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正念,清除邪恶”座谈讨论会摘要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 这一天,“放光明”小组的成员在拍摄完最近两次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全灭三界内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势力的节目后很有感触。下面就是他们在一起的一个小型经验交流:

弟子A:我已修大法两年多了。这两年来,自己不算是精进弟子,很多执著没去。但在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圆融下,我体悟到了能在主佛正法时期中修炼的万幸,我坚信师父所说的一切。当我明白这一生的目的时,我的生命中已不能没有大法,我虽算不上合格的大法粒子,但我愿无私无我地在看不见、感觉不到的修炼状态下紧跟师父。

大慈大悲的师父已为弟子们承受了最险恶的时期。正法已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发正念"是师父再赐弟子们机会来再建威德。我等到了万载的神圣时刻终于来临,用这次机会来弥补以前的过失。

目前两次发正念活动之前,我感到如果我自己是肮脏不纯,那我将发出的消灭邪恶之念一定不正、不纯,效果不会好。我就用师父和大法所赐的能力发正念先销毁自己肮脏的思想和执著。每当思想中有任何念头和执著闪出,我会用正念销毁自己这不纯之心,从而有效的发现,虽然利用我执著心没去而钻我空子最后嚣张的魔会干扰,但我一旦发念去自己不好的东西之后。那些销毁了的已偏离"真、善、忍"的坏东西不会再次在我思想中复出。当我心无他念时,我感到当我发正念消灭三界内所有邪恶和旧势力时,后脑里会发出无限光芒。我心无他愿,只愿"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弟子B:我想谈谈人与神。修炼的人难免有时会有人的一面,也有神的一面。难就难在遇到问题时,能想到用神的那一面来思考问题,从而解决根本问题。而用人的想法解决问题是一个永远达不到圆满的方法,而且往往都有尺寸、有限度,而且是有漏的。

修炼人能够放下自己的价值观念、个人的重要性、多种的执著心、自私的心理,从中慢慢意识到神的那一面。就在此时,走出自己所在的框框,那时就会用神的一面而从法上认识到问题的根本,魔自然而然就无可钻任何空子。何为魔呢?任何事物、思想能起到抑制你的神的那一面,从中干扰你的思维、你的肉身、以致永远用人那一面想事情。往往这时人都会感到我的方法、想法没有不妥、不对之处,这时的人已是被魔所利用和欺骗。而用神的一面是恰恰相反,因为神永远没有人的感觉,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对于神来说,这些感觉出发点都是为私,而神是无私、无我、无为的,处处想到别人,为宇宙的整体、用无限无量的慈悲,以及大忍之心来处理事情。然而,发正念除邪魔是一件多么重要和殊胜的事啊!因为这时身为一个修炼的人可以用自己神的那一面来除尽邪恶,从而捍卫这宇宙中无数的生灵。我们一定要坚定的用神的那面,发出我们最纯正的一念来除尽邪恶。任何干扰都不会影响到神的。我们一定要齐心合力,一起同心发正念。一起抵制、消除邪恶。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大法的粒子都是很重要的。

弟子C:在公园集体发正念除恶,正当双手结印,清除自己的思想业及外来干扰因素时,来了一群小孩,由他们的几个老师带领着,在一旁大吵大嚷的。此时,突然想起西游记白骨精那段故事:白骨精化做一个老人,这个障眼法欺骗了大家,但却瞒不过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于是孙悟空便对化成老人的白骨精大打出手。唐三藏、猪八戒及沙悟净却被表面那层皮给蒙骗而阻止孙悟空,且对他百般误解。做为一个神,要明白事物的本质,做神该做的事。

立掌于胸前,全身炽热无比,头,前额,有种奇特的感觉难以言述。随着正念发出,感觉越强烈。也许正在群魔乱舞中挥剑除恶……何不使出雷轰炸?先将癞蛤蟆炸了……法轮也随着正念发出,为法正乾坤而奋战着……师父说过,我们是未来的佛,道,神,而现在的我们正向各自先天最高位置升华……顿时,感到自己光芒四射,已将邪魔熔化……

魔,它们就是毒,就是坏!在做垂死挣扎时,还要坏一把,钻空子。有些大法弟子似乎还没理解师父要弟子们除恶的真正涵意,其实这些邪恶只要师父看一眼,它们马上就灭掉,为什么要我们弟子们来做?其实,就是给我们机会,也是帮我们从人中走出来。

师父说的话就是法,既然师父都说了大法弟子发正念可除恶,为什么有些弟子们还对自己的能力怀疑呢?而这个怀疑是不是因为被人的观念所障碍,还是对法的不信任呢?在这关键时刻,希望同修们深思!

