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日报:天灾人祸旱荒蔓延中国大地


【明慧网2001年6月18日】中央日报6月17日伊铭先生撰文题为:天灾人祸旱荒蔓延中国大地。

文章说:今春以来,中国大地从南方到北方持续乾旱少雨,气温普遍升高,大风天气频繁,旱情发展怵目惊心,北京气象部门预测,中国正面临五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跨年大旱灾。统计显示,截至五月三十一日,中国旱田受旱面积达三亿四千一百万亩,其中有六千四百多万亩耕地未能适时播种,有一千一百万亩耕地播种后未能出苗,乾枯绝收面积四百四十五万亩。更为悲观的是,中国大部份地区六月份降雨量依然偏少,旱情将继续加剧。

旱情严重 50年仅见

东北和西南这两个中国遥遥相对的地区,遭受的旱情最为罕见。受到乾旱直接影响的包括三百三十万公顷农田,一千六百万人口和一千两百万头牲口。二十三万多公顷的夏季作物可能颗粒无收;东北的小麦和牛奶的产量也将大幅度下降。中国商品粮生产基地辽宁省,旱情亦在迅速蔓延,受旱农田面积已超过两千四百万亩,农村有七十多万口人、近四十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二十二座大型水库的蓄水量只相当于去年的三分之二。进入四月后,降雨量更比历史同期降水平均值少八、九成。尤其是辽宁西部地区,旱情更严重,已有一千四百万亩耕地无法播种。

农业大省山东,入春以来降雨明显偏少,以五月份为例,平均降雨不到六公分,是自一九一六年有降水资料以来降水最少的月份。目前全省地表水蓄水量为四十八亿三千一百万立方公尺,比历年同期偏少十三亿立方公尺,五十七个县以上城市供水不足,有两百一十八万人、四十三万两千七百头大牲畜,出现临时性吃水困难。持续乾旱少雨使当地遭遇八十五年来最严重的旱情,导致小麦大幅度减产。

山西省目前也有七十二个县处于乾旱状态,其中严重乾旱的四十五个县,主要集中在临汾、运城和大同等市。从二月份到现在,人口第一大省河南省平均降水量仅为二十一点三毫米,较正常年份同期偏少百分之八十一,严重的乾旱还造成一百八十多万人、五十一万头大牲畜临时性吃水困难。

作为首善之都的北京已经连续两年遭逢乾旱。据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统计,前年汛期降水量仅二百五十五毫米,比北京多年同期的平均降水量少一半;高温天数之多,气温之高是一九一五年有气象纪录以来的最高值。北京市最重要的供源密云水库目前的蓄水量为十三亿五千万立方米,而北京市一年的总用水大约要四十亿立方米。

人祸为害 更胜天灾

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的报告还显示,淮河以北地区的气候乾旱指数已经超出了负一点五的重旱值,其严重性直逼历史上的旱区,今年春天以来,当地总共才下了七毫米的小雨;在陕西旱区,棵棵大树正在人们的目光里渐渐枯死。

至于乾旱的原因,官方的说法有三种:一、高温大风。今年三月,西北和华北大部份地区气温较常年同期偏高摄氏二到三度;四月中旬和五月中旬,西北地区东部、华北和东北西部的部份地区又出现了最高温的乾热天气。高温伴随着大风,使旱情益发严重;二、降雨量的减少。今年中国大部份地区春季的降雨量普遍低于平常年份,个别地区的降雨量仅相当于平常年份的百分之九十;三、沙尘暴频仍。中国北部地区今年沙暴频繁,到五月中为止,一共有十八个沙暴袭击了北京、内蒙古、宁夏等地区。尤其是第三点,几乎可以肯定是东北地区持续乾旱的诱因。受沙暴影响最严重的地区是内蒙古。内蒙古地区沙漠急剧扩大,卷走了大量表层湿润土壤,放眼望去黄沙漫漫。

造成旱灾日甚一日的主因,除了自然和社会发展的因素外,「人祸」更猛于天灾!具体言之:一、人口迅速膨胀。在过去五十年内中国人口激增,工业和农业不断发展,人们对水资源的要求已经超越了天然资源所能应付的极限。中国有世界上百分之二十二的人口,但只有世界百分之七的淡水;二、过量超抽地下水。华北已形成了世界最大的地下大漏斗,并引发了地面沉降和一系列环境问题。由于过度抽取,北京的另一重要供水来源即地下水水位去年下降了二到三公尺,是近年来下降最为严重的一年;三、滥砍、滥伐、滥牧。农民及牧民致富心切,滥砍、滥伐、滥牧的现象相当严重,以致造成水土流失,沙漠扩大。例如距北京不过百里的兰沟头周围的沙丘每年南移大约三点五公里,如果得不到制止,三十五年内就会移到北京。

社会不稳 添新变数

此外,时空上分布不均,水利工程的调节性能较低,水资源的利用不充份也是不容忽视的原因。中国一方面水资源短缺,一方面又到处存在严重的浪费现象。比如广州市每人日生活用水量达五百五十升,而上海为一百八十升,巴黎仅一百一十升。工业用水浪费巨大,一些工厂企业设备陈旧,工艺落后,水的重复利用率不及发达国家的一半。

各级政府「政绩观」极度膨胀,也是导致旱情加剧、水资源危机日益突出的重要因素。近年来,许多领导为追求政绩一味上高耗水的工业项目。河北沧州市早在几年前就喊出了「建设我国第三座化工城」的目标。短短几年,一批高耗水的化工企业纷纷上马,规模日益扩大,使这个本是华北最缺水的城市水源供应更加雪上加霜。邢台市生活用水早已频频告急,但全市却先后建起了一百多个高耗水的企业项目。某县政府为了上一个年耗水量达两千万立方米的大项目,竟大方地向投资者减免了三年的水资源费!

旱灾连绵与水源告急,正在成为北京继失业风潮迭起、经改遭遇瓶颈等社会难题之外的又一个难题。比较而言,这个问题更难对付,因为它涉及的范围更广,人数更多,更无法抑制。就连北京当局也承认,未来十年水源短缺将是中国国内最具挑战性的问题;而旱灾与沙漠化的危机,将使北京积极推动「脱贫计划」难见成效,城乡经济失衡问题益发突出。

对此,一些学者忧心忡忡表示,过去能源供应被认为是阻碍中国经济发展并造成社会不稳定的原因,现在看来水将成为起因。事实上也是如此,今年以来,北京当局被庄稼绝收、罕见沙暴、蝗虫和农民滋事所困扰,而那些问题都与水情、旱灾有关。(作者为旅美专栏作家)

*****

人啊,“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国现时的大面积自然灾害,正是江泽民罗干一夥执意镇压法轮功造成的直接后果。不要以为镇压法轮功与否是事不关己──当邪恶逞凶时,对善良的冷漠就是残酷,对罪恶的无视就是纵容。法轮大法教人向善、给人身心健康,是慈悲无比、无私无我的度人天法。纵容甚至参与迫害这样的高德大法,罪业深重如山如天,当灾难临头时自己表白不在其中也无济于事啊!

善心犹存的人们请听劝:宁信天意,勿信人欲;宁做善民,勿做暴官。对待法轮功,无论冷眼相向还是恶言恶行都万万再使不得,否则更大的恶报临头时真是后悔都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