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来世只为得法


【明慧网2001年6月18日】最近每每诵读《洪吟》中的“了愿”及“缘”,心中就会有很深的触动。得法这短短一年多的一些经历,让自己深深体验到,其实哪些人会在此世中成为我们的亲人、朋友、同学,甚至与哪个陌生人在不经意的场合中相遇,其实都不是偶然的;这些人其实都是和我们「同心来世间」,要来一起得法的。接下来便略举几例,来说明得法一年多来关于这方面的一些经历。

大法学员就在你身边

(1) 上了九天班后,我便到家附近的XX体育场炼功。炼功点有两位妈妈,都非常的亲切、气色很好,一位姓黄,一位姓陈。我称她们为黄大姐、陈大姐。

炼了没几天,那黄大姐就问我:「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呢?」我告诉她我以前念哪个大学。

「你以前念的是哪个科系呢?」我告诉她我以前念什么系。「那你是哪一年次的呢?」我告诉她我的年次。她眼睛突然一亮:「那你认不认识何XX」我说认识呀,她是我大学同班同学呢!她说:「哎呀,怎么那么巧,她是我女儿啦!她现在在国外念书,所以没在这炼功!她也得法了。」从此之后,我便改称她何妈妈。后来我们大学同学也有好几位陆续得法了。

(2) 去年心得交流会时,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黄XX、我的高中同学吗?高中毕业之后,几乎就没见过几次面了。挨近一问,才知道她比我还早得法,而且还是某区辅导站的工作人员、尽力投入大法工作。看到久未见面的她及她巨大的改变,让自己实在非常感动。三千多人的场合,竟然能见得着面,想也是师父的安排。

那天,我们共有三位高中同学不约而同地参加了心得交流会!后来,也有好几位高中同学陆续得法。

而我也把大法资料按着通讯录,寄给高中、大学甚或小学的教授、老师、同学们,希望他们有缘得法。

(3) 有一回,和高中同学慧慧(化名)出去一同办事,在公车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海报,就把握机会,指着海报向她弘法。我故意说的稍微大声一点,好让其他乘客也能听到我说「法轮大法好」。

就在那时,从慧慧身后忽然伸出一只手,传来一个声音:「欢迎您来学炼法轮大法!」原来是大法学员,递过来一张传单。我高兴地向该学员表明我也是大法学员,并和她交流。

那时心中有个感动:大法学员真是无所不在呀!每位学员都把握着每一个小小的机会,盼望有缘人得法。

(4) 又有一回,到附近一家很乾净的素食店用餐。一位婆婆级的店员一直对着我笑。我觉得满奇怪的。

后来,她终于忍不住跑来我身旁:「小姐,我有在XX公园看过你炼法轮功哦!我也是法轮功学员啦!法轮功,真好!真好!」

*****************

原来都是缘

(1) 得法后,有一回和一位观护所老师一同到花莲监狱去探访以前在观护所的学生,探访完,正准备搭车回台北时,那老师却说想去探访住在花莲的一位朋友。那时心里大叹不妙:再去拜访个朋友,不是得很晚才能回台北了吗?还有好多工作等着完成呢!但因为不太好意思,所以就勉强地随那老师到其朋友家去了。

到了那朋友家,那些妈妈级朋友都满亲切地招待我们。后来我们就随意聊了起来。聊着聊着,就聊到我现在在修炼法轮大法。没想到她们的耳朵却都竖起来了。其中有一位是慈济医学院的教授,她说,她对法轮功一直有兴趣,只是没机缘学。她说,她到大陆时,看到别人在练功(其他法门的),人家发现她在看,都连忙跟她说:「我们炼的不是法轮功。」她就回他们说:「不是法轮功我就不想看了。你们哪,都被中共的谎言给骗了!」

后来在她们的强烈要求下,我当场示范了五套功法,而她们直称感觉非常好。并竟当场认真地学起来了。那教授说:「奇怪,我身体一向对这些能量呀、气呀的东西没什么感觉的。怎么今天炼没几分钟,就感觉到一股能量在身体中流动,身体也热起来了。」后来虽然晚上九点多才回到台北,但心中的感动却是无法言喻的。

(2) 有一回到光华商场去找人修理电脑键盘。一位店员小姐看到我就一直抓着我讲话。她说:「小姐呀,上回你来过一次、和你说过话后,我就对你印象很深刻,不晓得为什么就是很想跟你说话呢!」于是,她就放下手上的工作,在店中和我聊了起来。

后来我心里想,这应该不是偶然的吧?她会不会是来得法的呢?于是我就问她:「那么小姐,您对心灵方面的事物有没有兴趣呢?」那时得法才没几个月,有点钝,只想到那样问,没直接提到大法。

