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6月11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6月11日】
1. “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的天天有”
2. 云南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小故事
3. 开封豫剧团诽谤大法,剧团导演遭报应
4. 抚顺一大法弟子被折磨致残
5. 河北省易县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的房子被推倒
6. 重庆大法弟子被非法逮捕
7. 兰州大学不法官员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8. 我在北京新安劳教所的见闻
9. 广东610办与省直属工委再度在三水举办非法转化班
10.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杨希中等犯罪分子野蛮殴打大法弟子
11.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分局曹佳利等暴徒的犯罪记录
12. 成都51中退休教师雷玉芬因散发大法资料被非法关押1个月
13. 吉林省松原市大法弟子住处无故被警察围困
14. 老年大法弟子的正念
15. 湛江的天空



“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的天天有”

近日,一位与外界接触不多的功友遇到一位省公安厅的熟人,交谈中,公安向功友诉苦说太忙了,刚从北京回来。这位功友奇怪地问:“最近没听说谁进京啊!”公安说:“你是不知道,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的天天有。”



云南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小故事

我们是云南大法弟子,一天晚上,我们三人一起张贴真相资料,不一会儿,发现被便衣跟上了。我们大家发出正念,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便衣紧盯着我手中的真相资料,我们也坦然的面对着邪恶之徒,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心中想着师父的诗《大觉》:“历尽万般苦,两脚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横空立巨佛。”并继续张贴。当我走到一个电线杆旁,随手又把一个不干胶贴粘上了。我当时没感到怕,只感到那些便衣可笑又可怜,睁着两只大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由于时时发正念,便衣自动离开了我们。谁知不一会儿,我们正在市公安局附近墙上张贴时,警车突然开了过来,距离我们两米左右,用车灯直射我们,我们三人背对着车灯,分两边继续贴。本来天黑黑的,看不清,这下可好,车灯给我们照亮。车灯两边来回照,他们照着看着,我们走着贴着,不一会儿,警车就走了。我们接着把不干胶贴到了最醒目的地方:市公安局家属院、警亭、治安值勤点、宾馆、银行等处。做完后,我们三人安全的回到了家。

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我们感到邪魔就是纸老虎,在修炼者的强大正念面前,它们什么也不是。



开封豫剧团诽谤大法,剧团导演遭报应

前一段时间,几个功友去了河南郑州、开封,和当地功友交流、切磋。期间恰逢开封(市县两家)豫剧团上演诬蔑师父、诋毁大法的剧,据说正在当地上演,并且还要去北京。当天晚上,十几个功友聚在开封,共同发正念:铲除操纵剧团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势力,不许邪恶势力迫害大法,立即销毁它们,并集体炼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当时由于没有炼功磁带,一位功友喊口令:"弥勒伸腰 如来灌顶……",他感到了喊出的口令声音浑厚、宽阔,明确的感到了是师父在加持弟子。大家集中精力炼完了第一套功法,炼功过程中听到了轰轰的雷声,炼完后大雨倾盆而下,大家知道另外空间在清理邪魔。第二天才知道,那天天气预报是:晴。

又过几天,从明慧网上得知:此豫剧团导演因病住院,主要演员无心再演。



抚顺一大法弟子被折磨致残

一名30多岁的女学员被非法判3年劳教后,在抚顺市教养院被征管教、李管教折磨得小脑萎缩,双脚不能动,教养院见情况不对,将该大法学员送回家,交给家人自己处理。



青岛市劳教所消息

现青岛市劳教所三大队共关押了约90名大法学员。该所的洗脑方法是警察自己来编造歪理,还有通过马三家已接受强化洗脑人员的报告录像来迷惑学员,并辅以酷刑折磨。 希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坚定正念,坚决抵制邪恶势力的洗脑。

其中一部份警察通过看师父的经文,对真相有了一些了解,从而不那么积极。于是邪恶势力对警员进行了很大的调动,将其中一些警察调离,从其他部门调了一些干警过去。

目前我们青岛学员密切关注这里的情况。

青岛市劳教所的传真0532-7898443



河北省易县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的房子被推倒

去年十月,河北省易县裴山镇一些大法学员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到北京信访办上访,被公安扣押并送回原籍,关进拘留所、看守所,与此同时裴山镇政府在县政府的高压下,开车带人强行闯入学员家中,把门窗全部砸破,把所有值钱的东西、粮食全部拉走,并处以每个人3万元罚款,新盖的房子只剩下一个空壳,并扬言:让你们家破人亡,看你们还敢不敢上访。易县山北乡也有一些大法弟子上访,也随之被押回关押,他们家中的房子在被关押的同时被当地不法官员强行推倒,使他们的家人无家可归。当地政府官员为了防止出现更多大法弟子上访,他们把各地区在家中的弟子强行带走,关进拘留所,直至关押几个月。最近,山北乡一些大法弟子在向当地政府要回被抄家时抄去的大法书时,又被当地不法官员强行带走,这次他们下令把大法弟子们送到县各个单位单个秘密关押。



