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龄三十多年的优秀教师的辛酸和欣慰


【明慧网2001年6月24日】在千古以来铺天盖地最残酷、最恶毒的对宇宙大法“真、善、忍”的大迫害中,在“助师世间行”、“讲清真相”、“法正人间”的特殊历史时期,我愿向师父、同修们、向善念尚存的世人说说我是怎么一步步走过来的。

一. 国家与民族的耻辱——强权逼人说假话

我叫田熠玲(化名),党员,是个有三十多年教龄的教师,97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99年7月20日,江泽民等邪恶之徒对法轮大法史无前例的大迫害以来,我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的合法权利,一直是乡派出所的“严管对象”。乡派出所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我宝贵的大法书;乡长找来我的亲戚一齐强逼我写“保证”。我没想到从政府到公安、到亲人全部的压力都被调动起来逼我这个公认的好教师说假话,背弃“真、善、忍”,乌云密布,真象是回到了“十年动乱”。在邪恶势力的高压下,我违心地写了“保证书”。我心中极为痛苦,现在的人这是怎么了?“真善忍”教人向善,修炼人不就是要做个好人、有个好身体吗?到底有什么错?!我想不通,于是连写两篇文章,想让人们借此了解法轮大法真相。我从事教育工作几十年,一生勤勉,学大法后,更是任劳任怨,先后获得17本荣誉证书,18张奖状,还有父老乡亲送上门的“为人师表”的大匾。修炼人不求名利,但这些确实是我风风雨雨“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真实体现,是我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为教育事业“春蚕到死丝方尽”的铁的写照。我思绪万千,“严打、扫黄打非”为的是抓坏人维护安定,可如今整个国家机器被政治流氓江泽民等少数败类操纵来迫害讲“真善忍”的修炼人,这真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哀和耻辱。

二. 讲真相遭迫害狱中洪法

2000年7月的一天上午,我怀着与其他大法弟子一样纯净、善良、负责的心去县委机关送大法真相材料,希望能唤醒这些被政治流氓江泽民谎言欺骗,又被利用来打压良善的迷中人。没想到,这些大法弟子省吃俭用节省下的血汗钱做成的真相材料,在县委机关不法官员们眼中却成了“危险品、爆炸品”。他们马上召集紧急会议,通报各部门给我强行扣上所谓的“明目张胆攻击政府机关、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当晚就把我这快60岁的老太太抓去非法拘留。

在拘留所里,我给号里的女犯人洪法,处处事事以大法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为别人着想,带头打扫卫生,照顾病号,晚上人多我睡在她们脚头边,苍蝇、蚊子多了我给她们赶着,让她们好好休息。吃饭时我吃多少就领多少,掉下去的饭渣渣我把它捡起来吃掉,一点都不浪费。大法弟子高境界的一举一动深深感染着周围的犯人,她们原来不顾一切地浪费、糟蹋粮食和水,后来都知道节俭了,言谈举止也文明了。

号长本来一天得吸一盒好烟。晚上我长时间给她洪法,劝她做个好人。她说:“你们师父真了不起,大法‘真、善、忍’的威力好大呀。看你们法轮功就是和我们不一样。”有人后来再给她递烟时,她说:“受法轮功的教育彻底戒烟了,我出去后一定修法轮大法。”一个狱卒不准我炼功,给我强行带上了脚镣。这下号里女犯们可不干了,吵着:“给管教们说,这号里唯一的法轮功是大好人,给她带脚镣,真过分!”号长哭着闹着,要求给我摘下脚镣,第二天狱卒们就给摘掉了。号里十三、四个犯人,都对我尊重、理解,愿意听我洪法。“大法洪传,救度一切众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深深感到无边大法的纯正与慈悲。在这乱法末世能听闻佛法,对每一个有缘人来说都是一种荣耀和自豪!

我是全学区、全县有名的优秀教师、模范班主任,深受学生和家长的爱戴,因向县里不法官员讲大法真相被非法拘留,在这小小的县城,可是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我家里剩下重病在床不能自理的老伴没人照顾(我的三个孩子都在城市工作),我带的又是毕业班的课程,孩子们眼巴巴地等着我给他们上课,中心校长、本校校长、学生家长等人知道后,为我鸣不平,大热天四处奔走、托人担保,强烈要求尽快把我释放。

三. 难解学生疑虑:“老师,您怎么被抓了?”

