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滦平县大法弟子的遭遇


【明慧网2001年6月10日】我是滦平县大法弟子。在江泽民集团的迫害下,我被迫辞职。妻子原为某公司会计,后失业。我们全家三口都是法轮功弟子,自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来,全家人身体健康,无半点病症,当然更无分文的医药费支出。我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我们夫妻俩上敬父母,下教儿女,夫妻和睦。无论是老街坊还是家属楼的新邻居都是有目共睹的,可称做年青夫妇中幸福的一对。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还改掉了抽烟、酗酒的恶习,尤其在思想上、道德上有了更进一步的升华。“真、善、忍”成为我人生追求的至高真理。原本这样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却从2000年12月24日起至今遭受了种种迫害。

2000年12月24日县国保大队队长姜学勇、警察高永洁到我家以了解法轮功情况为由要带我走,我据理力争,他们则理屈词穷,在无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硬将我抓至县局,本人表示决不放弃信仰后,他们用手铐将我铐在向阳旅馆的床上一天一夜后释放,没有任何说法。

2000年12月30日晚9时许,酒气冲天的高永洁和毛XX及另一名女警察骗开家门,谎称领导找谈话一小时,就这样我们全家三口被骗至看守所,予以行政拘留15天处理,理由是“妨害社会秩序管理”,晚上强迫将小孩送友人家中。同时被拘的还有14人,有的还遭到了恶警的耳光。原以为15天后就会放人,谁想到过期后仍不放人,在被迫交纳3000元后我爱人在春节前被释放,但不给开任何收据。在被非法超期拘押的日子里,县公安国保大队组织我们九人看“天安门自焚事件”节目,由于我们当时就给指出了漏洞所在,他们又将我们转入了刑事拘留。当我们请求公安出具事实手续时,他们却说:“上边有令,抓你们法轮功不需要任何手续。”这期间县电视台还给录了像播放(被释放后听说电视台谎说我们要进京滋事,在巴克什营、承德等地被抓获,公开利用媒体造谣)。

2000年2月9日我违心地出具了“保证书”,交5000元被“取保候审”。原以为能正常生活了,可是镇政府政法委书记、610办公室的张福德、张宏等人还是频频到家中扰乱我的正常生活,还强行要求我们进所谓的“转化班”,还交50元,同样不给开收据。4月15日经不住他们的再三威胁我被迫离家出走,一个月后返回。5月27日晚10时许,县国保大队马海东等5人又到我家抓捕我,我不得不二次离家出走,他们恼羞成怒,竟采取了土匪加流氓式的手段抓走了我爱人……经过这一系列的迫害,我不禁要问:我信仰真善忍有什么错?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是一纸空文吗?要我转化到哪里去?难道像他们一样骗人(假)、随便搜刮民财(恶)、殴打他人(暴)?对于一个没有收入的家庭,被勒索8000元之巨意味着什么?是谁在执法犯法,使得我妻离子散?

同时我郑重声明:我爱人被抓前没有任何伤病,道德高尚,热爱生命,如有意外,必是被暴徒迫害无疑!春节期间从北京分流到宽城、围场两县的大法弟子已分别被暴徒们害死各一人,因“人权恶棍”江泽民发出指令死了算自杀。现在我家里的情况是:多病的岳父、岳母无人照顾,整日以泪洗面;孩子无人照管,同时还可能会遭到校方及警方的第三次审问。

顺便再说几句:在我第一次离家出走的日子里,就连我都不认识的亲属,暴徒们都去了电话骚扰,还谎称大法弟子、同学,竟不敢承认自己是公安。请大家(包括那些公安)理智地想一想:谎言到底能支撑多久?最终的结局不是很明显了吗?虽然等待恶人的命运很多人一时还无法想象,但那种无尽的偿还和毁灭是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作恶的邪恶生命绝对无法逃脱的。

最后我真诚地希望各位亲朋好友和善良的父老乡亲了解一下真相,看一看《转法轮》,分清是非曲直。同时我一定会坚修到底,并正告恶人:希望你们不要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陪葬品,不然恶报就在眼前。

(注:目前县看守所还在非法超期拘押着孙杏坤、孙秀华二人,孙秀华正在绝食抗议迫害,在此呼吁父老乡亲予以关注。)

另外,大法真相光盘已在各地广泛流传,请有缘人及时传阅,以破除谬见,给自己留下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