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怒吼 -- 大暴雨袭击湖北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日】据中央社台北十三日报道,中国大陆北旱南涝,华中的湖北省也没有幸免,部分地区从八日起遭受大暴雨袭击,已导致十二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达数亿元人民币。 中新社今天报导,湖北省除鄂西北、鄂东南外,过去六天其它地区普降大到暴雨,降雨量超过五十公分的达二十二个县市,超过两百公分的有十三个县市。 据初步统计,受灾人口过百万,农作物受灾面积八百多万亩,因灾倒塌房屋一万三千间,基础设施遭水毁。

据中新网13日报道,特大暴雨使湖北省荆州市八十一个乡镇受灾,受灾农田面积达三百三十一万亩,其中严重受灾面积八十七万余亩。暴雨还造成一万九千栋房屋被淹,一千九百余栋房屋倒塌,一千余间房屋被毁,六人死亡,四十五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七点五亿元人民币,其中农业直接经济损失六点八亿元人民币。(六月八日至九日,该市江陵、公安、监利、石首、荆门、沙市遭受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袭击,平均降雨量达二百毫米以上,局部地区达三百六十六毫米。

这是因为湖北省的邪恶势力紧随“人权恶棍”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作恶不止,欠下七条大法弟子的人命,招来神的怒吼!天理不容!人不相信报应,那么天就要惩罚到人不能不信为止!

彭敏,男,湖北省武汉大法弟子。彭敏因进京上访和制作真相资料,被非法逮捕。在武昌青菱看守所关押期间,因坚持学法炼功并向同监的犯人洪法,被邪恶暴打,2001年1月9日邪恶将其迫害致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并因此导致全身瘫痪,头部以下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知觉,其背部因在看守所受到的迫害而溃烂了一个大洞,于2001年4月6日被迫害致死。

彭敏的母亲,大法弟子李莹秀,在2001年5月左右因揭露邪恶又惨死在七医院。当其丈夫老彭(大法弟子)从何湾劳教所戴着手铐去七医院看她的遗体时,发现李莹秀的脑袋上有斑斑血迹。

彭敏全家五人全部是大法弟子,99年7月22日后,全家人进京上访。结果父亲老彭被非法判劳教,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妹妹彭燕和她哥哥彭敏一同被捕,从去年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至今。哥哥彭亮,也曾多次被关进看守所和转化学习班。

湖北浠水的大法弟子南初寅因去北京上访和炼功,三次被非法关押,被毒打,并非法劳教一年,直到被迫害致死。关押期间被警察打倒在地,用皮鞋踩住颈部,在头上、身上乱踢,猛击腹部,导致肝脏破裂,一直吐血、便血不止,于2001年2月一天夜里大量吐血后离开人世。

南初寅的老伴也因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拘留40多天,儿子因依法上访被西南石油学院开除学籍,并因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二次共9个多月。大女儿因依法上访和炼功三次被抓,共被非法关押6个月。小女儿因依法上访,并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强行劳教一年半。一个好端端的家庭仅因为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湖北省厅局级干部罗建中去年十月曾两次参与商量在十堰市城区张贴散发法轮功传单,并且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中共撤职、开除党籍。

受灾最严重的荆州市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当局积极参与江泽民疯狂镇压法轮功的运动。披着人皮的不法恶警“采取最下流的手段在发泄私愤。”

法轮功学员杨先凤,于2001年3月在宣传法轮功时被抓进朝阳派出所。恶警把她铐在窗栏上并不断毒打她,逼她交代真相资料的来源。到了晚上,其中一个恶警竟叫来一个妓女,在她面前干那淫秽不堪的勾当,并逼迫杨先凤看。被杨坚决拒绝后,流氓恶警就用被子把她包起来推倒在地,用铁棍打,并踩在她身上跳,当即把她脊柱骨踩断。恶警竟扬言“上面说了,打死算自杀”。被送进了沙市第一科看守所后,因不配合警察照相,又被恶警扭断右臂。在她痛昏过去的时候,恶警竟又用辣椒水往杨先凤的眼睛里淋、把燃着的烟头塞进她的鼻孔,致使杨先凤的眼睛被弄残。恶警到她家抄家时,把她家里仅有的一千元现金全部抄走。

“中国政府中那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它们所采用的一切手段都是最卑鄙的、最邪恶的,是历史上从来都没有的,已经到了顶峰了,登峰造极了。一个政府被利用来耍流氓,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