号长带话给我说要写个所谓的“认识”才放人。这次我坚决拒绝,不欺骗任何人,让人们通过大法弟子一身正气、表里如一的高尚言行,真切地看到“法轮大法好”才是对他们真正的善。狱卒们没办法,关了15天,又向我亲人勒索了3500元才把我放了。出来后,我更想不通,连“真、善、忍”都要揭批,那不成了提倡假恶暴吗?这不是把人类的道德整个毁了吗?我从事的是教书育人的职业,难道让我在课堂上教育孩子们可以在坏人的高压下说假话、做坏事吗?我无法接受,更没办法去教课。怎奈校领导一次次找我,学生也一次次来请求我,我只好疑虑重重、心情沉重地来到学校,走进课堂。课堂气氛肃然,期盼的学生们向我投来疑问的目光——“老师,您怎么被抓了?”我擦干辛酸的泪水,放大颤抖的声音说:“同学们,我是因为到县委给政府官员们送法轮功真相材料而被非法抓起来的。我修炼‘真善忍’没有错。修炼人淡泊名利、不参与政治、不和政府作对、更不想推翻XX党,只是希望在法轮大法遭到迫害的时候,被谎言欺骗的人们能够了解真相,知道什么是正与邪、善与恶,摆放好自己生命永远的位置。你们大家、你们家长都对我了解、尊重、信赖,我和你们一样不得其解的是:一个优秀的党员、出色的教育工作者,就因为敢说真话,就被抓进XX党的拘留所,还被戴上XX党的脚镣……”

四. 警察罪恶行径激起民愤

可是,灾难还在继续。那个令人难忘的日子——2000年八月十五中秋节晚11点多,派出所杨XX酒后招来公安局九个彪形大汉闯进我家门,第二次非法抄家。他狂叫着:“把传单、书都交出来!”用力摔打着桌子、凳子、沙发,恐吓我和卧病在床的老伴。杨XX还气急败坏地从地上窜到床上,从床上又跳到地上,床板都跳断了,酒气熏天地叫嚣着:“活该!活该!八月十五,你的孩子们也不回来,不孝顺,活该!”几个匪徒这里挑挑、那里撬撬,房间的上上下下,箱柜、被子、衣服、锅、碗、瓢、盆整个翻了个底儿朝天,把所有的大法书、材料全部抢走了,还破口大骂:“不是见你老了,我得多踹你几脚!看你老头的样子,不然明天送你进监所去!”我老伴被吓得惊恐万状地大叫着,我看着老伴,看着要被抢走的大法书,脑子“嗡”一下,视线模糊了,一时气急全身发抖,瘫软在地:这是一帮什么人呀?强盗、土匪!我没经过抗战时期,但从影片中看当年的法西斯日本兵就是这样糟蹋中国老百姓的。我是当老师的,可这帮警察的罪恶行径我真连十分之一也写不出来。

非法抄家后公安局更怕我去上访,对我的看管更严了,一天三查,特别在夜深人静时,他们一来就四、五个(大部分是被公安局雇来的临时工),大吵大叫,把铁门砸得“咚咚”响,毫不顾忌左邻右舍正在休息,还厚颜无耻地说什么“我们来看望看望你”,根本不懂法律,不知道起码的做人规矩。说句俗话就是“瞎胡闹”,把我这个没权没势的老优秀教师当成了“专政对象”,甚至象特务一样早晚便衣盯梢,公安局、派出所还三天两头开着警车到学校肆无忌惮地骚扰,学校整个教学秩序都被他们搅乱了。上至校长、同事们,下至学生,对他们这种违法的行为十分厌恶气愤,纷纷议论:“黑社会他们怕死不敢抓;街上小姐一群群也不管;贪官污吏不榨他们点油水就觉得不错了。天天没事儿干,乱抓捕‘法轮功’,江泽民这个国家主席早该下去了!”

