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使我冲出邪恶的转化班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五月初的一天清晨,我正在炼功,传来了敲门声,我一看是母亲带着兄弟和妹妹来了。看到是家里人我就放松了警惕。到八点钟,他们开始跟我谈我炼功的问题,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绝不转化,这时他们开始露出人的恶的一面,说你不去不行,我们已经把人都叫来了。我马上穿上衣服拿上包要走,发现街道办事处的人已经進门了。

这时我非常气愤不冷静,只想坚决不能去,宁可去死也不转化。看到这种情况他们开始动恶的,两三个人把我架起来,往楼下抬。我想死也不能去,同时想起一份材料上介绍的情况,一位同修在警察到家来要把人带走时,这位同修向四邻大声呼救,最后警察灰溜溜的跑了。我就开始大声呼救,「救人、救命!我炼功没有错!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这样对待我是违法的!」同时拼命挣扎,但最后还是被装進了车里。在车里我随时准备跳车,可是他们怕我跑,在车上死死的抱着我,以至于我的两个手腕都被攥出了大青包。到了地点他们让我下车,这时我有点冷静了:不能配合邪恶。让我下车我不下,让我穿鞋我不穿(因抬我的时候鞋袜都被拽掉了),我就是让大家看一看你们是怎样对待我的。这时他们打电话叫来四个小伙子,一人一条胳膊一条腿,把我抬進了转化班。

我开始冷静下来,思考怎样过这一关,同时开始想师父的新经文。

第一关他们来了几个被转化的人,说是什么帮教,要谈一谈。我想谈就谈,我有师父,我有法,不怕你们。一开始这些邪恶生命总是以假善的面孔问你什么时候得法,去过哪里证实法,逗你跟它们谈。开始的时候,我想师父让我们「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精進要旨(二)》〈建议〉)。可过了一会儿我一看不对劲,这些被转化的人它们只想骗你与他们交谈,并不是真心听你讲,是想在你讲的过程中,看你哪里有漏,它们好下手。那么既然这样,师父说,「你自己不要未来,那我就放弃你。」(《精進要旨(二)》〈建议〉)我就不说话了,不给邪恶生命机会。

一开始当邪恶生命攻击大法、大谈邪悟时,我不想听,就堵耳朵,但它们说的话还是往里灌。后来我想起师父的话,「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同时想起看过的明慧网上的文章,有的同修用自己的正念除恶的故事。我就想,用我的正念,让各个空间的护法神,除掉另外空间控制它们的邪恶,把邪恶炸干净,同时背〈正大穹〉。

正念一出,我发现它们所说的东西对我就不起作用了,法在我身上开始起作用。只要它们一说,我就发正念,不断用正念炸掉、铲除一切控制它们的邪恶,反复这样做。它们看对我没用,就找话跟我说。

这时我想起师父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理解的就是,你让我干什么我都不听,只要是你让我做的,我都不做,因为那是邪恶让我做的。让我讲话我不讲,让吃饭不吃,让喝水不喝,让站着我就坐着,随时提出我要休息了,你们没有权力这样对待我。就这样不配合它们的每一样要求。如它们让我读一段法(邪恶会让你同它们一起读经文,然后再大谈邪悟),我不读,但我拿过来看,看完就说我要休息了,不听它们那一套。邪恶生命让我写认识,我坚决不写。邪恶生命说那你就写「坚修大法心不动」吧。我想是你的要求我一律不配合,我坚修大法的心师父看的到。

这时它们说我不配修大法,有怕心,还不如常人做的好,等等。当时我就想,你们是邪恶,你们越说我不好,越说明我做对了;让你们说好,肯定就是错了。就这样从白天一直到深夜三点半,七、八个小时下来,我一点不配合它们,把它们气的够呛,直拍桌子,说从来没见过我这样的。它们拿我没办法,也累的够呛,只能让我回去休息。