她说:「哦,我没什么兴趣。」我心想,真可惜。不过临走前,还是补上一句:「那么如果有一天,你对心灵方面的事物、对修炼有兴趣时,欢迎您来认识法轮大法。」「什么?」那小姐眼睛亮起来了。「法轮大法?你是说法轮功?」她问。「是呀!」我说。「听到中共在打压法轮功后,我就对法轮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直想学。我还去翻电话本、查104呢!都没查到法轮功的电话。太好了!我一定要去学法轮功!请告诉我如何去学?」她说。

后来我寄给她一些资料和书。她说她一定会去上九天班。师父实在是太慈悲了!不落下一位有缘人。我那电脑键盘坏了,原来不是偶然的。

(3) 以前看的是大本的《转法轮》,有一回,不知怎地,突然想买本小本的《转法轮》来看看。于是就去书店买了一本。

走回家的路上,虽不怎么饿,但却突然想到附近的素食店带个便当。于是就去了。正要结帐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原来是我以前法门的一位旧日同修;已经三、四年没看过他了!一见是他,我就对他说:「我已离开XX法门了。」

他竟然也说:「我也离开XX法门了。」我觉得那相遇绝不是偶然,于是就立即告诉他我在学法轮大法,感受到大法如何如何殊胜。只讲了个二、三分钟,他就问:「那要如何去学」?我把手上刚买的书送给他,告诉他先看书,并且从书中所附的资料上去找就近的炼功点和九天班学炼。

过没几天,他写电子信件给我,说很谢谢我向他介绍大法;说他才看了八十多页,就觉得这法实在是太殊胜了。「没想到现在还能看得到这样的法!」他说。他告诉我,他已另买了一本《转法轮》,并把我送他的书转送给他的朋友,「以让更多人得法」。过没多久,他再写电子信件告诉我,他的太太、弟弟及父母等等,几乎全家都得法了!!后来听闻我们那旧日法门的常人组织中的某任「理事长」和他太太,也都得法了,还去中正纪念堂一同发正念呢!

(4) 在还没学大法前,自从走上修行之路后,就对常人中的一些事情、活动愈来愈不感兴趣。连一些同学、朋友的聚会也很少参与。因为谈的都是一些在我看来奇奇怪怪的事,一点也提不起劲来。但学大法后,反倒和一些朋友重新恢复联络--因为想让朋友们认识大法。

有一回,一回大学社团的朋友要出国念书,找了我及另两位社团好友一同餐叙。我想,她也是一直走在修行路上的人,就带了一本《转法轮》准备送她。席间,大家又开始谈一些常人事。那时真的觉得很有点乏味,但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只得静静的听。

后来,她察觉了我的静默,就请我聊聊近况。我拿起《转法轮》递给她,开始说起我得法的经过,以及得法后身心的巨大改变。

整个场都改变了。

她和另两位朋友A君、B君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听罢,A兄说他要去上九天班。B兄不那么感兴趣,说他要再看看。

而那位就要出国的同学则说,她一拿到这本书,就感觉到这本书超常的能量。她说:「其实今天聚会前,我有一个奇遇。」她说,她也是最近才知道,她过世的祖父是丐帮的某长老。而来和我们聚会前,她家来了两位约莫四、五十岁、气色很好的壮年人,也是丐帮中人。她称她们叔叔、伯伯,向他们问好。他们连称不敢:说他俩没那么年轻,其实都已一百多岁了。其中一位好像一百三十多岁了(时间太久,细节我已记不太得了)。他们说他们其实还算年轻的:「山里还有许多上百岁的修炼人呢」!

我那同学惊呆了。连问他们是修哪一个法门的?他们笑而不语,只说了一句:「佛法无边!」我同学讲完了,随手翻开《转法轮》,恰正翻到法轮图形那一页。她念了出来:「旋法至极。法轮常转。『佛法无边』。」她再一次地惊呆了!

食罢,我带着A君、B君立即到旁边的书店去各买了一本《转法轮》。后来A君真的去了九天班。而本来没啥兴趣的B君,竟在半推半就地带回一本《转法轮》,看了几天后,自己又去买了师父其他好几本讲法来看,最后也得法了!而那位出国的同学呢?当然不用说也知道:她得法了。原来大学时我们同在一个社团,是为了一同来得法的。

上面这些故事,只是一些小小的举例,后来更有不少亲友,陆续得法。相信更多这样的故事,也出现在许许多多大法学员的身上。感叹缘份的奇妙;更感谢师父慈悲,不落下一位有缘人。

最后,以师父《洪吟》中的“融法”,与同修们共勉:

「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共同精进,前程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