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盆火


【明慧网2001年6月15日】 2000年12月30日我和功友又踏上北上的列车,去北京护法、讲真象。2001年1月1日10点,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两个警察跑过来抢我的横幅,我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我不停地喊。警察抢走我的横幅抓住我,我挣脱后向西边跑,又拉开一个横幅,一边跑一边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我使劲地喊着,真想把师父和大法的冤屈全都喊出来,周围好多人都呆呆地望着我,好像被我的声音震住了。那时我觉得自己顶天立地如此地高大,我的声音划破天空冲向天宇,千万年的等待为的就是今天这殊胜壮丽的一刻啊!警察猛跑过来又抢我的横幅,揪我的头发,扭胳膊、拧手腕,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把我弄上车,当时广场上的横幅此起彼伏。上车后我和功友们把车窗打开,伸出头拿着横幅随车飘扬,高喊:“法轮大法好!窒息邪恶!”

警察把我们押到了天安门公安分局,那里的功友很多,都为我们齐声鼓掌,我们也微笑着双手合十,我们共同背诵《论语》、《洪吟》。一个多小时后,警察把我们塞上车强行押走,在车上我们共同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车开到昌平看守所院内,一进屋那里已关着很多大法弟子,我们一起背法,还把横幅挂满了屋子,有时警察进来想命令什么,我们就喊:“窒息邪恶!除尽邪恶!”大法弟子的正义之声令他们胆寒。

因为大法弟子太多太挤,晚上一部份在冰冷的地板上坐着,另一部份站着,不时地互相换着,共同学习经文《在大湖区的讲法》和明慧编辑部文章《除恶》,互相切磋整体提高。我们悟到:我们是来证实法、卫护法的,无论在哪里都得起这个作用,不能纵容邪恶,只要我们正念一出,就能窒息邪恶!第二天刚放亮,警察要分散我们,我们手挽着手,要求无罪释放。后来他们又调来很多武警,武警把我们强行拖上汽车,押到丰台看守所。因丰台看守所也放不下,又往各派出所分,我们10人被押到和义派出所。当天晚上挨个非法提审,一位北京信访局的工作人员问我姓名地址。审讯几次,他见我不说,又想用伪善套出,还激我说,你敢来北京上访就应敢说出自己姓名住址。不管他用什么招儿都动不了我的心。我给他讲:“修炼前我体弱多病,神经性头痛、胃酸等病常年折磨我,经常去医院看病,吃药也不顶事。修炼后全身的病消失了,精力充沛,一天干多少活都不觉得累,学法一个月就去掉了打麻将、抽烟、喝酒的毛病。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事处处考虑别人、与人为善、淡泊名利,工作兢兢业业。一次财务科多给了我500元现金,我原数退回,他们很感激,并说在当今社会上像你这样的好人不多了,我说在大法修炼者中这是最普遍的。我努力修心向善做好人,多次被厂里评为先进工作者。是大法救了我,是大法使我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我只是向世人说句心里话,并没错,应无罪释放我们。”他和我谈了两个多小时,后来他没说什么走了。

元月2号上午和义派出所的警察用各种方法哄骗了一上午,说什么你只要说出姓名马上就放你回去,我亲自送你到火车站坐车。我始终保持正念不说,他又把我锁在了铁笼子里。元月3号下午,所长亲自审我,他见我不说,他就用电脑、听口音等各种手段辨别我是什么地方的人,我善劝他:“如果我说出就会株连地方官员,你们这样逼我是不对的,我配合你们等于是在干坏事,我不会说的。”晚上4 个警察气急败坏地强行给我戴上手铐,象猛兽一样对我拳打脚踢,并揪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被抓后,我们一直集体绝食绝水,那时已三天了,他们又强行给我灌食、灌水,边打还边问说不说,我说我死也不会说的,你们这样迫害大法修炼者是在做大坏事、造大罪,将来是偿还不清的。他们不但不听,又一起上来把我打倒在地,其中一个警察踩我的双脚、大腿,狠踢我的头。我坚定正念,在心里背:“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窒息邪恶!”他们折腾了两个来小时,我仍然不吃不喝不说姓名,另一个警察说:“何苦呢?喝点水、吃点东西,说出地址姓名把你送回去,家中有老人小孩,何必在这儿受罪。”我说:“我叫大法弟子,要求无罪释放。”警察气急败坏地说:“把他的皮夹克毛衣脱掉!”他们就把我弄到外边汽车库门口,给我开始从脖子往身上浇水,当时北京的气温在零下十几度,两盆刺骨的凉水浇完,我也没有感到冷。又到屋里用手铐打我的脸、手背,用铁锤打我的前胸、腿、肩,我坚定正念,在心里一直背师父的法:“坚修大法心不动,提高层次是根本,考验面前见真性,功成圆满佛道神。”身体并没有承受不了的感觉,可是那些警察却累得气喘嘘嘘的,轮番几次,大约到深夜12点以后,他们使出了各种招术,又是欺骗,又是恐吓:“你不说就这样对待你!再不说就打死你!我是警察学校的高才生……”看我实在不说,他们又装出一副伪善的样子说:“你可能是公务员,年岁也不小了,说了姓名,我亲自送你上火车,何必在这里受罪。”软硬兼施了一阵子,我不听他们那一套,就在心里背法。已经折腾了几个小时了,他们全精疲力尽了。大约到深夜1点以后,他们都灰溜溜地走了。

当时我马上发出一念:我不能倒下,我要出去讲真象,不能听从邪恶的摆布。我忍着疼痛,穿上湿透的衣服,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派出所。在寒冷的冬天,我的衣服已冻成冰棍。我心里背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不由得想起“操尽人间事”的师父,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师父为芸芸众生几乎耗尽了一切,我吃这点苦算得了什么呢?我是师父的弟子,我曾有过神圣的誓约,我会做好的。这时一转弯前面竟出现了三盆火,我真正地感受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大法的威力真实地显现在我的面前。我把衣服烤干,已经是早晨5点多了,在前面出现了一辆出租车,我上了车,又回到了正法护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