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特大惨案--吉林市劳教所毒打95名大法弟子致使45人重伤10几人休克

【明慧网2001年6月17日】2001年3月14日,对吉林市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180名法轮功学员来说,是一个血雨腥风的悲惨日子。就在此日的九点多钟开始,劳教所的不法警察,在大队长的亲自指挥下,开始毒打被关押在四楼的大法弟子;下午一点多钟开始毒打被关押在三楼的严管班和二楼的宽松班的大法弟子,一直打到下午四点多钟。据确切数字:被打大法弟子达95人之多,重伤者45人,被打休克的10几人,其中几人被打破脑袋流血不止,一名大法弟子被打断一根肋骨,一名弟子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

这次惨案的发生是从3月7日劳教所组建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大队开始的。打、骂大法弟子在吉林市劳教所是司空见惯的事,不次于打骂的还有"上坐"的体罚。暴徒们采用的体罚办法是违反人体结构、古今中外没有的"坐"法,他们叫"轧"起来,即30几人在不到5米长的睡铺上,一个接一个的腿伸直,后一个人的小腹紧贴在前一个人的后背,两腿在前一个人的两边伸直,既难看又残酷,从早起到晚上9、10点钟睡觉,不分节假日,除大小便,吃饭外一天坐15-17个小时。在所谓大队成立当天的下午,被非法关押在严管中队(大队分严管、普管、宽松三个中队)二班的潘兆文在"上坐"时,就没有伸直腿而是散盘着,班长叫他"轧上"伸直,他找队长反映自己的要求,没想到管教室警察没容他说就给了一顿电棍,压在地上,眼角边撞了一条2寸长的口子,流血不止。功友们一看暴徒们打人,全体功友晚上都不吃饭了,抗议严管中队韩晶等暴徒的违法犯罪行为。绝食两天中队警察拒不承认罪行,副队长张立出面从中调和,找了五名功友直接跟大队长交涉,交涉的结果是大队长梁某承认打人不对,保证以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后来改口尽最大努力不发生打人事件)。严管一班被关押的功友停止了绝食。没想到问题刚解决了3天,11日晚9点,从四楼传来了打人声和功友的喊叫声。功友12、13日两天找大队,大队不理,功友深感上当受骗,二楼宽松班、三楼严管班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先后停止吃饭,支持四楼普管班被非法关押的功友。

到了14日上午九点来钟开始从四楼传来了打骂、喊叫声,声音越来越大,二三楼的功友知道这下是真正的大打出手了,一齐义正词严地喊出了"不准打人!""打人犯法!"等等,喊声震撼了整个大楼,整整持续了近一个小时,四楼停止了喊叫打骂声。可是沉默了不到半个小时,第二次响起了咚咚的棍棒声掺杂着喊叫声,一直到中午十一点半左右才结束。这说明四楼两个班被非法关押的功友无一幸免。事后知道四楼普管两个班被关押的70多名功友中,35名功友被拉到管教室,大都被暴徒剥光了衣服用电棍、狼牙棒等凶器折磨。其中功友白晶志被打断了一根肋骨,急忙送卫生所。功友宋文明头上、后背、臀部挨了几十电棍和狼牙棒,被打的昏迷不醒,几天侧卧在床上起不来。类似宋文明这样的重伤12名左右。

