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6月25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6月25日】
1. 河北省赤城县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生命危在旦夕
2. 于长新、刘志春、张健一直被关在空军看守所
3. 广州一些大法弟子被抓
4. 发正念小故事
5. 武汉青菱看守所邪恶之极
6. 河北省赤城县大法弟子在家中睡觉被诬为“扰乱社会治安”
7. 三河市使用卑劣手段非法劳教大法弟子
8. 辽宁省本溪劳动教养院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9. 重庆大法弟子邱翠香在狱中倍受摧残
10. 你们还有完没完
11. 一个精神病患者的悲惨遭遇
12. 您还觉得镇压法轮功与自己无关吗?

河北省赤城县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生命危在旦夕

27名大法弟子因到北京去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在赤城县看守所。弟子们为了伸冤,曾向县领导、610办公室、公安局一科等处写信讲明真象,强烈要求无罪释放。但没有得到一处回音与答复。大法弟子对这不公平的对待采取了绝食方式表示抗议,用生命来捍卫大法,同时唤醒在迷中的人们的醒悟,非但没有得到干警的答复与理解,反而遭到无情的毒打与辱骂。女号弟子在利用打饭时间不回号,要求对话,无罪释放。然而,所长崔振军却动用了武警非常野蛮粗暴地拳打脚踢,像五马分尸似的将弱不禁风、绝食多日的大法弟子从院子里的水坑里拉到号里,又扔到号里的水盆里,弄得浑身又是泥又是水,不成人样。

绝食的赵金被强行插管灌入盐水后,上吐下泄,肚子剧痛,浑身抽筋,处于昏迷状态,生命危在旦夕。但所长、医生半个多小时才到位。崔正军还说:"饿死责任自负。"

目前,大法弟子仍在被违法超期关押,并强行转为刑拘。权力在他们手中掌握,他们不按照法律办事。随心所欲地发泄私愤、草菅人命。大法弟子的生命得不到保证。真是天理难容!面对这种情况,大法弟子仍在用绝食的方式卫护大法,证实大法。对非法关押进行抗议。有的绝食已17天。



于长新、刘志春、张健一直被关在空军看守所

于长新、刘志春、张健三位大法弟子,一直被关在空军看守所(实是监狱)。

这里对执行江泽民的邪恶路线是忠心耿耿的,同样是破坏大法,并达到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目的。他们这里是绝对的不让学、不让炼,大法资料进不去。还经常搞一些攻击大法的报纸等材料给他们看,思想始终是控制很严,以便达到洗脑的目的。

希望能看到此文的弟子和正义之士能发出正念,帮助铲除这里的邪恶因素,并给监狱的几个负责人讲明真相,启发他们的善念。这所里的负责人有:史监狱长、张副监狱长、陈政委。

邮编 100176 信址:北京小红门市第7805信箱。
电话:(010)87695046



广州一些大法弟子被抓

1)董云华,女, 30多岁,哈尔滨人,现为广州白云区户口
在99年10月曾进京上访,2001年5月17日在深圳被绑架,受尽各种酷刑,却非常坚定大法,决不配合邪恶。两个星期前邪恶公安通知董的家属,在广州小岛已被劳教,并称董因工作期间吃下生产的小灯泡,现已被送入广州市白云区同和117医院中药住院部。一星期前才准许家属见到真人,才真正知道董云华被折磨得体无完肤,现在只剩下一口气了。邪恶的公安封锁了一切消息。

2)叶伟雄,男,广州越秀区站长和小龙于2001年4月12日同一天在天河武警医院附近被绑架,现都已被无理送往花都二大队,劳教两年。

3)吴泳恩,女,30岁,2001年5月28日在广州住处被抓,身上有2万多人民币,住处有私用电脑及打印机,全部被公安抄走,现被关在天平架看守所。

4)吴泳俊,男,27-28岁,曾广顺、阿香(妻),曾洁等7人,于2001年2月28日在一制造揭露邪恶用喇叭的工厂被抓,身上共计人民币2-3万元,损失喇叭约20多个。现一直被关在广州黄花路二所。

5)广州原总站工作人员韩月娟、东山区副站长林刚、余星辉,于2001年6月7日当天全部在住处被抓,现被关押在天平架看守所。

6)广州辅导员吴志平,于2001年5月28日,在海珠区广州重型机械厂门口被公安带走,身上携带5个揭露邪恶的扬声器(喇叭),已被拘押在白云看守所。邪恶公安并在其住处抄走LBP800激光打印机一台。



