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蝗灾拉开新疆遭恶报的序幕


【明慧网2001年6月14日】据新疆人民广播电台6月11日报导,新疆北部塔城、伊犁、博尔塔拉、阿勒泰、哈密等地州最近出现大规模蝗灾。截至目前的不完全统计,新疆蝗虫发生面积近二千万亩,蝗虫随着气温上升正在孵化出土,蝗灾面积还将进一步扩大,再加之邻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境外蝗虫的即将潜入,将对新疆人民生活构成极大的威胁。 如果人们稍微了解一下新疆地区是如何善恶不分,紧跟江泽民流氓政府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就不会对新疆遭蝗灾感到惊讶了。

新疆乌拉泊劳教农场用残忍手段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奎屯学员孙寿兰遭受巴小梅为首的数名干警电棍毒打,鼻梁被打断,双腿伤痕累累仍被罚站两天两夜,送医院时,竟威胁说伤是自己抓伤的; 今年2月初,法轮功学员小雪(化名)到另一位学员家去拜年,碰到公安在这位学员家中做转化,后来公安开始对小雪进行盘查,情急之中,小雪从阳台上跳了下去不幸摔昏。接着警察便对小雪家进行了抄家,小雪被送往医院4天后才苏醒,并且被摔骨折,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安只通知她家里人交钱给小雪做手术,不让家人知道具体情况和地方,更不让去探望。现在小雪生死未卜,谁也不知道她的具体情况。

还有新疆法轮功学员被判刑甚至迫害致死的消息陆续传出:如新疆某电视台公开报道法轮功学员范伟(男)以及其它3位法轮功学员(女),因拒不转化而被判刑的消息;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非法宣判了6位学员劳教,其中胡敬尧被判劳教两年半。去年12月19日,27位乌鲁木齐市学员举行了一次小型法会,被警察发现后全部被捕。乌鲁木齐乌拉泊劳教所关押着全疆各地区被遣送来的学员,其中以女学员为多。被判劳教的多达70人左右,其中年龄最大的60多岁,最小的只有16岁。新疆地方电视台还报导了一位姓朱的学员,在被押送途中从火车上跳下不幸身亡,以及伊犁地区一位学员因坚修法轮功被邪恶之徒迫害致死的悲惨事件。

新疆昌吉劳教所的邪恶使被非法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经受了非人的摧残折磨。自99年12月昌吉劳教所收容法轮功学员以来,多名学员被残酷殴打施暴。有一学员被剥光衣服后,反锁在办公室用超高压电棍长期电击。他们还用特制的电击器具进行殴打。这种电击器具电击时刺破皮肤,使皮肉开花,鲜血四溢。他们为了转化学员,对数名学员使用此刑,打得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浑身鲜血淋淋,惨不忍睹。一位62岁的老人学员也同样受到了种种非人折磨。每天被迫强化军训,然后再超负荷劳动。每天只让睡4小时,参加16小时的劳动,由于超负荷的劳作,有时劳动时会打瞌睡,这便会招来劈头盖脸的一顿毒打。一旦被昌吉劳教所强行洗脑的学员清醒过来,重新投入到修练中来,恶警们就用更加恶毒的手段来迫害他们,如法轮功学员赵爱军、崔桂林等就被转入了监狱。

新疆对揭露镇压法轮功事实真相的学员采取了残酷的镇压。乌苏市张文燕、刘宏远等法轮功学员于2000年12月底无辜被抓。只因为在乌苏市发现了法轮功真象资料,警察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仅凭怀疑,便抓了他们认为是骨干的学员,一直关押至今。新疆机械研究所的刘XX夫妇将真象资料给在昌吉的家人传看,被昌吉公安发现后,昌吉公安遂以其家人的名义将夫妇二人骗至昌吉进行抓捕,现下落不明; 乌鲁木齐市的唐龙章、王新、张建波、高玉红等14名法轮功学员在送真相资料时被捕,现详细情况尚不清楚。法轮功学员张旺生等7位学员向民众讲明真象发放资料时被抓,现下落不明。 法轮功学员张旺生等7位学员向民众讲明真象发放资料时被抓,现下落不明。 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安分局政保处专门负责打击法轮功工作的干警白刚在对待被捕的法轮功学员时十分残暴,有一次在审问一位法轮功学员时,因该弟子至死不出卖他人,白刚就丧失人性地殴打这位学员,在打断该学员肋骨的情况下,白刚还不善罢甘休,接着用300多瓦的灯泡照着这位法轮功学员,不让其睡觉。 据悉,在大魔头罗干亲自上阵去新疆蹲点之后,新疆公安对法轮功的镇压变得更加残酷,现在被抓的学员大多都在抓住后很快就被非法劳教。人性全无的大魔头罗干现在正在地狱里陪它的主子僵泽民受无休无尽的煎熬,还有许多迫害过法轮功的恶人正遭恶报,聪明人一定会看见:凡是不遗余力地充当镇压法轮功的帮凶者,不论是谁,不论在哪儿,都正在逐一遭恶报;然而,苦海无边,恶报才刚刚开始。 “善恶到头终有报”的古训正在向奉行“无神论”的无恶不做的败类展示它的威严!(转自人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