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律师:修大法经历的内在感动是无法用语言文字形容的!


【明慧网2001年6月24日】我是在九九年四月看到中南海事件的报导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我目前从事法律工作。我曾在哲学和宗教中找寻真理,在法律的专业训练中刻苦地锻练自己的思考,渴望获得人生的智慧,然而,当我发现这些努力和知识解决不了内心与现实世界间的根本冲突时,我曾万念俱灰。直到学了大法,才看见自己一个身心俱疲的生命,因为找到返回生命原初归宿的路而复苏过来,亲身体验到一个原本乾涩渺小的生命在大法的融炼中可以学得真正的智慧和开展崇高的价值,这样一个骤然的转变所经历的内在感动是无法用语言文字形容的。

  学大法前,我对于社会中你争我夺的事常觉得心烦,处理法律事务向来要求两造公平,绝不占法律上的便宜,有时老板想要多得一点好处便无法理解我的态度,但是知道我耿直的个性也无言以劝,而我则认为道不同不相为谋,再多的薪水也买不动我的良知,总是抱怨人类的愚昧和贪婪,心情上很累,所以常换工作。而现在的工作是主管一个集团的法律事务,要出庭,排纠纷,审合约,处理的还是常人间利害冲突,环境更形复杂,学法后的两个月也曾想退下来,不想再处理这些在我眼中无聊的意气、感情或金钱纠纷,直到有一次,我上法院更善心诚恳地侃侃而谈我了解的案件时,发现法院的气氛为之转变,亲眼见到原本怒气冲冲准备与我冲突的对造,瞬间转为平和,使原本可能变为恶质的法律冲突以和解收场,又在几次别人怒目相斥冲突的当头,和谐地帮助排解了纠纷,理解到工作虽然不是修炼,但是修炼人的心性会反映在常人工作中,对常人社会也有一定的益处,再加上我也可以藉此弘法,才体会到师父安排这个环境的苦心,从此,由于学法,理解到常人所争执的公平合理,多半出自于执著和私心,常人争执的最后结果,不过是业力轮报所致,所以在工作以外,因为看不清因缘关系,尽量不去参与解决任何常人间的纠纷,至于在工作上,无论是谁呼天抢地把纠纷交到我手里,我多半都能平心静气地处理,只督促自己做好本份,如果有的纷争仍避免不了争讼,我也学得可以泰然处之。

我曾经两眼视网膜剥离,背脊也因打球受过伤,所以医生曾一再告诫绝不可以提任何重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一直谨记在心,学法前,任何人要我帮忙搬重的东西,我都解释推辞,学法后,有一次,先生发高烧,他一个日本人在台湾除了我以外举目无亲,出了事只有我可以帮他,当时我碰巧也身体不好,又忙着工作,又要照顾他,他一直要求喝大量的矿泉水和果汁,偏偏这些东西又很重,我没有兄弟姐妹可帮忙,父母适巧赴大陆探亲,心里想着为了照顾他,就这样,早上六点半出门前和下班后,一批批地买回这些他要的饮料,连续三天下来,终于有一天晚上,我背脊原本有问题的地方发病出来,当晚半身疼痛动弹不得,因为我并不意外,所以坦然接受,没想到在最痛的感觉过后,就不痛了,隔天再搬东西就跟没事一样,此时,我恍然大悟,因为我付出了,我的心是为人的,所以我有了将以前病灶返出来从根子上除去的机会,真是不失者不得。

记得一个周末的早上搭计程车上台北,一上车,我便默默地拿出《转法轮》想着自己理解的法理,才下华江桥到万华,突然间我们的车「轰」的一声,用力地撞上前面的轿车,手上捧著书的我整个人猛地往前椅背撞去,因为撞击,立刻眼痛脚痛,但是心里却很平静,没有任何恐惧,赶快看看自己手上的书有没有碰坏了,结果书折了角,驾驶愣了一下才下车与前车交涉,结果发现车子前身凹陷了一块,我在下车后发现刚才的痛楚竟然完全消失了,驾驶急忙道歉,我们则没事地付了车钱叫了另一部车离去,还有一次在餐厅里,侍者不小心将滚烫的茶打翻到我的腿上,当时旁边看到的人惊呆了,我想炼功人没事,向来镇静的丈夫慌张地拉着我到洗手间冲洗,我腿上竟也没有任何红肿起泡,完全没事地离开餐厅。

我体悟到,当身体正在负荷消业的痛苦,又同时必须打起精神处理手边接踵而来的一堆麻烦事时,一个修炼人坚持真善忍是多么地重要,正念的力量是多么地可观,就在过关的那一刻,看到了生命又纯净了一点、升华了一点,怎么能不由衷地感谢师父呢,在心的容量扩充之际,立刻感受到与万事万物可以和谐共处的平和。

有一段时间父母对于我一有空就认真学法,很不能谅解,母亲曾当我的面用大陆中央电视台的反面题材诋毁师父和大法,我总是耐心反覆地告诉她,总能安静和祥地向她解释,而不象修炼以前那样大声的辩解,母亲不得不开始检讨自己,甚至戴起老花眼镜念起《转法轮》,父亲亦不再阻拦我,有白内障久不念书的他,也念完了《论语》。

真的没有别的路能带我们返回那原始美好的生命了,就只有这个大法,时时触动那不朽的正念,不论我多好,我多差,只要活着,有口气在,还有正念,就能修;不论我多高,我多低,还在人世,就得修。我常无时无地无言地低头感恩,感谢师父赐予大法和慈悲一切。

(根据2000年6月台湾北区法会发言稿改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