诽谤、迫害大法的无耻文人的恶行及恶报

【明慧网2001年6月11日】近来看到网上频繁报导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遭报的例子,心中不禁叹息:唉,人到了这份上谁都没办法救他。想当初这些暴徒魔性大发,逞凶一时,到头来遭报时的痛苦、悔恨和恐惧只有自身才能深深体会。

其实,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不管你是多么显赫的大官,还是芸芸众生,你所作所为的一切都逃不过高级生命的眼睛。有道是“下民易虐,上苍难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本文将披露在知识界的无耻小人们迫害大法的恶行及其恶报。

我们生活的环境,是知识分子云集的地方。在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的暴政下,个别知识分子出卖了自己的良知,成为“人权恶棍”的帮凶和打手。当江泽民集团以所谓的“崇尚科学,尊重知识”的幌子来“愚弄人民,戕害知识”的时候,一些知识分子保持着麻木不仁的冷漠;更有极个别披着“知识分子”的外衣、充当打人的棍子的无耻小人,一次一次帮助“人权恶棍”江泽民戕害良善,自以为这一套能在迫害大法及其修炼人中再次得逞。但正如明慧网上狱中弟子的日记中所说,“魔鬼从地狱中来,却忘了宇宙中有地狱”,等待他们的是公正的报应。

查瑞传,人大人口所教授,原来是清华老师。1995年,一位大法学员的无知的家人把他请到家里,以专门对这位大法学员强行洗脑,想使后者放弃正法修炼。这位大法学员拒绝了,同时,向查瑞传洪扬大法,告诉他自己为什么修炼大法,法轮大法是普度众生的大法。查瑞传听完后没有表态,但是表示,希望能看到大法的原著。这位好心的学员很高兴,专门抽时间将《法轮功(修订本)》送到他家里。当时这位学员还替查瑞传着想,担心从《转法轮》入门可能有难度,查瑞传如果接受不了反而如何如何。结果查瑞传收下了那位大法弟子送去的书,表示要好好看。

不料,查瑞传向这位学员要书,是为了整大法的黑材料。1996年初,他利用自己的人大代表的身份和北大教授赵靖一起,在全国政协和北京市人代会上提案,请求中央和北京市“坚决取缔法轮功组织”,禁止大法活动。由此也可证明,邪恶势力安排的对法轮大法的迫害远远早于1999年。那种说江泽民一夥迫害法轮大法的原因在于“4.25”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和平上访的说法是错误的。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完全合理合法。

短短几年的功夫吧,因为挖空心思迫害大法,查瑞传已经在京郊的一个临终关怀医院中苟延残喘了。与此同时,无数大法弟子为了挽救更多的生命,“在生死存亡面前敢于走出来,在最大限度失去一切中走出来,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伟大的一切。”(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有的弟子甚至在被迫害中失去了在人间的生命。同样都是面对生死存亡,大法弟子的高尚无私与迫害大法的邪恶之徒的猥琐可耻形成鲜明对照。

付仲敏,空军某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其妻虞曼云,解放军总后勤部退休人员。这两人从1994年开始就破坏大法,他们到处传播毫无根据的恶毒的谎言。他们的外甥和外甥女都修炼大法,在他们各种各样的谣言中,这些亲戚被歪曲成或是精神不正常,或是走投无路的人生失意者,或是其他什么令人厌恶的形像。在他们的饶舌中,那两位大法弟子的形象完全依付氏夫妇对听众反应的期待而定。他们甚至直接跑到自己的哥哥家,挑唆那家人说:“他要是再炼,就叫他滚!”同时,他们给多家媒体发送诬蔑大法的材料。为了整这些黑材料,他们伪装成大法弟子,到当地炼功点骗取师父经文,而当他们向指使、支持他们做这些坏事的所谓领导邀功时,却诬称法轮功创始人公开发表的那些指导修炼的文章为“法轮功组织文件”。他们给国家出版总署发信,递交黑材料,进谗言叫国家出版总署发布对师父经书的禁令。为此,他们得到了国家出版总署图书司负责人的直接电话,向他们积极配合整人的做法表示“感谢”。

《光明日报》于1996年6月17日发表署名辛平的文章《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用文革时流传下来的流氓气十足的笔法,造谣诬蔑,无中生有、断章取义地攻击师父、攻击大法。这篇文章就是根据他们二人和他们的哥哥,人大教授虞祖尧在1996年4月份给光明日报的信写出来的。虞祖尧在文革时是人大“三红”派的成员,人送外号“虞造谣”。在那封信中,他们把师父的经书《转法轮》称为“毒性极大的书”,并署名为秋遥、中雨。他们三个在96年5月8日把此信通过社会主义学院贾春增给了一个当时的领导(姓名待查),6月17日,那篇文章就登出来了,这就是师父《大曝光》经文的背景情况。虞祖尧为此拿到90元人民币的“稿费”。文章刊出后,虞祖尧欣喜若狂,嘲弄他儿子虞超说:“你再炼,警察叔叔要来找你啦!”

