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历史


【明慧网2001年6月19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一年多以前来自中国大陆。1996年10月偶然的一个机会,我从一个朋友的交谈中知道了法轮功,随后一种神奇的力量带着我找到了《转法轮》,从此,我自己在家中学起《转法轮》。我用很快的时间读完一遍,我感到这是一本非同寻常的书,心里感到无限的慰藉和感激。但是那时的我对于法的认识一直停留在感性认识上,直到98年我走出家门找到了炼功点,成为一名真正的修炼者。随后的一年时间里,我们每天早晨炼功,晚上学法,按照真善忍得法理修炼心性,日子过得充实平静而幸福,因为我们真正找到了人生的意义!那一段时间里我们也经历了许多的考验,最难忘的是4.25以后的日子。这里我要告诉世人的是7.20和7.20以后我和我的同修的经历。

99年7月21日,清晨的北京被雾笼罩着,这是一个看似平常的一天,但却发生了让人刻骨铭心的事情: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开始承受因当权者错误决定所带来的巨大魔难。

当天早晨大批学员走出家门,准备到中南海上访。但公安部门已经早有部署,所有能通向中南海的路口都被封锁,等待上访弟子的是公安早就准备好的警车和汽车。在北海东侧,我听到几个警察大喊到:已经等了你们几天了……,并强行把上访的学员推上车,我和另外几个学员也被强迫上了后来的一辆面包车,拉到停在中南海附近的大公共汽车上。

当天无数大法弟子被强行装入公共汽车集中到各大体育场(例如石景山、丰台、朝阳、亚运村等体育场)。警察对不肯上车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有的大法弟子衣服被警察撕破,有的脸、鼻子被打出血,但被打的弟子仍旧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耐心向警察解释,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并希望当局能作出正确决定。在丰台体育场我看到一名警察对一位长得很高的学员施暴,这位学员只是对警察笑了笑说:你不应该打我。

下午我们被用车拉到朝阳体育馆,在那里大家集体学法,其中几个警察打了带头学法的学员,由于学员的善良和大忍之心,并没有和警察发生冲突。在那里被软禁约10个小时。

7月22日比前一天更多的弟子前往中南海和北京市及各区的信访局,同样是被强行装入汽车拉到更远的地方。我和其它的弟子被拉到来广营的一个农场在那里被集中关在一个屋子里看中央电视台编造的诬蔑李老师和法轮功的录像。在场的大法弟子齐声背《论语》和《洪吟》。其间警察来阻止。最后警察强行要求每人登记姓名和住址。从此以后许多弟子被监视,失去人身自由。我的一个同修被监控长达一个多月,生活失去自由。

从那以后至今几乎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到天安门广场炼功或打横幅证实大法,尽管他们知道这样会被警察殴打、抓到监狱后被劳教、判刑,但是他们只有一个心愿:撤销对师父的通缉,还法轮大法清白。

许多大法弟子因炼功或上访被抓进监狱。当局用非人的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残害。她们被用酷刑,被警察打骂,我的一个同修于99年10月和12月两次因上访被抓进监狱,受尽折磨。在监狱中,狱警让她打人,她说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们老师告诉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怎么能打人呢。于是警察命令监号中的二十几个犯人每人打她10个嘴巴或用鞋底抽脸,而那位同修一边承受被打的痛苦,一边笑着告诉打她的犯人做人的道理,后来许多打她的犯人都被感动得哭了。这时的警察却威逼这些犯人:如果不打人就给你们加刑,这些可怜的犯人被欺骗被逼迫昧着良心出卖自己,几个犯人在举手打她时泣不成声说:大姐你是好人我不想打你……。这样她被非法关押31天,警察让犯人打了她31天。最后她被摧残得无法站立。

2000年1月1日零时左右我去天安门广场,那次我看到有一些大法弟子在广场打坐炼功。几分钟以后,警察挥舞着警棍驱赶围观的群众,并抢走围观群众的相机,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揪头发、把大法弟子抬起来扔到车上。那天晚上我见到天安门广场至少有四五处地方大法弟子炼功,警车来来往往很多次。我站在人群中听到有一个年轻人悲伤地对周围的人说:中国真的完了!

1月26日清晨我独自一人到天安门广场护法,刚到国旗底下一会儿,就听到警车的声音,我回头一看,警察在抓人,我上前询问,很快警察就把我带上车,那时车上已经有三名被抓的女弟子。在车上我目睹了警察暴打其中两位弟子。警察硬硬的皮鞋踢在女弟子的脸上、胸前,一名女弟子的额头渗出了鲜血。接着警察又用车上的铁棍插进另一位弟子的衣服内,逼着她说出地址,暴行大约持续了十几分钟的时间,警车边打边骂道:“今就算我打死你,找个地方把你埋了,也没人知道!”

