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老百姓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明慧网2001年6月13日】我叫周煜荷(化名),40岁,住太行山脚下一个贫困的小山村,家境十分贫寒,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宇宙大法,派出所及乡政府的不法人员时常到我家骚扰,使我几次被非法拘留。

不修炼前我病魔缠身,经医院确诊,是腰椎盘突出压迫左侧神经。我跑了好多医院,医生认为开刀太危险,弄不好下半身残废。没办法,只好用牵引疗法。经治疗50天后(期间不能下床),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坐不能坐,立不能立,躺不能躺,尝够了苦头。家里又穷,负担不起医药费,那时觉得活着真苦,度日如年。1997年1月2日,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天。正逢过年,三嫂来看望,对我说,“你修炼法轮大法吧!这功法确实很好,我现在无病一身轻了。”当时我不相信,加上身体受尽病苦折磨,根本没心炼,就说,我这样的身体能炼功吗?后来三哥又来劝我,我才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听了半天讲法,觉得不错,一连听了几天,神经痛消失了,病情有了明显好转,当时感到十分惊奇激动,是法轮大法使我摆脱了病魔,把我从万丈深渊中挽救了上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和众多大法受益者一样无法感激师父的恩德。从此,我时刻按真善忍修炼心性。

然而,1999年4月25日,许多大法弟子无故被抓,我怎么也想不通:这是怎么了?怎么抓自己的善良百姓呢?我就写书面材料,亲自送到北京信访局109接待处,希望能澄清事实,有一个公正的解决,还老百姓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没成想被公安人员抓回,并指责我,强令我以后不准再去北京上访。过后,我看了许多关于法律方面的书,进京上访没有错,这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99年7.20风云突变,一夜之间坏人在全国非法抓了不少大法弟子,石家庄也抓了5名大法弟子。接着大法被诬蔑,师父蒙受不白之冤,我二次进京上访,中途被公安截回,非法拘留了五、六天,警察并逼我写保证书,我拒绝。派出所叫家人去领人,丈夫到了派出所,警察就威胁他,丈夫为了不让我再受他们迫害,见我不写就狠着心对我一顿毒打,当时公安人员在一旁看热闹,后来丈夫为了能让我回家,替我写了个保证书。2000年1月27日早晨5点半,我和几个功友在家炼功,一夥公安人员突然闯进来,二话不说就录像,然后骗我们说是到乡政府说句话。当天我被拉到公安局,又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为了让我出来,亲戚百般周旋,就这样公安局还逼我家人拿500元,丈夫借不到钱,我舅舅出了钱,我才被放回家。此后的日子里乡政府不法人员经常到家骚扰,不准在家炼功。

2000年7月9日我第三次进京上访,因信访局早已变成抓人场所,我只好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好,警察见后不说二话,打了七、八个耳光,把我押往看守所,将我背铐在木桩上,两天一宿。后来被当地公安人员押回投入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我被欺侮,讥笑、谩骂,受尽煎熬,他们还逼我写保证书,我拒绝、不写。期间因我上吐下泻,发高烧,食水不进,看守所怕我出现生命危险担责任,还逼家人拿2000元,家里穷实在出不起,又多关押了半个月,后经家人说情,由2000元降到300元,是我姐姐给出的,才放我回家。

至今看守所里还有二十来名大法弟子被一直非法关押不放,听说现在迫害又升级──用电棒镣铐逼迫转化。在此我呼吁所有遭到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家属以及亲人,赶快行动起来,以各种方式抵制坏人们的犯罪行为和见不得光的阴谋,揭露他们的邪恶本质,并强烈要求无罪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判刑、拘留和劳教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