重庆大法弟子被非法抓走

大法弟子邱筑闽(女),因被发现家中有一些大法资料被公安非法“逮捕”,现准备于2000年6月15日“开庭审理”,请善良的人们予以关注!

大法弟子王兰(女),在四月中旬被警察带走后非法关押在重庆李家沱看守所,因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坚修大法,遭到酷刑折磨,手脚被带上镣铐,长时间关在小黑屋,转到隔壁舍房都要抬着去。

江北区部份同修5月8日在公园切磋交流时被警察带走,现在30天刑拘期已过,除少数同修被释放外,大多数仍被非法关押,据悉其中数人已被“批捕”。



兰州大学不法官员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兰大校方伙同兰州恶警迫害谭晓荣等大法弟子的恶行被曝光以后,丝毫不知悔改,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谭晓荣等四位弟子于6月2日在定西被抓以后,兰大派出所怀疑上述四人的一只包被98级历史系博士生王红梅(大法弟子)转移走了。于是于6月7日将王红梅非法抓到派出所去审问。

王红梅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拒绝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并在派出所打坐发正念,有力地打击了邪恶之徒。派出所无法,找来其丈夫做她的工作,小王仍不为所动。

兰大为了摆脱干系,不受牵连,于当天晚上将王红梅非法送往臭名昭著的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关押,并扬言待拘留期满后要送到所谓的“转化班”去强制转化。

6月2日在定西因书写大法标语被非法抓捕的谭晓荣、段金辉、朱高峰、张律敏等四名同修现关押在定西公安局,已被刑事拘留。

以前,兰大经管院、生命科学院、资环院、物理学院、数学系、中文系、法律系等七个院系均有法轮功弟子,惟独化工院没有,现在化工院出了个大法弟子张律敏,对学校震动很大。据说校方要求各院系彻底清查,唯恐再有没有暴露的法轮功学员站出来讲清真相



我在北京新安劳教所的见闻

我被强行带到劳教所,进行所谓的转化,在那里耳闻目睹知道了一些真实情况。一开始是几个劳教所转化了的人围攻一个,满嘴胡说,攻击大法、诬蔑师父,强行让我们写书面材料,我们不写,几天以后,她们又动起武,围一圈边说边踢,至使有些大法弟子被打成严重伤残。几乎每次进新班都有伤残者被送进大兴区团河医院。听说男劳教所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转化的学员被熬夜,不让睡觉,被打骂,被强行灌洗拖地布的脏水喝。有两个男学员坚定大法拒不转化,后被送到新安劳教所强行洗脑。这两位男学员,一位是东北哈尔滨市的朱宣武,另一位是爱尔兰中国留学生赵明。这两位大法弟子在劳教所吃尽了苦头,挨了无数的脚踢,朱宣武的一条腿被打残。但他俩坚定大法不转化,最后劳教所无计可施,把赵明送到严管队进行折磨。

劳教所充斥着欺骗和谎言。据悉,为了应付外国记者的调查,印发了六十多条“答记者问”让劳教学员学习 ,里面内容全是假话。如果记者问“因为什么被劳教?”要回答:“扰乱社会秩序”不准说炼法轮功的。问:“在看守所拘留多少天?”要答三十七天以内的数,就是在看守所待几个月、半年,也得说20天、30天或15天。问:“在看守所挨打了吗?”必须回答说:“没挨打”。



广东610办与省直属工委再度在三水举办非法转化班

据有良知的知情者透露:继广东省高校工委采用流氓手段非法绑架高校教师参加所谓"转化班"后,(由于被抓弟子坚决抵制,该班至今没有结束,被抓弟子至今仍未放回。)省直属工委在610办授意下,步高校工委后尘,将七名大法弟子强行秘密送往三水办"转化班",他们中有(音):省委办公厅的林耀成,省委政策研究室的钟韫声,审计局的林天池,以及有色院的田玉兰等(还有三人名字听不清),每个人都是被强迫抓走的。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杨希中等犯罪分子野蛮殴打大法弟子

