放过你呀,所以自杀是有罪的。”我害怕了,我堕过两次胎,无疑欠下了两条人命,加之我干了那么多坏事,伤害了那么多人,罪大无边,师父还要我吗?我“扑通”一下跪到师父法像面前:师父,您说过您传法度人,开得都没有门了,谁想学您都度,不管我曾是个怎么样十恶不赦,今天我想学了您度我吗?这时,我听到师尊在叫我的法名,好象是什么什么觉者,我忽地醒来,当晚按同修教过一遍但我动作尚不准确的姿势打坐一下进入“鸡蛋壳”一样的状态(数月后身体出现的“玄关设位”的状态和书上描写的一模一样。师父说的字字真机,天机泄尽。)

之后我立即结束了和那个男人的不道德关系,因为修炼了就要按炼功人标准要求自己,我再也不能伤害他的妻子和孩子了。我要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并归还了他送给我的已完全属于我的洋房、车。--那是我曾梦寐以求的,不惜一切代价换取的。而今我那么坦然地退给了他。因为书上说“不失不得”。我不能一错再错下去了。我必须尽可能的纠正我的错误,并加以弥补。而今我要堂堂正正地勇敢地结束以前的一切,开始真正的生命。

而“7.20”大法在人间被无理打压后我差一点在派出所的高压下相信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谣言,而在中断修炼的日子里,我差点又被变异的思想拉回以前那个堕落的境地。

而师尊从不曾放弃我,一次次点化也是一次次给机会一次次挽救我。

我不得不震惊、不得不感叹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的邻居进京上访,派出所恐怕我也去,我被要求必须向当地派出所表态是炼还是不炼大法。后来我的两位邻居双双被开除公职,三个月后由于他俩一个又进京上访一个向世人讲清真相又双双被劳教。一次我无意中敲打电脑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人”字,再敲,又是一个“人”,我知道当时我又掉到人堆里了。当时,我被逼急了,心想:我都基本上算不修的人了,你们还一次一次拉我去派出所问话,做人做到这地步真没劲,我还偏炼呢!

当我再拿起《转法轮》时,书上的语句还是那些语句,语句的背后还是那么多层,一层一层的我根本无法全部理解的不同的内涵,还是句句天机。我落泪了,师尊啊,是你将我从粪坑里捞出来再洗净,给了我全新的生命,又给了我这么一部无尚的高德大法,我用什么报答你呀?耳边响起师尊的话:“我什么也不求。我就是来度你的,我就要你那颗向善的心,能够提高上去。”(《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而我除了有一颗修佛向善的心,我还有什么?在人的这一层来看,我是一无所有,除了罪恶的记录、业力随身。

通过学法,和看“明慧网” ,我再也按耐不住了,那么多同修被打死被关押,慈悲伟大的师父被诬陷,我沉默了那么久,我得说话了,而没有人允许我说真话。说真话的代价是被非法关押,而我坚决用生命证实大法,凭着对大法的坚信,凭着对师尊的坚信,我绝食近二十天,每次被迫灌食后,同仓的犯人都哭着帮我擦脸洗头,(我当时被戴着手铐,脚镣,吐得胃酸都出来了。)她们都佩服地说:要不是修法轮大法的,早就饿死了,你师父真了不起,有你这样坚强的弟子。当我告诉她们,我以前曾经是很堕落的人时,她们不敢相信:“这法轮大法真神了,可以把一个坏女孩改变到这样坚强和富有正义感,敢违抗管教的命令,绝食近二十天,还乐呵呵地帮我们洗饭盆、打开水、擦地板,这么好的人,你快把你经常背给我们听的诗写下来,我们也得好好读读,看看里面到底说些什么。”这其中得法的就有一名因卖淫而被关押的女子,她跟我学了五套功法,听了我凭记忆给她复述的九讲《转法轮》后,她幡然醒悟:“原来世上真有佛啊,原来真的善恶有报。”她郑重表示,再也不能自己害自己了。她已被关押了很久,没有什么人什么事可以改变她,但她闻到大法后一切都不同了。这是法轮大法的威力,“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由于我坚持绝食,在家人的营救下,重获自由,之后一直努力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我和同修骑着摩托车带着真相资料穿行在大街小巷,有时站在大街上当面赠送,有时往居民楼里派发,经常一天就送出去一千多份。2001年元旦前在师父的一再点化下,再次去了天安门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公安分局,关押着许多同修,我与同去的同修分别站在大院的两头,首尾呼应,领着大家背《洪吟》,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从心底发出的呐喊响彻云霄,那种无畏、无我、祥和、慈悲、神圣的场面回想起来至今仍令人热泪盈眶。恶警找是谁领的头,先找到了我的同修,几个恶警围扑过去,凶狠地一阵暴打。我在队尾继续高呼“法轮大法好!”领着背《洪吟》,恶警发现后,又跑过来围殴我,其中两个恶警一前一后象打沙包一样的一拳一拳地捡敏感部位打,这时我脑海中浮现出《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心中生起了强大的正念:“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于是我抬起头,眼睛直盯着打我的恶警,恶警的手竟然在半空中停住了,怎么使劲都打不下来。接着警察又对我使用了所谓“迷魂药”等等各种酷刑,我都不予配合,坚决抵制。当晚堂堂正正地从天安门公安分局走了出来,坐上了回家的列车。而后继续做作为一名弟子应该做的事。这期间数次躲过公安搜捕,次次有惊无险,皆因事先师父有点化和过程中师父的护佑。我的一位同修再次被邪恶带走之前对我说:……不相信大法甚至骂大法的人其后果更何以堪?你一定要把真相告诉他们,那就是救他们呀!

是啊!“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境界》

师尊,是您给了我崭新的一切,是您教化我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再也不会回到以前了。无限感激您!!!我将用我全部身心助师正法。我绝对坚信普天同庆的那一天就要来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