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法弟子与大陆公安相遇于高雄摩天楼前


【明慧网2001年6月2日】最近有一批大陆公安受邀于台湾的私人企业来台参观,听说来的层级都是局级的,所以台湾大法弟子准备把握时机,向其讲清真象,揭露邪恶。他们一路从台北、台中下来,都会在准备下车的风景点,看到大法弟子在炼功、在发简介,好几次因此不敢下车,即使不得不下车方便,也紧闭门窗,采取不接触的超然状态。消息传到高雄,大家苦思对策,如何达到讲清真象,揭露邪恶的目的?在他们来的前一晚,大家在读书会中热烈讨论著:有人主张,发正念、穿制服、打大横幅。有人主张:用善心、穿便服,在没有压力下打进去,直接面对……

5.29的清晨尽管下大雨,7:40大法弟子闻风而至,在高雄市的地标85楼摩天楼下云集。有人穿制服,有人穿便服。看到雨一直下,乌云那么厚,我有些担心他们会更改行程。今天是周二,好多人请假来了。几位功友手机响不停,忽接获消息说,可能会去西子湾。乍停的雨,一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心想会吗?这么大雨,他们游兴有这么好?

另一功友催促说:「走吧,如果有一丝丝希望,都不要放过!」于是我们一行十余人匆匆赶去。早上的西子湾没什么人,都在上班上学。我们选了一个显眼处,就怕他不来不然准能看到的地方挂上『法轮修炼大法使上亿人身体健康人心向善』的黄布条,开始炼功。放下心,不管他来不来,我们要做应该做的事。

炼了十来分钟,忽然被打断,说要先发正念,并以手机与在摩天楼的功友们一齐发正念五分钟。当结束时,就看到一辆大巴士来了,我告诉一位功友说:「来了!」它远远就停下来,我们瞅他们一眼,就又开始放音乐炼起功。没多久有两人操大陆口音打我身旁过,手中还带着相机,炼完功他们走远,大约在参观山上的小庙。我们一位功友走向司机,与之聊天,他说,载的是大陆客等会十点要去85层东帝士大楼。我们见第一回已收到效果,就原车赶回东帝士并通知那边,他们快到了。当我们车不经意又尾随大巴士之后,我看到功友们在一侧已炼起动功来了,一片祥和。大巴士迅速掠过右转停到晶华饭店的大门时,他们铁定看到,有更多的大法弟子在大门正对面的公园炼功。往来的行人、计程车、小汽车都看到,也感到这一片祥和安静的场,不知不觉都放慢速度并摇下车窗观看起来。当公安们小心翼翼地下车,就有两位大法弟子送上黄色的简介,没人敢拿,大概是在大陆受过严格的训练。急急走进饭店,迎面而来一位笑眯眯的妇人说:「你们是从大陆来的消防公安吗?欢迎你们来台湾玩。」大夥儿松口气,总算到了,于是也笑脸互相寒暄几句,随即妇人与之聊起来说:「你们中共大陆现在在压迫法轮功学员,我也是法轮功学员,我们知道你们都是好人,都是善良的,但是你们的政府在误导,你们不要受到蒙蔽,希望你们把讯息带回去,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请不要再欺压法轮功学员,要善待他们,好吗?」消防公安笑一笑又看一看她,一句话也不敢回,旁边的公安更是一语不发,走到电梯门,妇人被示意不方便进入,她就走开了。

事后大夥交流,有人看到发正念时一片红光,感到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话真是所言不虚,提醒大家要更有自信。有人看到自己存在不纯的心--争斗心,而我看到自己的正念不足时就有怕心、疑心,修这么久连面对公安的正念都不纯,远远不如新学员。这一早尽管天气很差,可是只要我们一炼功,雨就停了,好多次都如此。可以感到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给我们机会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建立自己的威德。最近真感觉在家修炼与在外头洪法、集体交流、集体读书的修炼差好多,前者原地打摆甚至不进则退,『离道越远越难往回修』自己因逢梅雨季节,有不知觉的懈怠感,几天足不出户又有病业关要过,就发现坚修大法的心淡了,真是『关关都得闯』而『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在我最难忍受的时候,发现以前用来过关的法都不灵了,一读书就晕晕然,出来一念:痛死算了,马上又一念:不行!修两年了,要痛死会给大法抹黑;又一念:在想这是什么部位痛?是不是癌细胞?再一念:修炼人根本就没病,不管它!又一念:会痛多久?几天还是几个月?还是别想了,好好修,一切都会过去的。那天要出门在车上听到师父的讲法:「大家想一想,明明白白吃苦的是不是你,付出的是不是你的主元神,在常人中你失去东西,是不是你明明白白失去的?那么这个功就该你得,谁失谁得。……」这一下终于听到了、听懂了,才真正放下了,尝到「放下执著轻舟快」的个中滋味。

包括这次安排大陆公安来台,都是给台湾弟子提高的,每个走出来的弟子要克服天气、工作的困难,要面对如何做在法上不同认识的矛盾,一整天在外伺机而动的紧张劳累。下午有更多的弟子集中到旗津,听说公安们会去,大概因为雨势太大或过多次看到我们法轮大法学员,倍感压力,他们没来。大夥空等一场,不过倒给大家一次意外集体交流的机会,许多新学员也来了,侃侃而谈,走出了好多好多常人的框框。『共同精进,前程光明』。那天我的痛也轻了许多,谢谢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