当时我坐在前一排,再也无法忍受警察的残暴行为,就鼓起勇气质问打人的警察:“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做是在造业、在损德?”也许警察打累了,也许警察还有一丝尚未泯灭的人性,在正义的大法面前他再也无法施展他的魔性。警察随后将我们四人送到派出所。到那里我才知道其他三位大法弟子来自江苏。警察把我们关在一间带铁栏杆的屋子里,在那里等候“处理”,到上午十点钟左右,陆续又有二十几位大法弟子被带到这里,有几位大法弟子的身上沾满了血。一位四川的女弟子说,她们几个人想在广场打开“法轮大法”的横幅,被警察看到,冲过去就把她们几个全部打倒在地,按住她的头往地上猛撞,她昏了过去,被警察抬起来扔到车上,当她醒来时发现另外几个弟子也被打坏,几个人压在一起,她的鼻子里还在流血,上衣的前襟已被血湿透,尽管如此,他们依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派出所里向警察阐明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是正法。

经过几处警察的“审问”,最后我被送到朝阳看守所,在那里遇到了另外被抓来的功友。我们每天被强行“坐板”,不许学法、炼功。有一次我们坚持炼功,管教让犯人按住我们,有一个犯人用脚猛踩学员的手,并把她绑起来扔到地上。

在狱中我看到有的学员不肯走犯人通道,被管教戴上手铐、脚镣在地上来回拖动无数次,还有的学员被管教指使的犯人毒打,抓住她们的头发、把她们的头往墙上撞。同监号的一名弟子在警察审问的时候不能使它满意,警察就抓起木凳打学员的头,木凳被打坏,学员的头被打出血。有一天,狱警因为我们学法,吩咐各狱室的狱头强行对我们搜身,强迫我们脱光身上的衣服,我们中有五个人不愿配合这种无礼的行为,拒绝脱光衣服,就被狱头劈头盖脸一顿毒打,一个学员被打得遍身青紫,连喘气时内脏都疼,第二天无法起床。

到2月4日(春节的前一天)我所在的监号里的大法弟子达到22人,因为房间不大,睡觉时很挤,每人只能侧身睡。另外还有8个人只能睡在地上。6日开始我们所有人要求集体炼功、学法,管教不接受我们的做法,于是我们采取绝食的办法表达我们坚修大法的愿望。管教让我们所有绝食的人坐在地上,并有两天晚上不让我们睡觉。绝食期间有一个学员被强行从鼻子插管灌食,这个学员拒绝灌食,后来被几个男管教按住,强行灌食,整个过程大约持续45分钟,这种行为对学员伤害很大,被灌的学员当天中午就开始便血,因狱警不让其上厕所,她被迫把大便便到裤子里。在监号的每个人都能听到过道里传来因强制灌食引起疼痛而发出的痛苦的喊叫声。

我们的绝食一共持续了6天,直到看守所的领导同意将我们的愿望向上级领导反映。在狱中所有的大法弟子联名给管教所及各级领导的信中写下以下几点心声:一、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真、善、忍,不是邪教,希望各级领导能尊重事实,还法轮大法清白;二、撤销对李洪志师尊的通缉,恢复名誉;三、通过和平方式解决问题,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四、给法轮功修炼者合法修炼环境;五、公开出版法轮功的所有书籍。

我们一直被关押到第21天,我被释放,没有什么理由。后来我听说一部分弟子也被陆续释放,而另一部分被判劳教。

目前中国的法轮功弟子的处境十分艰难,他们在监狱中受尽酷刑,被用高压电棍击打,被施以私刑,被送进精神病院强行用药,有的女弟子被警察、犯人侮辱、甚至被强奸,被毒打致死,至今已有200多位大法弟子被残害致死。没有被抓进监狱的被单位强迫写下保证书、悔过书、被非法监视、被逼离家出走,失去与亲人朋友团聚的权利,有的被迫辞职、退学、开除或被罚巨款、被株连九族,连几岁的儿童都不能幸免等等。

我们修炼法轮功只是个人的信仰,按照《转法轮》阐述的宇宙真、善、忍特性修炼自己,从做好人做起,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放下个人的名、利,遇事先考虑别人,不做坏事,只做好事,不断同化宇宙特性,没有任何其他目的。法轮功在世界上几十个国家都能够有许多人接受,这正说明《法轮功》阐述的无边法理能够让人受益无穷,才有越来越多的人走进来。我们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来关注目前发生在中国的迫害法轮功的事件,用您正义、善良的心给这些无端受残害的人以支持,真正认识法轮功的真相,认识李洪志老师传给我们的这部宇宙大法。我们坚信邪恶终将在法正乾坤之时被除尽,一切邪恶都无法逃避应有的惩罚!

谢谢大家!

(2001年5月加拿大渥太华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