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怒:福建暴雨一片汪洋 一个闷雷历时58分钟

【明慧网2001年6月15日】据新闻晨报张碧辉报道,6月12日中午,福建长泰出现一奇特气象景观.长泰县西北方乌云密布,越积越黑。大约13时40分,一阵狂风过后,开始下起大雨。13时45分,一声闷雷打破沉寂的大地,此后,闷雷没有停顿过,由远而近,由近而远,时而高亢,时而低沉。尽管14时03分大雨渐歇,但雷声依旧,直至14时43分消逝在东南。这一奇异现象实属罕见。

据福建日报报道,6月12日以来,闽西北地区普降暴雨到大暴雨,宁化、清流两县大
部分乡镇受灾。雨灾导致宁化淮土凤山中学2名初三学生失踪;宁化县石壁小吴村、
立新村有120多名群众被困;清流嵩溪惠清水库出现险情,林畲石下村有100多人被洪水围困。
  
受高空低槽和中低层涡切变线共同影响,三明市沙溪、金溪流域普降暴雨、大暴雨,
暴雨中心──清流嵩溪在12日8时至13日8时降雨184毫米,宁化城关、清流城关、嵩
溪等地13日3时至8时降雨分别达101毫米、159毫米、160毫米。清流县连续两天陡降
暴雨,洪水猛涨,浸没了全县8个乡镇,山体滑坡,房屋倒塌,通讯线路被刮断,交
通受阻,大片水稻、烤烟等农作物被淹没,一批鱼塘、水塘被冲垮,损失严重。暴
雨造成溪河水位猛涨。据宁化、清流城关水文站观察,水位上涨最快分别达1.3米/
小时和0.9米/小时。13日9时宁化城关区水位316.50米,超危险水位0.2米,预计将
超危险水位0.5至1.0米。
  
据初步统计,宁化至济村乡2处公路塌方;乡村道路冲垮22公里,塌方120多处,桥梁冲垮2座;房屋受淹402间,倒塌177间,烤房受淹206座,倒塌49座;西北片烟叶过水面积19000多亩,水稻受淹31500多亩,鱼塘受淹1450亩;桥下水库总干渠全线瘫痪,冲倒电杆8根;石壁镇停止发电,凤山片8000多人自来水中断。
  
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人们不相信的不一定不存在。冥冥中自有神灵主宰。 善恶有报,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 如果我们稍微了解一下福建地区是如何善恶不分,紧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就会明白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是上天的惩罚。

明慧网报道,大法弟子陈碧玉原是中国工商银行福建省福州市台江支行职工,曾三次被关进看守所,四次被关进精神病医院,受到非人的摧残,最后被单位强行开除。99年11月上访,在北京府右派出所,陈碧玉被一名三十多岁微胖派出所人员强行罚款1400元,没给收据。

后来陈碧玉被送到福州,并被关押在"水头看守所",每天被强迫干手工活。99年12月
陈碧玉被关入"福州精神病医院防治院"(门诊医生说在他那里死了好多大法弟子),后亲戚花5万5千元贿赂公安局,公安才同意把关系转入精神病院,后工商银行强行收回工资卡(使用牡丹卡发工资的),99年12月,陈碧玉逃出,继续进京上访,被抓回。2001年1月7日,被直接送入精神病院,单位暗示医院往死整。第二区的主治医生林耀平,明明知道陈碧玉是正常人,还强行摧残,用电针、破坏精神药物等摧残。导致她失禁、失忆。后家人实在看不过去,质问林耀平为何如此摧残陈碧玉,他说"是单位要他这样作的"。后转入他院。后经济承受不了,才出院继续上班,但是打杂,后被迫辞职,不愿写"辞职报告",被骗(被同事郑瑞霖,朱彩虹)送入福州精神病院。单位不法官员为了达到"在经济政治彻底搞垮",先骗着收回劳动合同(这样无故辞职不要付违约金),后强迫写"因为不适合银行工作,自愿辞职",然后单位批准了(多么虚伪、冠冕堂皇!)在2000年11月陈在洪法发真相资料时被告发送入"福建省建阳看守所",后无罪释放,但是拿着"释放证",当地拒绝办理户口等手续,公民的基本权利都被剥夺了。

大法弟子陈进,因修炼大法被劳教一年。入所后,每天被强制劳动17小时,双腿以至全身严重浮肿。在此情况下,又迫使其绕操场跑步时间长达两个小时。除此之外,又将其双手横扣、十字站立连续十余天,一刻都不准睡觉。之后又对其长期罚站。为达其迫害目的,唆使犯人24小时看管,并威胁劳教犯人如看不好延长他们的劳教期,以此转化矛盾,有的管教甚至还当众宣说:"再不转化就给你注射毒品,看你还炼不炼。"大法弟子陈恒,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因未"洗脑"而被任意延长一年,入所后,恶警们对其大打出手,使用电刑、罚站、关禁闭等手段长期折磨,如今已神志不清,被送入福建福州建新医院医治。大法弟子谢科峰,因修大法被劳教二年,在所谓的"洗脑"中被恶警及劳教犯打至口吐鲜血,事后还迫其长时间面壁站立。大法弟子张思铨,因修大法被劳教一年。恶警们将其双收横扣,同时对其使用电刑、拳打脚踢以至遍体鳞伤、牙床损坏之后,又强迫其面壁站立连续十余天不允许睡觉,以此对其进行精神以及肉体的折磨。

邪恶毕竟是见不得人的,该所知法犯法,做恶心虚,唯恐罪行暴露,遇有外界参观时,竟然将所有大法弟子藏进储藏间。

大法弟子谢科峰,厦门大学在校生,因坚修大法被劳教二年。恶警们强行逼他接受洗脑,被长时间定形,体罚,不让睡觉,还指使吸毒劳教人员对谢科峰进行施暴,口吐鲜血,仍坚修大法心不动,现被福建福州儒江劳教所每天24小时指派吸毒和嫖娼劳教
人员看守。

大法弟子念小鹏由日本回国赴京上访向中央反映修炼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被劳教一年,长期罚站,受体罚,不让睡觉,遭打骂,还尽力坚持护法和洪法。大法弟子张思铨因修炼大法被拓荣公安送福建福州儒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长期罚站面墙,双腿浮肿,步行艰难,双手吊铐,不让睡觉,被恶警毒打,腮帮肉都被打飞,牙床被打松动,身体伤痕青黑。

其中受灾严重的宁化县,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尤为严重。宁化精神病院共关押大法弟子七十余人。应当特别指出的是:宁化政法、公安部门在对两名大法弟子强制"洗脑"无效后将他们送入精神病院,其残害善良的邪恶面目昭然若揭。

以上是福建各部门迫害法轮功的部分事实,上苍的警告才刚刚开始。如果充当镇压法轮功的帮凶者继续作恶,不论是谁,不论在哪儿,都正在逐一遭恶报;"善恶到头终有报"的古训正在向奉行"无神论"的无恶不做的败类展示它的威严!(原载大纪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