发正念小故事

黑龙江省鸡西市六月份,在市政门前举行了一个反法轮功的画展,有个同修看到后,就发念铲除邪恶,结果,刚发完念,牌子上的照片就掉了好几张……



武汉青菱看守所邪恶之极

武汉青菱看守所邪恶之极。这里曾经是非法关押武昌大法弟子人数最多的地方。从这里出来的大法学员说有50%以上的大法弟子在这里受过非人的待遇,大法弟子彭敏就是在这里被迫害致死的,而且里边的犯人(非大法学员)都说这里很邪恶。这里举办的青菱非法洗脑班至今还有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此。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密切关切武昌武汉青菱看守所及非法洗脑班这个邪恶势力的黑窝。

另悉,邪恶对做资料的弟子迫害严重,300份资料就要判3-7年。做资料的弟子不幸被抓后就同重刑犯关在一起。



河北省赤城县大法弟子在家中睡觉被诬为“扰乱社会治安”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家中睡觉也会"扰乱社会治安"。也许人们不会相信,下面就是一例发生在法制非常健全的、在共产党领导下的赤城县公安局一科的事。

赵春香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被关押前一直在家。没有做任何事情,也没有违法。但在5月8日夜间10点左右,赵春香已睡下,公安局一科干警到她家说是让她去公安局一趟,硬是从被窝里把她拉出来,连衣服也没穿,强行抬到公安局一科。之后,给她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又强行抬进看守所拘留15天。这莫虚有的罪名实在难以让人接受。现在已超过15天仍被关押。执法犯法,在xx党的天下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出现。法制体现在哪里?还有什么人权?真是有理无处说,有冤无处伸。



三河市使用卑劣手段非法劳教大法弟子

继非法绑架周秀莲、吴志今、王淑丽送劳教所之后,在市委副书记李宗义(此人一只眼,嗜好麻将,毫无人性)的指使、逼迫下,三河市公安人员变本加厉迫害大法弟子。不仅在所谓"六、四"敏感日期间四处抓人妄图转化,而且在深夜一两点钟闯入学员段玉珍等人家中非法查抄。尤其卑鄙地是采用送礼手段打通关节,把一批以前体检有"病"或缺少签字手续、证据不足等原因被拒收的大法弟子,无理由无手续、连夜送走、不告知家属地秘密劳教。

刘星敏,女,水电五局职工,26岁,6月8日与姐姐上街途中被闫建树看到,闫上去纠缠,随后几名恶擎来到,谎称送民政局院内转化学习,将其连夜送往唐山劳教所。

阎玉芝,女,洵阳镇小阎各庄人,63岁,5月31日被送往唐山劳教。

张慧兰、陈会宾,女,段甲岭镇十百户农民,说找她们谈几句话,还骗其家里交了5000元人民币,结果却被悄悄送往唐山,村里正义人士实在看不下去,让家人去派出所要钱,只退回3000元。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罪恶昭彰之徒,又靠什么逃脱可悲的下场呢?



辽宁省本溪劳动教养院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辽宁省本溪劳动教养院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在6名大法弟子绝食期间,对大法弟子上“抻刑”,强行下胃管,灌苞米面糊糊.现在又准备办严管班,强行转化坚修大法弟子。

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大法弟子坚信真、善、忍,用他们慈悲的心怀去救度世人,他们大善、大忍之心感动了世人,他们的一言一行催人泪下。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难道你们是铁石心肠吗?难道你们没有亲人、没有兄弟秭妹吗?赶快觉醒吧,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有报的天理对谁都是公平的。跟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作恶的下场将是可悲的。



重庆大法弟子邱翠香在狱中倍受摧残

邱翠香,女,50多岁,重庆大法弟子。2000年12月上旬发正念,从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走出来!

