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残疾大法弟子张生范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明慧网2001年6月19日】2001年6月12日上午9:50分张生范被送到急救中心。大夫说,在这之前人已经死了。张生范的家人在13日8:00才被告知他过世的消息。地方当局不允许家人看望遗体;家人欲请法医鉴定,被告知只能找经过他们认可的法医,而且一切得听从他们的部置。现张生范的遗体不知何处,家人只能猜想大概在一冷库内。

*自己糊口,不给单位和政府增加负担的残疾人

张生范,男38岁,残疾(拄拐行走)系黑龙江省双城市二轻局下属单位下岗职工,其人清正耿直,待人诚恳,多才多艺,口碑极好,邻里朋友无不赞誉。

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他虽然残疾,生活又艰难,但从来未向同单位的其他人一样找过单位。他说我是炼功人,不能给单位和政府找麻烦。他在家里收了几个学生做家教糊口。虽只有微薄的收入,也可免强维持生活。

*为一句真话四次被抓,关押九个月,失去生活来源

然而1999年7月22日法轮功被非法取缔。他非常着急难过。为了向国家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他拖着一条残疾的腿拄着单拐走上了进京上访的路。后被驻京办事处押送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这一关就是三个多月。一个残疾的人被关进看守所,不许使拐,只能靠着墙单腿行走上厕所,而又受到管教与犯人的愚弄和嘲笑和辱骂。就这样他承受了很多痛苦与折磨。三个月后610办公室向他生活并不宽裕的哥哥非法索要了罚金才放了他。

后来他便经常被街道、派出所的人来骚扰,先后四次被抓,总计九个多月,以至于学生也因此不再来上课了。唯一的生活来源也没有了,生活出现了危机。

对一个残疾人,政府不但不给予照顾,反而还给他的生活无端增加压力,这已经是非常不人道而且不可理喻的。然而,更恶劣、更残暴的事情还在后面。

*专案组上门纠缠,暴力抓人

2001年6月9日早7:00点钟,张生范还没起床,“4.28专案组”的几个人就心怀叵测来到他家。他们先是以谈话为由,讯问关于法轮功资料及传单问题,遭到张生范的拒绝。于是他们改变策略说:张国富局长要找其谈话。张生范再次拒绝了。

于是他们便给红旗派出所打电话找来两三个人,这几个人一进屋就蛮横生硬地去拉张生范。张生范说:你们没有任何证件和理由,我不能跟你们走。他们不予理会,生拉硬拽,张生范紧紧抓住他曾给学生教课的长条椅。长条椅的靠背木板都被拽掉了,但还是拉不走人,于是他们就把人连椅子一起撕拉着抬出去。

*残疾身遭暴打身陷牢监

此时窗外已围观了二三十人。只见他们几人把张生范抬着扔进车里,使张生范的头被插进面包车的长椅下面,脖子窝着,身子扁扁的。他们对待一个善良正直的残疾人简直就象随意摔弄一个鸟雀一般。张生范极痛苦地往外挣扎,却被一个暴徒一脚又踹回车里。

车开了,人们看到车里的几个人疯狂地连踢带打,此时已是上午9:00点钟,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这一路不知张生范被打成什么样,但在双城一看守所下车时人们看到的是他瘫软着身体被抬下去的。

紧接着被提审两个小时后,张生范被扔进一看守所的一个刑事犯的屋子里。此后他又遭到怎样的折磨与毒打,实难想象!

*关押四天惨死,家人不得见面

时隔四天,也就是12日9:50分,张生范被送到急救中心。大夫说,在这之前人已经死了。

张生范的家人在13日8:00才被告知他过世的消息。地方当局不允许家人看望遗体;家人欲请法医鉴定,被告知只能找经过他们认可的法医,而且一切听从得他们的部置。

现张生范的遗体不知何处,家人只能猜想大概在一冷库内。

*****

下面是我们对不法之徒的几点质问:

一. 为什么没有任何证件便带人
二. 为什么没有任何证据便抓人
三. 为什么人死了却不让家人见
四. 为什么请法医必须经他们签字认可

此案轰动全市,大街小巷人们议论纷纷,无一人不说此必是打死无疑,好好的一个人何至于三、四天便死了。一街坊老大妈抹着眼泪对红旗派出所来调查的人说:"他是一个好人啊,他多可怜呀!你们别这样对待他,别关他了,把他放了啊!"邻居提起也都默默落泪……,小六子(张生范的小名)是个好人啊 !他本是一个残疾人……,怎么对待他这样狠毒呢……太狠毒了……太让人看不下去了……小六子又瘦又小,怎经得起他们这样折磨呢?

时至今日,双城大法弟子已被江罗犯罪集团迫害致死三人——周世昌、王金国、张生范。

我们请问朱清文市长:是不是你指使张国富局长、张士跃等的呢?不然为何他们敢公开叫嚣:“周志昌死了,咋的了?死不也白死了吗?!”

我们请问朱清文市长:是谁指使张国富、张士跃让警察、犯人把大法弟子打死、打伤?又是谁指使劳教、关押、罚款、打骂双城这些大法弟子的呢?

有些人明明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为何还要落井下石呢?难道你们真的一点正义、一点良知都没有了吗?你们可知道,无论你们怎么做,大法弟子不会恨你们——在我们尊师教导下的大法弟子境界里没有恨,但我们也绝不容许坏人无度行恶,大法弟子的生命也不会白白付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害死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报应就要临头了。

我们只是希望真理(宇宙大法)不被埋没玷污,因为那是你、我、他,所有众生依存的希望!

我们只是希望,你们不要追随江泽民走那条黑暗的道路,被他那疯狂的权力欲所蒙蔽!

我们只是希望,众生不被虚假的诺言所欺骗,以免坠入那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不知道什么样的生命还可以无动于衷。我们伟大师尊一直在慈悲等待众生的觉醒;我们的同修用生命和鲜血呼唤着众生那锈蚀的灵魂;还有善良诚恳的张生范连同那被迫害致死的二百多位大法弟子的生命,以及那千千万万大法弟子杜鹃啼血般声声的呼唤。这些难道还不足以震动那麻木已久的世人吗?

什么样的生命还可以无动于衷呢?什么样的生命竟然可以无动于衷呢!这一切激起了我心中的千言万语!

当我惊闻他逝去的消息
不是止不住的泪水哭泣
哭的是众生的麻木与沉迷
哭的是邪恶残暴如此毫无人性的猖狂卑鄙
哭的是他生命伟大无坚不摧的瑰奇
哭的是我为师尊有这样一个好弟子而慰藉
哭的是他为了保住同修牺牲了自己,他兑现了自己当初神圣的誓约,抒写了他伟大历史的一页绮丽!

一个周世昌走了,一个王金国走了,一个张生范走了,千千万万个周志昌、王金国、张生范跟上来了。真理的火焰必将燃尽所有的邪恶与黑暗,正义之剑的锐光必将荡尽世间的污垢与浊泥,天清宇澄的伟大时刻指日可待!

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及一切善良民众正在关注双城政府此一事件如何解决,如何有一个公正的答复!(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