14日下午一点多钟,由教育科科长赵勋、管理科科长郑某带领三个中队的队长及大队的五、六名身强力壮的管教凶神恶煞似的闯进了严管一班,咬牙切齿的嚷道:"叫你们喊,叫你们不吃饭!"拿着闪着火花的电棍来打大法弟子,很多大法弟子高喊:"不准打人!""大法是正法!""炼功无罪!"这时邪恶之徒手打、脚踢、狼牙棒打,全上来了,把19名功友连拖带推带架地弄到了管教室。开始还听到功友的喊声,后来只听到咚咚的棍棒声。梁大队长坐在一边指挥五、六个管教打一个人,剥光衣服,一个人踩着脑袋或脖子,两个人摁着腿脚,两边一边一个管教抡棒子打,这边的打累了那边接着打,一直打得叫不出声或点头答应吃饭了方停下。第一个挨打的是牛津慧,开始怎么打他就是盘腿叠着手印,几名管教打一顿头胸后背,问他还打不打坐?他就是不吱声,打了一顿,也按不倒他,摁倒了再坐起来,累的几个管教汗流满面,呼呼直喘。后来又上来了几名管教才搬倒了他。最后直到打得他失去知觉,暴徒怕出人命担责任,急忙把他抬上车送医院抢救。至今十天过去了还没回来,是死是活还不知道。第二个被打的是功友李强,一个管教举起灌满铅的狼牙棒照李强的脑袋打去,李强一下就失去了知觉,梁大队长怕出人命交代不起,急忙说:"打屁股,照屁股给我狠狠地打!"三名管教摁着,两名管教抡流打,打了一顿,问李强还绝不绝食,李强也不回答,又继续打,负责急救的两名护士在旁边说话了:"别打了,人快没气了!"这时两名打手才停下来。等李强醒过来了,被两名功友架着回到宿舍躺在床上脸直冒虚汗,又昏睡过去,功友叫醒了他又迷昏过去,一直迷昏了一个多小时。类似李强这种状态的还有付洪伟、侯占海、李庆如、郭占德等,没挨打的功友都含着泪瞅着他们被打焦的紫黑色的屁股和后背,轻轻的用卫生纸擦着伤处流的血。

暴徒们在打三楼严管一班被非法关押的功友的同时,也对二楼40名绝食的功友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另外还对六名功友强制灌食。40名功友全部被打,无一幸免,其中刘长和被打的满脑袋流血,尚春光后背、屁股被打30多棍,二楼像他们这样受重伤的有8名功友。

做贼心虚,暴徒们知道他们的恶行是违法犯罪行为,所以全看守所一律停止接待探视,包括所有的犯人,无一例外。对法轮功学员彻底搜身,以前是搜经文,现在连一张白纸、一根油笔都不放过。暴徒们说他们吸取了2000年打死大法弟子李再亟被上网曝光的教训。李再亟火化的前一天,邪恶势力把全市派出所的民警都动员起来,看好派出所管辖范围内的大法学员,不准他们上街,有的派出所乾脆把自己管辖的大法学员集中起来,就这样还调动了200多名干警给李再亟"送葬"和守卫殡葬馆。外国记者到劳教所来访李再亟的死因,弄得劳教所在国内外名声狼籍。所以这次这么大的惨案要曝光就更不可想象,所以歹徒们才特别小心严密地封锁消息。

然而纸里包不住火的,事情发生不到三天,看守所大门外就挤满了探视的家属,她们大声质问:为什么不让接见?!接待室大门紧闭,她们就绕到围墙高处看,管教拿着电棍呲呲地放着火花撵她们。她们气愤地说:"这是什么世道,连旧社会日伪时期也不能不让探视,我们要告你们!"歹徒们封锁了大法弟子和刑事犯通向所外的消息,还得封住全所200名干警家属的嘴。不少干警打完功友的第二天就假惺惺地向功友道歉:"你们是好人,我知道!但工作所迫没办法。"不到一周歹徒们的犯罪行为就轰动了吉林市。歹徒们为防备像李再亟那样引来国际媒体的曝光,所以又采取了第二步措施,于3月17日早上一上班就宣布了50名他们认为打的最重的所谓顽固分子,分流到省内其他劳教所。仅仅20分钟就打行李上车拉去,两台大客分别奔上吉长、吉沈高速公路。事后知道第一车25位大法弟子中被送到辽源劳教所15名,另10名被送到通化劳教所。另一车大法弟子据说是被关押到四平和饮马河劳教所。

在野蛮毒打大法学员的当天晚上,梁大队长分别到各班作了简短的恬不知耻的讲话。他说:"我梁某没有胆量擅自决定这样对待你们,这也是得到上级允许才不得已而为之。"到底他所说经上司的允许指的是哪一级上司允许,我们不得而知。但众所周知,邪恶势力在人间的总头子就是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

李洪志老师在《排除干扰》中讲了:"无论什么人在世上干了什么坏事,都得自己偿还。"

正告吉林市劳教所的暴徒们:“人权恶棍”江泽民的罪恶一定会得到正义的惩罚,但你们的罪恶必须由你们自己偿还。大法弟子遍布全球,除非你们已遭天谴,否则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无法逃脱正义的审判!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7/12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