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智慧去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1年6月26日】我是北京大法弟子,今年来到美国,今天有机会在大会上发言,感到非常荣幸。首先让我代表北京弟子向无比尊敬的师父致以最最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问候!

在邪恶迫害时,在危难中,师父在看护着弟子,为我们承受了很多很多,减少弟子们身体上的痛苦,为弟子付出了一切。在正法中时时点悟着弟子,领着我们走好每一步,我们感激的心情难以言表。下面我向师父和同修们简单介绍一下我在北京耳闻目睹的一些同修的感人事迹及我个人的点滴经历。

(1)残酷的精神迫害

自从今年二月起,邪恶势力大量举办学习班用以转化大法弟子。从中央机关到高教系统。三月份各大学就开始了,凡是在职的职工去过天安门的或上访过的,由公安局、派出所、单位、居委会联合起来,采取欺骗的方法,以参加集体劳动、出差、去外面旅游等等名义,把学员骗到指定地点,几个人绑架一个坐上轿车,送到转化班;也有从家里直接抓走的。这样的转化洗脑班有多处。有男女合办班、男女分开班,在团河劳教所附近是男女合办班,女子劳教所附近办女子转化班,这些劳教所外围的大旅馆里办班,由警察、特务、被转化了的人(这些人穿着红衣服,又叫红衣人)主持,一个学员关一间房,由单位派人陪住监督,在房间里四个围攻一个人,用歪理邪说叫学员开口说话,不回答者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二点不停地围攻,不准睡觉、不准学员之间见面说话,一直达到它们的目的才准互相见面。

它们采用软硬兼施的方法,开始谈话时,它们假装态度和蔼,先把学员思想搅乱,然后再根据每个学员存在的不同执著为突破口下手。——这是邪恶势力明目张胆地利用学员的业力和执著破坏大法。邪恶之徒每天开会研究对策,它们认为以前用刑罚的方法动摇不了学员的信念,采取用情去打动的办法效果好,于是它们绞尽脑汁找出学员有漏的地方进行残酷的精神摧残,有的被逼疯了。正如师父讲的:“它们所采用的一切手段都是最卑鄙的、最邪恶的,是历史上从来都没有的,已经到了顶峰了、登峰造极了。”不转化者接着跟下一个班,15天为一个班,再不转化就判劳教。凡被转化的人,要写四份保证书,要揭批师父、交书、保证今后不学不炼了。每送去一个人,由单位交4000元,还派一个监督员陪住,退休职工由街道交钱。在强迫转化中,有文化程度低一些的人,说我不去,我识字不多不会写,我只是在家炼。邪恶的人就说:我替你写,只要是炼法轮功的都要去。为了不配合邪恶,很多弟子流离在外。

(2)怎样做迷失者的工作

在洗脑班里,很多人被它们的伪善、假象迷惑了,在所谓情的带动下走向了邪悟。在强压下写了保证书,不相信师父,诋毁明慧网。有些人出来后还给其他弟子洗脑,干出了助纣为虐的事。有的人出来后不说话了,只是自己难受,不干迫害法的事,这种人还有希望,针对这种情况,同修们很着急,想办法去挽救这些人,因为其中有些人确实过去很精进,多次被抓,并为大法做了不少工作。怎样才能使他们尽快醒悟过来回到正法的路上来呢?有同修悟到:能挽救一个,就等于救了一大批生命,因为他们修成后有自己的世界,世界里有众生,救这些人比救常人更重要,是当务之急,对待他们要同样有慈悲心,不能歧视他们。于是大家从原来怕接触他们,到变主动找他们做工作,用大法的法理清除他们在转化班的邪悟之理,用正信正悟启发他们。同修们轮流和他们交谈,把明慧网上的文章给他们看,鼓励他们振作起来,在这样强大的正念之场的作用下,有些人很快就又转变回来了。师父说:“当他们明白过来时,马上会从新去做作为一个大法学员此时应做的,同时声明由于高压迫害中使学员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他们重新走入正法中后,加倍偿还。有些属于毒瘤,做工作无效也就随他去了。还有一些人在转化班揭发过弟子,当了叛徒,又不知此人的现状,怕他举报,就让不相识的弟子用电话约他到公园、汽车站等地方碰头给他做工作,帮助他认识错误,改正过来。大法弟子们就是这样在重重压力下,想方设法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的。

(3)法度众生师导航

师父说:“什麽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许多学员由于怕心不敢走出来,那些流离失所的弟子,全国各地的都有,自动组成小组,由1--12人不等,到偏僻城市、农村,全国各地找到学员家,开小型法会,读师父经文,告诉当地的弟子,师父把我们当神看,等待着我们走出来,鼓励同修们去掉怕心,放下执著,有个当地的同修说:我自99年7月20日后,就没有见过同修,见到你们真高兴呀!你们把师父的声音传过来了,我一定要走出去洪法。