这时天已快亮了,回去后躺在床上我就开始想下一步怎么做。一天不吃、不喝,邪恶之徒也非常害怕。但长期这样下去,它们也不会放你,不转化坚决不放,再不转化就送劳教所。它们采用的方法就是长时间不让休息,想这样把你拖垮。它们还胡说什么進转化班是师父安排的。师父说过邪恶的安排师父是根本就不承认的,我为什么要承认呢?不被它们带动,不消极承受,为什么不想办法跑出去呢?这一念一发出,浑身就一震。我明白了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这样做对。

怎么跑出去呢?没有鞋,没有衣服,没有钱,也不知被关在什么地方。这些问题都要解决。我想用自己的智慧,圆容一下法。当决心与正念一出时,师父把一切都给我做了安排。

第二天我就开始吃饭,而且利用一切机会观察怎样才能顺利跑出来。邪恶之徒一看我吃饭了,非常高兴,以为我开始转变了。同时我向看管我的人提出,我没有换洗衣服,没有鞋,没有卫生用品,让家人给我送些钱来。

第一天被送進去时,我就发现墙上有一扇窗户,当时就有一念,可以从窗户跑。但是不知道窗外的路通向哪里,往哪个方向跑。这时有人主动跟我聊,告诉我门外的路是通向哪里的,这是什么地方等等。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铺平我的路,在给我解决我的一切问题。

当邪恶生命们围着我谈它们的邪悟时,我仍旧发正念炸掉控制它们的邪恶,这样我慢慢感觉自己好象在一个罩子里,它们说的对我根本不起作用,别人看起来我好象听的挺专心,实际我什么都没听见。我自己一遍遍的想跑出去的每一个步骤。

下午钱和鞋的问题也解决了,家人给送来了钱、物。走出来还有一大问题,因住的房子是饭店,开门的时候锁的声音很大,房间里的人听的到,我想了很多办法也没解决,心里想算了,跑的时候再说吧。

看到我有所变化,邪恶之徒放松了对我的看管。到了晚上,在同一个房间里陪住的人也放下心睡觉了。我穿着衣服躺在床上(头一天晚上我就告诉陪住的人,我一直是穿着衣服睡觉),想着如何出去,出去后怎样去找同修。半夜时突然有工作人员敲门,问我们房间打电话要东西了吗。我说没有,关上了门,借这个机会,我没有上锁。当时我心里非常非常明白,是师父用这个办法,给我打开了门上的锁,为我排除了最后的障碍。我想,师父已经给我准备好了一切,就看自己的路怎样走了。

我躺在床上,心想我一定要冲出去,一定要成功,也一定能成功。请师父给我力量,请各个空间的护法神助我一臂之力,用我的神通定住房间里陪住的和门外二十四小时值勤的,让所有的人都不能出来追我,绝对追不上我。我感到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大,师父不断的在给我加持。当想好这一切时,我一起身,忽然陪住的人翻了个身,原来朝里睡,这时转向了我。我赶紧趴下,转念又一想,不对,我为什么要怕呢?不怕她。我起来在房间里转了两圈,看她没有反应,打开门,平时总是直挺挺的站在外面的值勤,这时却正弯腰写什么东西,也没发现我,我一闪身躲進窗帘,迅速爬上窗户跳到外面。一切都象我想的一样,没有发生一点问题。我就这样坐上了出租车,跑出了邪恶势力的控制。

这件事情使我真正体会到了当你真心溶在法中的时候,当真心发正念的时候,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强大威力的。同时我还想告诉大家,这一难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两周前,街道办事处的人到单位找我强迫我参加非法的转化班时,我因早有准备就跑了出来,在同修家呆了十天。十天后我给家里人送真相材料时,就在家里住了下来。被抓前两天,有的同修已提醒我应该从家里出来,但我放不下亲情,觉的家里人不会出卖我,同时怕离开家吃苦,不愿吃苦。就是因为有放不下的执著,才被邪恶势力钻了空子。师父说,「心里越怕,邪恶越专找这样的学员下手」(《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要放下执著,去掉它,更好的溶于正法的進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