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镇暴徒害死三名大法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白果镇法轮功学员王华君被打得奄奄一息后,被丧心病狂的歹徒拖到金桥广场的政府门前活活烧死,然后向围观的群众公布说是“自焚”!另外,他们还把白果镇的两名大法学员绑在摩托车后跟着跑。这些暴徒真是人性丧尽!

湖北省麻城市已至少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已知姓名的有李学春、黄建勇、王华君。

黄建勇,麻城市宋埠镇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为了证实和维护法轮功,二零零零年三月他独自一人到北京上访,由于路费不够中途下车,后靠打工挣得路费,继续上北京。被非法抓捕后,在麻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三个月,由于遭受残酷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后被无条件送回家,第四天就死去,死时年仅二十八岁。

李学春,男,六十三岁,麻城市轻工局干部。一九九九年依法进京上访,被公安非法关押了十个多月,在狱中,原来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老人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连走路都十分困难。出狱后仅一个月余,其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又因发法轮功真相材料被非法抓走,在鼓楼派出所受尽折磨,被强迫坐老虎凳三十六小时。当时是酷暑八月,派出所分六班人轮番审讯,且在此期间不给吃喝,不让睡觉。然而这位可敬的老人毫不屈服。警察看到怎么折磨都达不到目的,于是又非法关押他三个多月。老人受尽折磨,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离开了人世。

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镇610办公室主办的非法强制洗脑班的犯罪经验被当作典范在麻城市推广,以下是邪恶之徒们的犯罪记录。

(一)他们对待大法学员极其邪恶。镇政法书记徐世前对大法学员叫嚣:“你们保证不炼功、不上访、不串联,在我们这儿不算什么,我们的目标是要求你们除上述的基本条件之外,还要能骂你们的师父,男的应该骂……,女的应该骂……,不会骂人的从现在开始要学会骂。”而要求骂的都是最流氓、最无耻的字眼。一名镇干部,素质如此之低,道德如此败坏,思想如此邪恶,真让我们感到震惊。真是禽兽不如。

(二)暴徒们的手段主要是打,往死里狠命地打。主要的打人凶手就是徐世前。他强迫大法学员把鞋全部脱下,用鞋打大法学员的脸部、头部,有的女学员被抓进洗脑班时穿的是高跟鞋,他就用高跟鞋的鞋跟狠砸大法学员的头部、脸部,有的大法学员的脸都被打变了形。徐世前把一位男学员的脚踩断后,因惧怕自己的恶行被人知晓,竟把该大法学员锁在房间内不准出来,也不准其家人看望!

他们一看靠往死里打仍然动摇不了大法学员的意志,就让那些坐过牢的犯人出谋献策,采取了卑鄙的“疲劳战术”,整日整夜的不让大法学员休息,值班人员换班折磨大法学员,采取各样各样的体罚,整小时让大法学员跑步,跑慢了或跑不动了就挨打,罚站,不让学员睡觉。就是靠这种卑鄙地消磨人意志的强制转化,有的大法学员支持不住,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

(三)这些歹徒们另一个手段是对大法学员及其家庭处以巨额罚款。现在白果镇的老百姓都知道镇政府不法之徒抓法轮功学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借办洗脑班疯狂敛财、捞钱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凡是抓进洗脑班的大法学员,无论是否屈服,到最后放出去时,也得先交一笔为数可观的罚款(少则三千,多则上万)才放人。许多家庭被罚得倾家荡产。值得一提的是,在白果镇被罚款的大法学员们中,绝大多数是下岗职工和农民。镇干部们把大法学员的血汗钱拿来大吃大喝、发奖金、配手机。非法洗脑班从2000年1月在白果镇猴子山敬老院开办以来,一直到现在还有因家境困难交不了钱的大法学员,仍旧在被非法关押。我们呼吁全世界的正义之士能出面关心此事,白果镇政府电话:0713-2625202

(四)徐世前等歹徒丧失了人性与理智。他对绝食的大法学员们说:“你们绝食,只吓得住那些省级、地区级的大干部,吓不了我们这些基层小干部。我才不管你们吃不吃饭呢,等你们到最后要死不死,只剩一口气时,再把你们拖回你们家里,让你们死在家里。”有的大法学员绝食时间长达二十多天。徐世前洋洋得意地说:“我就是要把你们一个个都关成神经病,我就放心啦。”他还多次扬言要把那些坚定的大法学员关十年、二十年!在当今中国,一个镇级干部的权力有多大?为了给自己铺路,他们把正常人关成神经病,整死几个人算得了什么!去年夏季那么热的天,连续一百多天,他们不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洗澡、刷牙、洗脚,不准学员喝水,不准挂蚊帐,整天把学员关在黑暗的房间里,连上厕所也不开门,等太阳出来后,再把大法学员集中到烈日下罚站曝晒,他们就是这样长期灭绝人性地折磨学员!

以徐世前为首的镇干部把大法学员打得遍体鳞伤,把学员的财产掠夺得一无所有,负债累累,害得别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让人处于无法生存的艰难境地,竟然还无耻地要大法学员感谢他们。徐世前等杀人凶手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