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百余大法弟子绝食纪实


【明慧网2001年6月10日】在法轮大法与师尊蒙受不白之冤时,大法弟子依法进京上访,却被强行劳教;更有甚者,在万家劳教所现有多人被非法超期关押;无故被关进禁闭室,睡着潮湿的地板,江泽民犯罪集团不顾我们的身体状况,当时我们有10余人身上都长着医生所说的最怕潮湿的疥,这难道就是她们的爱心吗?这些我们都可以忍,给政府充分的时间了解我们,让世人对大法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只要世人得度,我们个人吃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可是他们当中有一些人把我们的大忍之心当做怕,从而为所欲为,在这种忍无可忍和极限的情况下,我们出于对自由、对人权、对生命的渴望,我们百余人集体绝食,我们无罪,要求无条件释放。

现将在绝食期间受迫害严重的几名大法弟子的情况纪实如下:

高淑彦:2001年4月2日在禁闭室,她因佛法书被搜走,并被全明皓管教肆意搜身、打骂、污辱,她悟到了没有佛法就没有一切,维护大法是真修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第二天她开始绝食。4月6日被强行灌食,四、五个人把她按在椅子上插管,使鼻嘴出血。有一次在她插管发出极其痛苦的声音时,管理科刘伦科长用流氓语言来取笑她,史英白所长站在门口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4月16日,被强行送进院。住院期间,又被强行打针。当她向医院反映灌食和打针所出现的不良现象时,郝院长说:“谁让你不吃饭了,不吃饭就这么整你。”她亲眼看到,护士把用过的胃管用长疥人的洗脚盆涮一涮,就给另一个人用。从医学卫生角度上讲,使用过的胃管必须经过消毒才能再次使用,而且护士所使用的胃管是淘汰的胶皮管。那么他们这样做是救命还是害人呢?她共绝食28天。

左秀云:4月14日,她被强行送入医院,之后,又有6名大法弟子相继被强行送进医院。每天每人点滴至少4组(最多达7组),连打13天,致使我们都皮下水肿,其中有5人全身出现药疹,奇痒无比。她是学医的,去找院长谈话后,才停止点滴。从医学上讲,人长期点滴会导致肾功能衰竭等不良后果。她共绝食31天。

郝云珠:在医院里有一次因拒绝灌食,被犯人强行拖走,在处置室,宋少会院长的拳头象雨点似的快速打在她的脸上,她只觉得一阵头晕,眼前一片漆黑。当她回来时,我们看到她被打得额头青紫有大包,右眼睁不开,红肿,眼眶发青,面部变形,多处青紫,鼻嘴出血,鲜血染湿了衣襟。她共绝食20天。

邵影:她绝食几天后,就瘦得脱了相,有气无力,被灌食时,没有任何言行上的反抗,就这样一个弱不经风的女子,也被邪恶之徒宋少会院长连踢带打,几拳打在她的太阳穴上,打得她眼前直冒金星,头发晕;又用拳头连打胸部,并用流氓语言污辱她。有一次,江潮大夫把胃管插进她的食道后又拽出来,问她:“你吃不吃?”她说:“不吃”。就这样插进去拽出来,连续四次,折磨她。她共绝食26天。

潘宣华:共绝食25天,因灌食困难,只灌食5次。有一次大约10次才插进去,灌进去的又从嘴里吐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大夫用针管强行往嘴里打,也都从嘴里吐出来。她第一次去灌食时,宋少会院长把屋里的大法弟子都撵走后,对她拳打脚踢,额头上打出了大青包,并威胁她说:“下次再看见你来灌食,打死你。”所里要给她保外就医,她说我没有病,以前得过鼻癌,学大法以后就好了。

李秀琴:已60岁了,有一次刑事犯骗她说:大队长找她谈话,强行将其拖走。看她不主动进食,宋少会一边骂着,一边拽着她的头发,打了她一个大嘴巴子,踢了一脚。在绝食第23天时,宋对她又连踢几脚,脏话不断。当时她看见奶粉发黑,不卫生,灌后腹泄不止,长达半个多月。她绝食25天,连续插管16次。

郭明霞:在拘留和劳教期间共绝食10余次。她这次绝食是想证实大法的超常,救度世人。因拒绝灌食,而遭到刑事犯的毒打。有一次,她身体出现不适,大夫来时,她已恢复正常,拒绝打针,被宋少会打得鼻青脸肿。打完针后把她拖进禁闭室。在禁闭室她昏睡不醒,后脑勺麻木,腿脚不灵活。醒来后,被刘亚琴队长骗走住进医院。至今她还没有恢复正常。

在百余人的绝食当中,大多数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折磨和摧残,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我们只想让世人记住师父的一句话:“无论什么人在世上干了什么坏事,都得自己偿还。”世人啊,想一想吧,是什么力量让我们抛家舍业去说一句真话?是什么原因绝食多天后,我们依然健康;是什么动力在高压下我们无怨无悔不屈服。这一切都说明了佛法的超常,师父的慈悲伟大。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恶人榜:
所长:史英白电话:4101454-3309 传呼:97126-7856
七大队长:武金英 4101454-3472
十二队长:张波 4101454-3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