有些地区学员仍有怕心不敢走出来,同修们很着急,有个女同修打坐时问师父怎么办,师父的声音告诉她找XXX,重复说了两遍人名,并把那人的头像打给她看。后来她通过其他弟子找到了该同修,问他是否愿意做洪法的事情,他说愿意,便两人一起印资料,这位同修第一天发资料就被抓了,那位女同修又不知该怎么办了,炼功时再问师父,师父说:“剩你一个你还炼不炼?”于是她就自己一个人印起资料来了。这些流离失所的同修们没有钱做洪法的事工作,除了同修们相互帮助,还有师父的慈悲看护。只要心正念正,奇迹就会出现。他们每到一个地方都开法会,一共开了120多次,被抓放出来后继续投入到正法之中去。

有位80多岁的老太太,一生就信基督,她的儿子修大法,家中挂有师父法像。2000年10月的一天,她身边放着一本《转法轮》,她对书中的师父法像说:如果您是神,就显灵给我看。结果出现两柱白光,她顺着正对面的白光摸去,摸到底是师父的像,她又顺着左边的白光摸去,摸到儿子的房里又是师父的像,她当时就跪下了,抱着《转法轮》流泪了:您真是神呀!从此老人就修大法了。这位功友告诉老人:你是新弟子了,也要走出去。老人表示一定去天安门证实大法。

(4)把洪法当作修炼的一部分

师父说:“当谁要来迫害这个法时,那么作为一个弟子,作为大法的一粒子,你应该如何做呢?你应不应该去把真象讲出来,叫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对我来说,先要过家庭关。家庭就像个小天安门,要把这个场正过来。家里亲人怕株连,反对我与功友交往,甚至不准我出门,我悟到:这是我要过的关,我不能被常人心所带动,人各有志,你走你的路,我修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走的是返本归真的路,谁也阻挡不了我。师父为我解决了生老病死的根本问题,我的身体是亲友中最好的一个,5年来一粒药没吃过,给家庭带来了幸福。平时在家我可以为你们牺牲自己的一切,现在大法遭到恶毒的攻击和迫害,难道我不该去向世人讲真相吗?他们又动员亲友做我的工作,我对他们说:“我修的是真、善、忍,还能说假话吗?过去在各种运动中,违心地说了不少假话,逆来顺受,现在我修大法了,要做个堂堂正正的人了。你们怕株连那就脱离关系。”他们一听,我说的是事实,态度又坚决,只要我身体好就行了,人都有善的一面,用法理把他们正过来,以后我的行动就没人管了。

为了“助师世间行”,救度世人,去年10月我毅然去了中国南方去洪法与讲清真相。在火车上见到旅客们,为了引出“法轮功”话题,遇到老人我就问他们身体如何,碰到年轻人我就问他们如何健身的,渐渐就转到法轮功话题上来了。如果此人对法轮功有误解,我就向他们讲真象揭露邪恶;如果此人漠不关心,我就谈谈自己炼功后的身心变化,根据不同对象宣传大法。为了不主动被邪恶带走,有时就以第三者的身份出现,讲在大法修炼中出现的好人好事,以达到转变世人错误观念的目的。我去亲友家无论参加他们的婚礼还是祝寿,都以闲聊的方式向他们洪法。我还去了偏僻的农村向亲友讲真象,有些世人对“法轮功”不了解,完全听了电视的造谣、诬陷,一讲他们明白了,去掉了他们的恶念,真是救了他们。有位农民讲他们县有人办“法轮功”讲法班收费高,我告诉他,那不是真正的法轮功,他是骗子;法轮功的师父明确规定不允许弟子办班收费,这个法只有师父一个人能讲,师父当年办班时收费在全国是最低的。真相解除了人们的误解。

在北京,大法弟子没有人身自由,被家属、街道、居委会、门警时时监视看管,巡警在街边、住户院内不断地巡逻,电话被窃听,只要发现做大法的事情,就随时被抓走。可即使这样也阻挡不了大法弟子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我是多么想听到精进弟子的事迹,也想把怕心大的弟子带出来讲清真象。在家里我常组织2--6个人的小型交流会,请精进弟子讲他们的经历。每通过一次交流,大家都有提高,怕心一点一点修没了。大家一同去贴大法标语、往树上挂“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往电话亭上、住户门口自行车车筐里放传单。用手剪的各色胶纸做成法轮图形,往公共场所贴。有根基好的常人,看见帖出的法轮图发出一串串金光。元旦前后,大法传单在北京差不多家喻户晓,邪恶非常害怕,它们用仪器测试到了许多印传单的弟子家,很多家被抄了,人被抓了,春节后资料来源减少,以后多用口头讲真象。功友间互相交换写信、寄资料给亲友,从书刊杂志中找到不少全国各地的常人通讯地址,变换着笔迹和信封给他们邮寄真象材料。还有弟子把真象传单放在气球内,充好氢气,放到空中,气球爆炸后传单落到地上让人看。在球上写“法轮功好”,然后撒到天安门广场上。

国内的同修们都在动脑筋用智慧讲清真象。我比起其他功友来,做的还很不够,还要多学法.有不妥之处,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大家。
(2001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