就这样这帮邪恶之徒对我进行了长达一年半之久的严密看管。真象师父所说,对我们的每一次打压都是洪扬。我教学所在地、住宅楼的里里外外,连菜市场摆摊儿的,全都知道了我是炼法轮功的,全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五. 哭诉冤情唤醒迷中人

一天教育局长带着上边指派来的记者说是要采访我,叫我说大法、说师父的坏话,我一看校长室摆好的阵势,一进门张口说道:“局长,我修大法前就是多年的优秀教师,修大法后,更是好上加好,至今我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租房住,老伴三、四万的药费全部自己负担,不给领导们找任何麻烦;这些年我是怎样坚持工作的,领导们也是有目共睹的,为了改进教学方法、提高教学质量,上好每一节观摩课,我熬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你一来就曾说我太傻了,工作中卖的力气太大了。这次就为我想让你们不受谎言欺骗,了解大法真相,监所也坐了、铁镣也戴了、钱也罚了、打骂也挨了、家也被抄了两次,我象一块湿毛巾都拧干了,难道还要把这毛巾也毁了不成?!我六十岁的老婆子,你们还不放手,还想怎么着?……”一年半之久丧失人身自由,家,家无宁日;工作,工作无宁日;日日的煎熬,分分秒秒的精神折磨,一下子全爆发了,我哭诉着,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师父冤,大法冤,大法弟子们冤……我知道自己不够冷静,可我实在不能再继续无原则地忍下去了。政治流氓江泽民以官职、饭碗相威胁,政府大小官员为完成迫害好人的所谓“工作”不择手段,对修炼人残酷打压,这样大的政治压力真会把人一步步逼疯,然后他们再“遵照上级的指示”倒打一耙,说是“炼法轮功炼的”,在江泽民暴政下这种事一直在延续着。

大校长、二校长、局长等人都呆了,这才真正看到了他们自己所谓“关心、转化”的真实结果,两个年轻记者眼里滚动着同情的泪花。局长反应过来连声说:“我知道,你是有名的优秀教师,是正直人、大好人。”就这样他们自知理亏,不敢再提采访的事,草草地收场了。

六. 讲真相严辞退“礼物”

一次次魔难,一次次正与邪的较量,我这颗大法粒子终于慢慢成熟起来了。2001年元旦期间,派出所所长送来“慰问品”。我放学回来得知后马上想到,他们所谓送“慰问品”,其实是怕我进京为大法鸣冤,找借口看我元旦在不在家。我提上“礼物”来到派出所,正所长一见我,有些心虚,忙着掩盖,当即夸奖我三条优点,还说你优秀教师多年,受人民的尊敬,现在这样对待你,我看你可能接受不了。我说:“我就是修炼‘真善忍’,无缘无故,为什么收你们的‘礼物’?大法弟子不能接受的绝对不接受。”副所长要我去她屋谈谈,她说:“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不签合同,写个保证。”我说:“合同不签,保证更不写。人得有天地良心、知道如何做人,不能跟棍子一样,主子叫他打谁他就打谁。历史上有个大暴君秦始皇,他‘焚书坑儒’人人恨。今天把我师父正规出版、有书号、教人做好人的书被抄的抄、烧的烧,为什么?明明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还这样一次次非法看管,你说这样做对吗?这里面的‘文章’你们也得想一想,不能跟着瞎跑呀!”她说:“我们也实在不愿意管了,但110电话一来,我们就得马上动。元旦那天晚上那么冷,我们在你的楼下整整守了一夜。”我说:“你们都是执法人员,对待法轮功的这一切,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谁在犯法。你们是挨冻了,但你们想想自己干的是什么事?宰相刘罗锅为官一世,不向权势低头,不为金钱折腰。今天的人为了权势和金钱真是五体投地,不分善恶。”她看我坚如磐石,言辞刚烈,再不敢找我麻烦了。

今年腊月三十下午,正所长带了三个随从,又别有用心地来我家说说笑笑,搭了些官腔就走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耍了个花招,下楼了又把我的老三叫下去,逼他替我签字。在此我再次声明那签字作废!

其实明眼人早就看出来了,一个堂堂13亿人口的大国政府在江泽民那几个败类操纵下,为逼老百姓放弃“真善忍”,什么下三滥的鬼招儿、毒招儿都用上了。到底谁正谁邪?!

人有新陈代谢,宇宙也要吐故纳新,现在正是要彻底淘汰坏人的法正人间的伟大历史时期,人生的路自己走,善恶一念之间,就是在选择自己生命的存与灭。如果自己的生命都难保,那官职、警服、权力还有用吗?“真、善、忍”大法公正地衡量着一切生命,你要是背离了“真善忍”大法,可就是宇宙中公认的坏人,那是你自己选择了毁灭。冷静一些,倾听自己心底真实的呼声,做出正确的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