磊磊2000年11月看到的景象

【明慧网2001年6月2日】磊磊(化名)今年十岁,从小就不时地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情况,九八年爸爸得法后,跟着爸爸一起听法,看录像,他很顽皮,也挺勇敢,曾多次跟爸爸一起去发真相材料、写标语等。以下是2000年11月的一天夜晚磊磊看到的事,由磊磊口述,爸爸整理。

(一)

我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看着黑黑的天花板,爸爸坐在床的另一边在打坐炼功。忽然天花板不见了,露出了深兰的夜空,还有天上闪闪的星星。这时一道金光从天上照射下来,一位巨人飘然出现在爸爸前面。我一看是师父,师父穿着金红色的袈裟,象法像中的那样,站在一座很大的双层花瓣的莲花上,莲花的每个瓣上都有一个佛的形像,莲花盘上有一些洞,银色的光从洞里射向天空。天上有大法轮在转,五颜六色、光彩照人。师父的头发是兰色的一卷一卷的。师父好高好大啊!见师父跟爸爸说了几句话,好像说的是古代话,我只听懂一句,就是开始师父的声音说“徒弟...弟...弟...”声音特别洪亮,回声特大,好像全世界都在师父的声音下震动。我只觉得好象师父在告诉爸爸别受什么什么干扰的意思。

原先我发现爸爸旁边有两堆东西,像是许多小人的肢体稀泥巴一样地粘在一起,有穿红衣服的,有穿绿衣服的,每一堆东西上站着一个拿叉子的象乌龟一样的东西。师父的光一到,它们就沉下去了,象东西沉在了水里,还泛起几个红色的小圈。我挺奇怪,怎么我们家的床变成了象湖水一样的呢?这时我才想起叫师父,可是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后来见师父升上去飞走了,走时一道光芒特别亮,天上的星星又出现了,然后房顶也出现了,一切又恢复原样,师父来时特别亮,我们家一切都被照得特别亮,金光闪闪的。我以为我是在做梦,可确确实实不是在做梦,师父走了,我就跟爸爸说了刚才看到的情况,爸爸特高兴和激动,不过他说他什么也没看见。

(二)

后来我就睡着了,我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特别美丽的草地上,四周有山,旁边还有个湖,湖水特别蓝,空气中好像稍稍有点雾。有只大老虎在湖里洗澡,可它一点也不凶,好像特别温顺。我看见草地上有好几个人在炼打坐,其中有爸爸,有某叔叔,某叔叔,还有奶奶……,他们都坐在莲花上,莲花是单瓣的,粉红色,尖尖是红的。一些人的莲花前面左右两侧各有一朵小莲花,奶奶身后还站着两只鹿,某叔叔身后有一对石狮子。他们身体都一闪一闪的透明,看得到肚子里的法轮在旋转。那时我感觉又是像平时的那种和爸爸一家人的感觉,觉得这里的人都很亲,都像一家人一样。我想到远一点的奶奶那边去,奇怪的是我发现只要我一想去哪,身体就轻飘飘地移到那儿了,根本不用走路,一点儿不累,特舒服。这时天空传来一串串银铃声,声音回荡,特别好听,紧接着传来了美妙的音乐声,由远及近。我抬头看天,只见天边来了四条大白龙,他们拉着一辆天车,师父在车上坐着,特别大,打着手印。慈悲地俯视着下边的人。师父坐的车的车轮上刻着许多不同的神的形像,车两边的扶手上站着两个过去我在画中见到过的金刚神,手里都拿着东西,有一件东西像宝塔一样。车后跟着一队人,有的穿着白色衣裙,手里拿着各种乐器在演奏。这时我看见地上从远处开来了一辆小吉普车,敞蓬的,上面坐着人,车后也跟着几个人。可是吉普车和那些人都特别小,像小玩具人儿一样,好像只有不到两厘米高。车里坐着的一个我一看是江泽民,它怎么这么小,衣服上写着“国家主席”,后背也写着“国家主席”,脸上也写着“主席”,座位上贴着张纸条,上面也写着“国家主席”。车屁股上插着一个小三角旗,上面黑字写着“江”。身边和后面跟的几个人都穿着黑衣服,前胸后背都写着“保镖”。它们手里拿着炮、枪、刀和一些武器。我看见车开近了,江泽民嘴里伸出两个长长的大獠牙,上面插着个大馒头。可能是怕别人发现。(多么可笑、丑陋的伪装)但大獠牙的尖露在大馒头外面。它看见了师父和这里的大法弟子,只见它哇啦哇啦地对那几个人一阵乱叫,它们跳下车来,江泽民叫那扛炮的人用炮朝师父嘭嘭地打。这时我心里很紧张,心想它们万一打着师父怎么办哪,很着急,抬头朝天上看去,可我看见天上的师父坐在车上,仍慈祥地看着下面的弟子们,好像根本没看见江泽民那帮小玩意儿一样。那些嘭嘭打过去冒火光的炮弹根本就靠不近师父,在离师父很远的地方就变成了一朵朵大红色的莲花,纷纷落下来了。他们就不停地开炮,可打的炮弹越多,变成的莲花就纷纷落下来了。他们就不停地开炮,可打的炮弹越多,变成的莲花就越多,都落在了地上,好多莲花。这时江泽民气坏了,一边骂着那几个人一边自己从地上捡起石子(当然他特别小,所以他拿起的石头我看也就是小沙粒一样大小)向师父扔去,可根本扔不着。它越扔不着越气疯了,就越扔,那些小石子也都变成了一朵朵莲花落了下来。江泽民简直气疯了,它见打师父不成,就和身边的几个人一起用炮、枪、刀和小石子打地上坐着的大法弟子。我看到爸爸和那些功友们都不动,仍闭眼打着坐,根本不理它们,那些炮弹石子还没有靠近他们身边也变成了一朵朵小莲花落在地上不见了。我看见一个穿黑衣服的扛着把大刀,走到爸爸和几个功友面前,一边骂着什么一边把大刀舞来练去地比划着好像吓唬谁似的,它把刀耍来耍去的一下子把自己的腿砍断了。一下倒在地上,刀也掉了。这时我看见湖里那只大老虎冲上岸来,对着江泽民一帮威武地怒吼着扑了上去,江泽民吓坏了,赶忙跳上车,也不管那几个人了,可车一下就被大老虎给扑倒了,(在老虎面前这车简直就是小玩具一样的)。江泽民从车底下爬出来,不顾眼镜也摔了,衣服也破了,车上的“江”字旗也烂了,连滚带爬地逃跑了。这时再看那几个黑衣人,有的被大老虎给咬死了,有的被吓死了,剩下一两个扔下东西跟着江泽民逃跑了。这时我抬头朝天上师父看去,师父仍在车上坐着打着手印,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仍然慈悲祥和地看着地上的弟子们和一切,然后满意地笑了一笑,又一阵银铃和音乐传来,大白龙们拉着师父缓缓地到别处去了。这时雾也散了,一切清彻透明,蓝蓝的天上挂满祥云,金红色的,简直无法形容。

