擒贼先擒王 - 共同抵制酷刑之我见


【明慧网2001年6月21日】2001年6月11日上午9点,在石家庄市赞皇县医院上演了一出抢救“尸体”的罪恶闹剧。赞皇县看守所的狱警将一具仍然带着手铐脚镣的尸体送进县医院,强迫医生“抢救”、“输液”,之后又逼迫医生填写了“抢救无效死亡”的报告。据县医院透露出来的消息,尸体被送来时,已经发臭,招满苍蝇。

这不是演戏。尸体也不是道具。死者是石家庄市的法轮功修炼者,47岁的丁刚子。他去年十月三日被警察骗入警车,当时他正在赖以为生的自行车修理摊上为人修车。警察声称只是谈几句话,结果这次谈话长达八个月之久,并且使47岁的丁刚子永远闭上了嘴。丁刚子在看守所受到背铐、脚镣、电棍等酷刑,丁曾绝食抗议,狱警经常指使犯人殴打。

同样也是在石家庄。5月30日,市公安局、“610”小组等警察突然窜到大法弟子左志刚工作的一家电脑公司,把他非法抓至石家庄桥西区公安分局。后进行刑讯逼供,左志刚当天就被这伙凶犯毒打致死,尸体伤痕累累,一只耳朵呈黑紫色,在后背腰部有两个方形的大坑,脖子上有很细的绳索的勒痕。

这是继大法弟子陶洪升、刘秀荣、刘书松、赵丰年被迫害致死后,石家庄犯罪警察欠下的两条新的人命。暴徒们血债累累,人神共愤。5月30日当天,石家庄连日的火炉高温忽然骤降,一时间寒冷异常,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降下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现举城百姓继“鼠疫”流行后,都异常惊恐,到处议论纷纷:六月飞雪,定有奇冤。

几乎是同时,山东潍坊地区的执法者又一次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2001年6月4日上午,十几位大法弟子在山东潍坊地区寿光市孙家集镇马家村的一位大法弟子家内集体学法时,被寿光公安局无故抓走,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抓的大法弟子全部被送进寿光市看守所,遭到看守所的恶警们惨无人道的毒打。橡胶棍被打裂了三次,中间的铁芯脱落出来,它们就又换上新的橡胶棍继续毒打,同时用高压电棍进行电击。大法弟子被打昏迷了,它们就用凉水泼醒之后再打,疯狂的迫害持续了三、四个小时之久。

就这样,两名大法弟子被寿光看守所的邪恶打死,其中一名叫王兰香,女、60岁左右,寿光市孙家集镇马家村人,另一名姓名不详;另有两名大法弟子生死未卜,处境危急。

两年来,在潍坊这片土地上确知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至此已达22人。

这些邪恶势力连残疾人都不放过。6月10日,拄着双拐的残疾人张生范被黑龙江省双城警察抓走。两天后,张生范永远不需要他的拐杖了,他被警察打死了,只因为他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

39岁的张生范,2000年初曾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押回后被多次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后家人交2000元罚金,将其赎出。他父母早逝,赎金是由他哥哥凑齐。今年1月19日,他在家给学生补课时,又被派出所押送至文路中学后院职工中专学校宿舍参加“洗脑班”。6月10日,再次被关押,6月12日上午被警察打死。

在名不见经传的双城,张生范是继周志昌、王金国之后,第三位死亡的法轮功修炼者,45岁的周志昌生前是双城韩甸镇武装部部长,于2000年5月6日在双城看守所死亡,死时伤痕累累。

这些滥用酷刑、残杀无辜的凶手们为什么有如此胆量?一切源于江泽民一夥流氓政治集团。没有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利,采取最下流的手段在发泄私愤”,哪会有公安部的密令:打死法轮功学员“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没有江泽民“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指令,赞皇县“610”主管、公安局副局长秦新国和他的儿子怎么敢疯狂地一面大骂丁刚子的家属,一面竟恶人先告状,打电话叫来沆瀣一气的“110”、城关镇派出所、东大街派出所的干部,将丁的家属赶出门外;石家庄害死左志刚的凶犯们又怎么敢一面对外撒谎说左志刚是用自己的衬衫上吊死亡的,一面又气势汹汹带着封条欲查封左志刚所在的公司。后该公司忍气吞声请他们吃喝了一顿了事。现凶犯们严密封锁消息,凶手依旧在石家庄可以自由出没,四处作恶。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政府中那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它们所采用的一切手段都是最卑鄙的、最邪恶的,是历史上从来都没有的,已经到了顶峰了,登峰造极了。一个政府被利用来耍流氓,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自1999年7月22日江泽民一夥流氓政治集团公开诬蔑、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华大地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血雨腥风。然而,江氏集团两年多对法轮功的血本攻势一一失败。为加强打击法轮功,江罗一夥将法轮功强定为“反动政治组织和政治势力”,并胁迫中国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颁布所谓新法律条款,规定凡为境外提供迫害法轮功真相者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定罪处罚;对制作、传播法轮功真相资料者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定罪处罚,散发资料300份以上者可判达三至七年以上徒刑,等等。而在另一方面,江泽民、罗干等恶棍所控制的公安政法机构对待法轮功所执行的却是更为严酷、毫无法律约束、而且灭绝人性的镇压与迫害。在这些当道邪恶的撑腰下,公安部出台了一道比一道凶恶残暴的对付法轮功的密令。

在江泽民、罗干一夥一再启发诱导、孜孜鼓励下,仅6月份一个月,就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数名遭受酷刑而被活活折磨致死。此外,还有种种惨不忍睹的迫害案例不胜枚举。酷刑成了当权者手中的法宝,成了专制制度下的畸形产物。

古人说得好,“擒贼先擒王”。要真正抵制酷刑,关键要先消除每个人自心对酷刑的漠视和纵容。当人都相信善恶有报,人们才能明白制止对他人的酷刑和自己的切身利益之间的直接联系,才会愿意自觉地约束自己,做到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对一切“假、恶、暴”视为爱滋瘟疫、洪水猛兽,并尽力铲除之。

要真正废除酷刑,就先要让所有人发自内心地自觉抵制它、谴责它、反对它,让它赖以生存的腐败制度没有人心的基础、没有社会的基础。只有这样,以酷刑来陷害忠良、满足私欲的当道恶势力才能自行灭亡,教唆和鼓励酷刑的罪魁祸首才可能被绳之以法,其帮凶才能真正无一漏网地被诉之于法律,无法继续害人。

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自律,问世九年来不但使亿万人得到身心健康,而且多种社会角度的实证材料已表明其在改善人类道德环境方面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可观力量。针对法轮功的酷刑,应当遭到善心犹存的人类每一员的共同抵制和坚决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