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法兰克福教会节洪法感悟


【明慧网2001年6月20日】6月15、16日正值德国法兰克福市举办大型的教会节,德国宗教界人士和人权组织云集,法轮功学员们在市内最繁华的步行街搭起了展板和展台,向世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

当我把一份份真相材料递到络绎不绝的路人手中时,我发觉在我心目中一向小心谨慎的德国人“变了”,他们大都乐意地接过材料并向我道谢,而在以前,基本上是我向他们道谢,还要加上微笑和“您好,请问……”等固定句式,即便如此,还不时遭到冷眼。看到现在的变化,我由衷地为德国人高兴,感到当三界内迫害大法的邪恶被逐步铲除时,生命也在逐步地恢复纯洁和勃勃生机。

越来越多的人被我们的功法表演所吸引,有的人干脆坐到对面的街沿上观看,渐渐地街沿上已坐满了一排。一次表演结束了,人散了,下次表演时对面又坐了一排。不断有行人对着表演的学员拍照,录像。许多行人主动过来索取资料,询问真相;许多人不等学员介绍,便已默默地在签名表上签了名。一位德国女士在街对面就自己模仿着学起第三、四套功法来,直到拿到大法书籍的书号后才满意而去;另一位德国女士则直接来到展台边学功。一位女士得到一枚印有“我支持法轮功”字样的徽章时,掏出钱坚持要付款,学员告诉她,法轮功不收钱财,她觉得不可思议。

来来往往的华人也不少。很少再有人避而远之了,绝大多数华人接过了真相材料,有的甚至伸手说“也给我一份”。有的华人过来观看展板,有的与学员交谈,有的以大法展位为背景拍照留念。一位中国小伙子看见我拿着大法材料向他走去,便也朝我走来,接过材料,离去时他转身向我伸出大拇指,大声说:“法轮大法好啊!”

我一时感动莫名,只听见自己说了声“谢谢”。一方面我为生命的觉醒与正念而欣喜,另一方面却为自己潜藏的看待世人的旧观念而感到羞愧。以前我总是以为,德国人沉静谨慎,思维独立,不容易接受新事物,不容易接受大法;中国人性格内向,明哲保身,不容易接受真相,不容易伸张正义。因此在洪法与讲清真相中,在这种旧观念的作用下,一方面给对方造成了负面影响。正如师父所说:“一个常人是非常弱的,他所存在的信息都是不稳定的,很可能发生一些改变。”(《转法轮》,第215页)可能对方本想接受大法,本想伸张正义,但我却抱着固有的观念,在自己思维物质场的作用下,对方可能就改变了想法,这岂不是害了对方,阻碍了正法吗?另一方面,自己抱着这种旧观念,就难以生出洪大的慈悲去救度世人,难以用纯净的心去讲清真相,结果往往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以前洪法时遇到挫折,虽然也知道向内去找,也曾放下了一些执著,但却一直看不到思想深处这些变异的观念。在正法的最后阶段,要求我们紧跟正法进程,除恶不忘修炼,不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这一方面是自己在思想中逐渐不断地完成从人到神的转变,产生和保持强大的正念;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为大法负责,为宇宙众生负责,因为败物灭尽后新宇宙中的每一颗大法粒子,都应该是最纯正的,否则将会败坏大法,危害众生。

师父新经文“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发表以后,我看到我们德国学员中也存在过一些旧的观念,如认为德国人有其民族特点,某些洪法方式不宜采用,以至在是否游行这一问题上曾产生过不小的争论。当然许多观念已经被打破,但仍有一些旧观念在束缚着我们,从而使我们忽视了主动性的发挥,产生“靠”、“等”的被动思想。师父的新经文指出了我们的不足,也促使我们加强学法,重新审视自己,根除一切人的观念,放下一切执著和自我。我想,一个真正溶于法中,无私无我的大法粒子,应该已经没有了为大法做工作的概念,而是发自纯正的本性去做,正如师父在“道法”中所说:“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这时我们做任何大法的工作都会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也就没有了被动,没有了“靠”和“等”了。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