(三)

江泽民好像会游泳,我看见它从海里游到了另一处地方,爬上了岸,那岸象个大游轮的甲板一样。上面有很多大机器和钢架一样的东西。上面有许多人,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江泽民穿着一身像清朝大臣一样的衣服,獠牙上插着大馒头,进了一家饭店,四周看了一看,拔掉大馒头,就开始吃人,一些人被吃掉了,还有一些人跑了。江泽民又把大馒头插到大獠牙上,像剑的套一样,用时拔下,用完了插上。然后它来到外边,在一处人多的地方独自大声的又唱又跳地表演,象街上耍把戏的一样,这时从天上照下来一束白光,象舞台的灯光一样一直照着它。不一会儿一些人开始注意它并逐渐走过来看它说什么,它更加使劲地一边比划一边骂,我一听是骂师父和大法,它一会儿又唱一会儿又哭一会儿又吹口哨,声嘶力竭地干嚎。人们纷纷议论著,好像说什么的都有,一些大法弟子(我当时就是这么觉得的)走出来,有的指责江泽民叫它别在这儿骗人了,有的开始向周围的人说着什么,一会儿的功夫,人群中都纷纷指责江泽民,有的说它象小丑,有的说它是骗子,一些人看了一会儿纷纷就走了。江泽民气极败坏地拔掉大馒头,就咬周围的人,有的人被咬伤了,咬完人后它又把大馒头插上了继续表演。这时人们开始生气了,有的人冲上来推他,大家好像要把它围起来揍它,它顿时吓得脸色苍白,猛往下淌汗,往地上一躺就打滚,但它不管往哪滚那束白光一直都照着它,它趁乱往海里一滚游泳逃跑了。

(四)

我看见江泽民从天安门前金水桥下面的水里钻了出来,浑身臭水烂泥地爬上岸。我一看,哇,天安门广场上和广场周围都挤满了人,怎么那么多人哪,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人,密密麻麻,简直太多了,到处全是。人们有的手里举着木棒,有的举着斧头,有的拿着石块、剪刀……,好像都是老百姓。老百姓们都非常愤怒,要找江泽民算账。江泽民发现了这一情况害怕极了,它东躲西藏地往天安门门洞里退,想让人们别发现它。可那道白光一直照着它,人们一下就发现了它。人们呐喊着象潮水一样涌过来,江泽民吓得哆哆嗦嗦连滚带爬地往天安门城楼上爬。天安门前站着好些个黑衣警察,他们拿着棍和枪想阻挡人民,可想保护江泽民的警察一下都被打死了。人民愤怒地举着木棒大锤子等围了上来,江泽民在那束天上照下的强光下浑身苍白,水淋淋的,浑身发抖。它一边后退一边好像在想求饶和逃跑的诡计。人们越围越紧一步步逼向它,江泽民气极败坏地拔下身边一个铁旗杆,舞动着想做最后的抵抗。这时我看见在那束强烈的白光下,一双黑色的手铐铐住了江泽民的双手,人们冲上去把它乱棒打死了。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2001.5.2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