弟子D:我所在的炼功点有一个天目一直开着修的老弟子,最近以来他经常去各处用功能消灭邪恶,尤其是消灭那些中国总领馆背后的邪恶势力。他能清楚地看到大家在正法的活动中所发出的各种各样的法器,也看到部份弟子用人的一面来看待自己周围的一切,心不静,念不定,影响了自己神的一面。他说天目开着就不好修,魔会使用各种办法来干扰。而他每一步的提高都是从悟中而不是天目中得到的。因此他经常提醒我要在天目锁着的修炼状态中提高悟性,把自己按照神的要求,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我感到师父一直把弟子们当作神,而我们自己悟性不好的时候却总是相信肉眼所见,低估了自己在正法修炼当中神的威力,对于那些附着在常人甚至弟子身后的恶魔警惕性不高,对于恶魔们对我们“发正念,根除邪恶”的干扰也没有用自己神的一面来“形神全灭”地消灭他们。那些魔鬼即使表面上还能动,其实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最后我认为我们铲除邪恶,就要从大法对我们的要求上,敢于面对自己尚存的执著、业力和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不好的东西,把他们彻底铲除,包括铲除对于圆满的执著。真正做好一个宇宙的捍卫者,大法的保护神。

弟子E:我虽然是关着天目修,但经过与弟子们交流,学法,又从师父的新经文中得到启发。师父再次指出大法弟子们都是有能力的,信在先,悟在先有坚强的正念,除恶的功效才能倍增。

有个弟子指出,全宇宙的高级生命都看真修大法弟子是神,如果弟子本身看自己还是人,那他就是人,就做不了神的工作,也就没有能力除恶,而除恶这件事是十分神圣的,是师父再次给予弟子们在正法修炼中促使弟子们向上升华的最好方法,所以也最难。

对于有些天目闭着修的弟子们必须面对着看不见的邪恶势力,用念力去硬碰硬地打,就可能会有某种程度的困难。难才升华得快,难才能体现出威德。这是师父为弟子们最好的安排。

弟子F:我初步感受到了伟大的师父给予我们的是什么。除了无限的福德和生命的永恒外,他真正给予我们的是“境界”,是神的境界。而这个境界就是无私无我。为宇宙的真理和众生可以舍弃生命。而个体生命存在的意义也就是为了这个境界。在这个境界里,生命别无他求。哪怕在正法中正与负的交战中立即与魔同归于尽,哪怕永远生存在暗无天日的世界里为最终的黎明奋斗而付出一切,哪怕是这样,我都是最幸福的生命。我心中充满了无限感激。

我对一位同修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你的信有多大,这个法就有多大。”我感觉这句话一下子打入了我生命的微观。那种踏实、喜悦、振奋和无比自由的感觉超越人的一切认识。

后来在跟几个弟子的交流中,一弟子说道:“现在全宇宙都不把我们当人看,只有我们自己把自己当成人。”我们当时都深有同感。当我们自己把自己当成人时,我们就真的会被人的这层理所制约。其实师父在《转法轮》中早就告诉了我们这个法理。在转法轮186页中写道:我们做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当我们发正念,铲除邪恶时,因为看不到就不相信自己的力量,这就是人的思维,因此我们就降到了人的层次,也就真的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了。

师父在最新的加拿大讲法中讲道:“大法传出来之后是分两步走的:第一步是在正法中确立大法弟子”我理解,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我们不仅是宇宙中正的力量的一份子;师父是把我们确立为正法时期的担任正法责任的粒子。作为这样的粒子,我们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在于跟上师父正法的进程。倾尽所有灭掉宇宙中一切阻挡师父正法的因素,铲除一切邪恶。而修炼的因素在正法过程中的体现就是我们要灭掉自己身上不符合法的部份。这不仅仅是个人修炼。因为我们是正法中的一份子。我们的不纯会影响到正法,会影响到整个宇宙。灭掉一切不正因素,包括自己身上的,这是正法中粒子的伟大责任。

我感觉,现在我们“人”的观念是阻挡我们的最大因素。这些“人”的观念不同于思想业。他们可能是在漫长的人生岁月中形成的自以为“正直”、“正确”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如果用这些去衡量大法中,特别是正法进程中出现的情况,一定会有觉得不符合、不能理解的地方。这时就要看一个人敢不敢于放下自我,放下人,转而用神的思维去看待这一切。我感觉,如果能放下自我,完全站在“真善忍”的角度,从宏观来看待今天的一切,会一目了然,没有任何不理解。

弟子G:正法修炼与提高,必须冲破人的壳

当我们在做神的事时,那其实就是在圆满着自己的一切。因为神不能永远做人的事。现在是特殊时间,大家都在做着最神圣、自己最想做的事,自己的责任,一个神的责任,在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那么在我们发正念时,那就是我们在做着我们的本职。在师父给予的机会中,发挥着我们本能的力,做着我们该做的事。

当同修们叙述着另外空间的触目惊心,血流成河,这个空间的更新,师父为了众生而承受的这一切的一切,我们懂得了慈悲为什么能融化金刚,正念为什么能化灭邪恶……我们为了众生的美好未来而感到欣慰。

妖魔们的狡诈已在这个空间中反映得淋漓尽致,它们临死前还做着各种破坏,那么对它们是没有什么客气的,它们得到的就是它们应有的恶果。

在我们用正念灭着自己不好的一切,清理着迫害大法的全部邪恶时,我们也同时感到向上的升华,伟大师尊的慈悲,未来一切的美好。我们会做得更好,因为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因为我们曾经有过神圣誓约,因为我们可以不要一切,但一定要捍卫这宇宙大法。

让我们共同提高,破除这层壳,走好这最后的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