时值,女教所创部级文明劳教所,已验收合格,只待正式挂牌,但因此事泡汤。

去年年底开始,各中队对炼功者严加看管,以防止自杀为由实行24小时“包夹”,并施加压力,加重加深了对炼功者的身心迫害。

今年5月,各中队要求全体集合,一会儿,只见两名头戴钢盔的防暴警察按押着一五花大绑,嘴用胶带紧缠得使脸变了型,头发凌乱的妇女,管教科长对着她的脸指指戳戳,用变了调的高腔:“这就是--”又押着她到另一中队示众。

后来,她在新教整训中队受尽折磨,每天被双手反铐在小间里,从早上六点左右由值班劳教开出来在坝子罚站,晚上十一点多钟才关回去。罚站期间,被值班劳教象猴子一样地戏弄、侮辱,她的头发被人从耳朵上沿剪掉,只留头顶上一圈,她的身上和她活动的地方,被人到处写上师父的名字,使她动一动都感到万分痛苦。总之,采用种种办法对她进行人身人格污辱和精神肉身的折磨。邪恶的干警与劳教们把未达部级的帐算到邱翠香的头上,从而发泄着私愤。

然而,有良知,有思想的人一定会明白:“如果不是江泽民倒行逆施,把这么多奉行真,善,忍的好人抓进关坏人的场所,想把我们转化成那些恶警那样恶,那么,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现关押的大约三百名大法学员,继去年7月中旬,马家山4名特务来所做“洗脑工作”后,月前,又在进行新的一轮迫害,把刑期已超的,进来较早的,个别功友押去成都强行“转化”和已邪悟的关在一起,第一批送去的刘新宇,向小丽,孙玥,唐维民等在一星期内被强行“转化”后退回。

上次报导的女子劳教所有一名学员自杀,据悉,她是一名已被洗脑了的学员,两年的劳教,放弃了珍贵的大法却只换来了短短的三个月的减刑,她很想不通。

放弃了大法是没有幸福的,哪怕一丁点也没有!!!



你们还有完没完

有一大法弟子,在劳教所声明悔过作废后,正好到期,被释放回家,公安局及政保科的人几次去都找不到人,有一次,正好赶上弟子的家人在家,被家人骂了个狗血喷头:"你们还有完没完,家你们也给抄了,人你们也给劳教了,钱也没收了,这人刚出来,你们就三番五次来找,你们还想怎样?"



一个精神病患者的悲惨遭遇

北京市延庆县吴桂苹,得精神病已有12年之久。今年5月的一天去东卯看她奶奶时,被公安局当成法轮功炼习者错抓进了赤城县看守所。在看守所这个人间地狱受尽了百般凌辱和非人的折磨,惨不忍睹,险些把命丢在这个魔窟。

吴桂苹被关后,由于她有精神病,白天黑夜乱喊乱叫,整夜不睡觉。乱吃、乱说,要求释放她。在这种状态下,她每天都遭到自由号人员(管犯人的犯人)毒打。有一次被毒打后,她自己撞墙休克,并口吐白沫。又一次被打后,她跑到号里,脸碰到玻璃上,满脸是血。再有一次是在打饭时她跑了出去,被自由号又是一顿狠命地拳打脚踢并拖到号里,扔到水盆里。弄得浑身都是泥水。所长崔振军还丧失人性地给她戴上了背铐。由于背铐上得紧,双手变成黑紫色,吃饭、大小便也不给开,同号的人帮她吃饭、系裤子。

一个在政府领导下的看守所,众多的干警和雇用的"二狗子"竟然这样对待一个手无寸铁精神失常的女精神病患者,实在是丧尽天良。

附:这里公布恶警崔振军家中的电话,请有良知的人能规劝和谴责,号码是:0313-6313293。



您还觉得镇压法轮功与自己无关吗?

吉林省榆树市某中学,教师们很多下岗,生活困难,每月只开198元。前些天,一些教师为求生存欲乘火车进京上访,当地官员为阻止他们竟说这是法轮功聚众闹事,煽动警察在火车站大打出手,致使一些教师受伤。 事后处理结果是:每个教师月收入涨2元,即每月开200元,至于被警察非法殴打受的损伤一律不管。此事已到处传扬,群众对此愤愤不平。

此事使人们看清了一个的问题,那就是,今天剥夺了法轮功炼功的权力,明天就可以剥夺你和更多人的更多的权力甚至于你们的生存权! 今天镇压了本属于个人私生活的炼功活动,明天就可以在其他方面同样为所欲为。 就象一个车上的窃贼,今天你纵容它抢了一个人的钱包,明天他就会肆无忌惮地抢遍车上所有人,每一个纵容它的人也同样不会幸免。

该清醒了,已习惯于苟且偷生的人们! 不要再把自己的怯懦自诩为聪明,你的“聪明”将害了自己、害了别人; 更不要把别人的正义嘲笑为痴迷,要知道法轮功的不屈不挠才是真正在为人类开创人心向善的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