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马三家引来的祸患:千米宽辽河断流数百公里

【明慧网2001年6月15日】辽宁作为中国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已经是连续第三年遭受特大旱灾;马三家劳教所作为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典型,已经是连续第三年凶残邪恶。

辽宁的第一大河辽河的部分河段已经没有了一滴水,宽度达1000米的河道已经完全没水了,河道变成了沙地。从今年5月9日开始,辽河开始断流,辽河连续性断流和间接性断流加在一起接近103天,这在辽河的历史上是没有过的。

辽宁的第一大劳教所沈阳市马三家已经邪恶得没法再邪恶,这个关押达2000多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已经完全没人性了,管教变成了恶魔。从1999年7月开始,所长苏境、邵立等不则手段、凶残至极,极尽其邪恶之能事,进行残酷迫害。劳教所的警察对女学员说,什么是“忍”,“忍”就是把你强奸了不允许上告!管教人员将法轮功学员绑起来用电棍电,电女学员的前胸、阴部,逼迫学放弃修炼,惨叫声不断,还将18名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与男犯人同居一室。

辽河从今年1月1日开始就出现了间歇性断流。断流点叫马虎山,是从5月9日开始断流的。在马虎山水文站的记录上,5月22日之后记录就停止了,因为河道干脆没有水了。据了解,从今年2月到5月,辽宁平均降水量为50.1毫米,比多年平均降水量减少50.3%,是1904年以来降水最少的一年。目前辽宁境内的大凌河等主要河流都已相继断流,辽西大河饶阳河,半个月前就没水了,一路蜿蜒的宽约10多米的巨大河床裸露在阳光下,昔日波涛滚滚的大河现在连条小水沟也称不上了。

2000年1月17日中央领导和省领导、记者再次来到马三家,各大队、分队照样搞假象,按惯例又把不接受洗脑的学员藏起来派人看管。就在这次的解教大会上,当一名所谓被转化的人在会上说假话时,女二所一大队二分队的法轮功学员邹桂荣站起来说明真实情况,话音没落,立即被前后左右一大帮被转化的人捂嘴、撕头发、扭胳膊、搬脖子、连拉带拽地拖出会场。省政法委书记丁世发发言将这件事辩解为“党和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帮助教育挽救”。邹桂容在马三家受尽了毒打、折磨、电棍电等,手指还被钉过牙签,她身上经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几乎没有一块好肉。

目前干旱已经严重影响到整个辽宁的工农业生产,其中农业方面79%的耕地遭受旱灾,近四分之一的耕地干脆没有播种。在凌源市的一个农民打的宽口水井,已经到了28米的地下,但水井里仍然没有多少水,那渗出的水现在一天也就够浇半亩多地。900个水库有360多个是干枯的,所以全省8个市25个县的供水处于比较危急的状态。过去葫芦岛市城市每天取水都能达到4万立方米左右,现在一天只能提供1万立方米的水。即使这种情况也只能供到月末。

目前马三家劳教所打死多名法轮功学员,不通知家属,直接处理。还以犯人组成“四防”人员惨无人道地迫害学员。学员姜杰,经常被警察和冯琳等“四防”人员打得遍体鳞伤。白天除了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外,晚上还要被毒打、体罚,整夜不准睡觉等。有一次以冯琳为首的几个犯人将她打了四五个小时,他们拳打脚踢,揪其头发往墙上撞,用电棍电其头部及全身,最后把其打得大便都拉到裤子里了,满脸青紫,鼻子、口流着血。她偶然遇到了队长苏晶便向其反映了每天被打被罚的情况,但以后她被打得更狠。

辽宁百年不遇的大旱,是辽宁当权者紧跟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树立马三家这种邪恶黑窝为典型的报应,是上天对麻木不仁的人们的惩罚和警告。如果人再不醒悟,继续作恶,到那时就不仅仅是喝不喝洗澡水的问题,大干旱大后面很可能是大饥荒、病害、虫害、污染,甚至大瘟疫!

目前人能逃避老天爷的惩罚的唯一途径是立即停止作恶,把人类的良心、道德找回来,善待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