96年7、8月间,由傅仲敏执笔写成更加恶毒的文章《要管一管法轮功的活动》(署名秋中雨),其中提到:电台、电视台和报刊公开批判法轮功的封建迷信活动,对大量出版《法轮功》一类书籍和音像制品的出版单位进行整顿、处罚;政府机关、科研机构、学校、人民团体和军队一律禁止法轮功一类活动;对参加法轮功组织的共产党员,视其情况进行处理。

1996年9月16日他们三个将此文直接送到内参编辑部,让他们呈交中央领导。

各位读者,上面谈到的很多事情可是96年的事啊!那些人说什么“你们不去中南海不就没事了吗?”正像我们师父说的,“它就是坏,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在200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他们迫害大法,就是因为大法直接挑战了他们的邪恶本性。“相反的是,有很多不正的东西在我与大法面前,暴露了它的不正,它就要起来反对我与大法,那这不是我的责任。我叫人做好,这绝没有错,叫人做得更好,也没有错。可是恰恰我和学员们做得太正了,一切不正的和不够正的,心里都不平衡了。”(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

在付仲敏、虞曼云二人去美国时,写了多篇恶毒攻击师父、攻击大法及修炼人的文章,其中一篇好像叫什么“炼法轮功的人为什么受骗上当”,在互联网上流传,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奉为至宝,到处流传,形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虞祖尧在1999年7月23日,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中,诬蔑他儿子虞超修炼大法后抛弃他、不求上进,云云,但是事实与此完全相反。据我们了解,虞超在修炼大法后逐渐变成了对生活负责,对社会负责的好青年。虞祖尧在制作诬蔑大法的电视的时候,自己的儿子正在石景山体育场被武警殴打;被头朝下从水泥台阶上往下拉,连铁制书包链都被拽断;在派出所被三名警察连续审讯6个小时,从夜里11点到凌晨5点,强迫不许睡觉。

他们干的这些坏事是我们从侧面了解的,我们不知道的不知还有多少。

对法轮大法的镇压开始后,他们获得了军队系统的奖赏,但他们还愤愤不平,认为比起何祚庥来自己立的“功”大,但是好处得的少,出的名小了;同时,他们大骂江泽民,认为江镇压得太晚了。

现在,付仲敏已经得了脑软化,不停地用手指在空中划着邪门歪道的人告诉他能健身的符号(或是文字,别人也闹不明白),将健身、延缓脑软化的希望寄于这种来路不正的世间小道,其状可怜又可悲;而虞曼云则满腿都是静脉曲张的大疙瘩,看着触目惊心。

虞祖尧的女儿虞佳,儿子虞超,都是坚定的大法弟子。虞佳是清华经管学院的讲师,去年11月被抓,被江泽民集团非法判刑42个月,在此之前多次遭到警察拘捕、毒打,警察挑唆不明真象的暴民在清华校园中拦截、恐吓她,举起她2岁的女儿就往地上摔,但被围观群众拦住。儿子虞超,已被海淀分局非法劳教、吊销户口,至今没有消息。虞祖尧现在一个人孤零零呆在家里,年老多病没人管。当初利用虞祖尧整法轮功黑材料的那些坏人、因他儿女炼功而骚扰他的警察到这时都不再露面了,但愿落到此境的虞祖尧现在已开始对自己当初破坏大法的行径进行忏悔。

张文俊,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教学组党支书。4.25之后,1999年五月,他秉承“人权恶棍”江泽民的安排,到处散布谣言,说大法弟子要去香山自焚。他把本单位大法弟子找来,把这恶毒的谣言说得跟真的似的,同时威胁大法弟子不许参加洪法。一周之内,张文俊右臂摔断,还是拧着摔断的,大热的天打着石膏,住院后一直没有完全好。到现在还是不能完全伸直。

现在各大专院校中还有一些恶徒,不顾自己悲惨的结局,在灭亡前嚣张的行恶。其中恶行昭彰的有:

张再兴: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处理清华大学法轮功问题主要负责人,提到曾给党中央写《万言书》的热能系硕士俞平时,他在所谓“转化酒席”上邪恶、遗憾地说,当时俞平转化得多好啊!(俞平曾一时不清醒,写了转化书,但很快清醒过来,投入正法进程中,现被非法劳教)张再兴的丑恶嘴脸令人作呕。

赵伟:清华大学研究生院思想教育处处长,主管研究生思想政治工作,是迫害众多研究生中法轮功学员的直接元凶。身为师长,学生找其谈话时,其态度却极其蛮横无理。

精密仪器系王东生,文革时期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在转化会上,他对被迫转化的学生伪善地说:“叫XXX(为了保持信仰被逼流离失所的清华学生)回来拿个学位证书吧。”等到喝酒满嘴酒气的时候吐露真言说“找得到XXX吗?把他也找来参加转化班!”其丑恶嘴脸简直能令人吐出隔夜饭。

靳东明:微电子研究所党委书记,迫害本所的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

汪展文:化学工程系党委书记,本系两名大法学员已被非法劳教。当被他强迫休学的学生要求他给出正式休学的通知时,他无耻地说:我哪能在你手里留下字据呀?

李振宇:化学工程系学生组组长,对本系法轮功学员态度极其恶劣。在“人权恶棍”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前就多次恶毒地要求学校“彻底铲除法轮功”。

我们正告上述无耻文人,以及我们还没有点名的:“恶有恶报”是天理,从来没有因为人的无知和否认而不存在过。迫害大法罪不容赦,如不立即停止迫害、将功补过,恶报临头时悔之晚矣!

(大陆法轮大法弟子 2001年6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