我于2000年6月25日去天安门和平请愿。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把我带回来后,下午7点多钟,公安分局的杨希中问我干什么去了?我说护法去了,他一听我说,二话没说,左右开弓打了我十几个耳光。打的我嘴角淌血,到8点钟,他又问我还修不修?我说修,他又打了我几个耳光,并捶我的头,使劲拧我的脸,嘴里说叫你修出去跪着,到外边让我跪在石子上,并且还说晚上没有人,你们家里人也不在家打死你算了,把你扔到潮白河里。让我在外跪了3个多小时,到11点后才算完,在3个小时中,用电棍电了3个小时,并且灌了我3瓶水,电我的两手腕、胳膊、两腿内侧,都青紫并且起泡,电我时还得跪直,我一动他们就拳打脚踢,真是野蛮到极点了。公安分局罚我2000元钱,我们单位管保卫的吕俊德还多次带公安局人来家里抓人,但没得逞。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分局曹佳利等暴徒的犯罪记录

2000年2月25日,我和两位同修去北京信访办直言上书,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到信访办后,一看信访办变成了抓人办,有很多便衣警察和穿警服的警察对我们纠缠不放,而后通知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分局。刑警队长曹佳利到那里就把我们推上车,用铐子铐上一路辱骂不堪入耳,到分局后曹佳利将我三人分别铐在分局院子里的铁柱子上,又骂又打,在我脸上左右开弓打了十几个耳光,并踢我左腿一腿,一直到下午3-4点钟,大约铐了6-7个小时,而后将我们送入三河看守所,在那里拘留24天,于3月19日才将我放回,索取钱财1500元。

单位保卫科长吕俊德,多次打电话和来家抓人,但每次都没有得逞。1999年10月份,吕俊德将我的户口扣压,至今不给我。



成都51中退休教师雷玉芬因散发大法资料被非法关押1个月

大法弟子、成都51中退休教师雷玉芬5月17日因散发大法资料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莲花村看守所长达1个月。日前才被释放。成都邪恶势力不顾雷玉芬丈夫长期卧病在床、亟待照顾的情况,丧尽天良的作恶,激起广大邻居、群众的普遍愤慨。



吉林省松原市大法弟子住处无故被警察围困

几名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省松原市宁江区和平村暂住的住址,于2001年6月10日下午突然无故被数量相当多的警察围住,警察欲强行非法破门而入,被学员严词拒绝后,一直处于僵持状态,后其中几名法轮功学员开门走出来,凭强大的正念在包围的警察眼前堂堂正正安然离开了被围的住处,但后来有一名学员被抓。目前的具体情况不明,请同修们和其他善良的人们关注。



老年大法弟子的正念

某大法弟子是个老太太,忙于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和帮助其他同修。某天刚回到家,居委会负责的跟过来了:“听说你这几天是天天早出晚归不在家呀,又干什么去了?”该大法弟子说:“看来你们还对我跟踪追击呀,你们这样已经违法了知不知道。如果你们谁再敢来迫害我,你们一定会恶有恶报,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该居委会负责人吓得脸都白了,赶忙说:“你大法弟子怎么说这种话呢,你们平时都是很善的呀,你们不是讲善吗?讲忍吗?”我们大法弟子大声说:“你们明明知道我们大法弟子讲善还要来迫害我们,这不是你们太邪了吗!我正告你们,‘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忍是可以为真理而舍尽一切,但是忍不是宽容已经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的败坏众生与大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更不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所以你们谁再象过去那样迫害我们大法弟子,我会立刻发出正念坚决铲除邪恶。”该居委会负责人吓得赶紧走了,从此再也不敢做那些助纣为虐的事了。



湛江的天空

6月3日傍晚发完正念后,奔马状乌云向两边退去,天空绚丽多彩,晚上月亮周围出现光圈。6月10日早上5:00发正念前月亮周围有光圈,发完正念后,光圈变大,里面是黄色,外边是淡淡的一圈蓝色,范围比较大。6月9日下午天空出现彩虹,傍晚又出现两道平行的彩虹,两道彩虹的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从里到外的排列顺序刚好相反。另外除5月27日,6月3日发正念的两天雨止,早晨太阳出来外,其余天天下雨(整整下了两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